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4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4

    第六百二十六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四) (第1/1页)

    “呸,狗仗人势的东西,没有他叔叔给他撑腰,就他也配做这三军统帅?”韩存保背着高封,狠狠地啐了一口,“王老大,我上去宰上几员贼将,出出咱们这口恶气!”

    “你?”王焕抬头看了一眼韩存保,又是往唐军阵上看了一眼,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王老大,你这是……”韩存保不明其意,手上的方天画戟却是拿得更紧了,“王老大莫不是还信不过我韩存保的武艺不成?”

    “何来此事?”王焕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转头看了韩存保一眼,“既然徐京这老东西都在唐军那里,相信那李从吉也定然在那,若是一会你遇上李从吉,你又该当如何?”

    “这……”韩存保的面上露出了明显的迟疑,毕竟这李从吉于他,就如同徐京于杨温一般,或许杨温的身上还有着杨家的一丝铁血,可以狠下心来对着徐京动手,但是他韩存保却是自问,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如同杨温一般,对着李从吉动手。

    看着韩存保脸上的迟疑,王焕笑了,只是这个笑容,落在任何人的眼中,都是有着一种英雄迟暮之感,对着项元镇、王文德微微颌首,便是提着丈二滚云枪走了出去。

    “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老了,你还年轻,还有你叔父这层关系,日后我等这一脉都要靠着你,所以我们谁都可以出事,唯独你不可以!”王焕走了两步,忽地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番话,便是狠狠地一夹座下马,冲上了战场,“河南河北节度使王焕在此,哪位前来赐教!”

    “想不到王老将军这便出来了!”林冲的面上微微一笑,却是没有说话,直接一抖手上的马缰,缓缓走了出来,“林冲在此,特向王老将军讨教!”

    人的名,树的影,现在的林冲远不是原本轨迹中的那个意志消沉,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林冲可比,眼下的林冲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非但有心爱的妻子陪伴,更是有了自己的骨肉,而且唐军的势力蒸蒸日上,让他更是充满了干劲,精气神艺无不是处在人生的最顶峰。

    “怎么会是林冲……不行,我要助王老将军一臂之力!”韩存保急了,即便是在云中雁门一带,他也是时常听闻林冲的威名,如今见是林冲出马,哪里还能忍住,正待要不顾一切地出马时,从一旁探来的手臂,却是紧紧地抓住了他的缰绳。

    “王老大既然决意自己一个人去,做为他的兄弟,他的臂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做他的坚盾,在他身后支持他!”韩存保还来不及发怒,便是听得项元镇的声音在耳旁响起,让他的满腔怒火尚来不及发泄,便是烟消云散。

    “林冲,果然是你,果然是你这个逆贼,老子要杀了你!”不知为何,在高封看见林冲,听到林冲这个名字的那一刻,整个人突然歇斯底里一般的咆哮了起来,若不是孙静、周昂眼疾手快,只怕他早就驱马冲了出去,即便如此,孙静的手掌中,还是被磨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只是此刻的孙静,全然顾不上手掌上的钻心疼痛,死死地抓着高封的胳膊,满头大汗地说道:“大人,大人,您万万不可亲身犯险,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林冲,我大宋百万大军压境,难道还取不下小小林冲的人头吗?”

    “好!传谕众将,无论如何都要取下狗贼林冲的首级,老子要拿他的脑袋,做为老子向叔父的献礼!”高封双眼赤红,看那架势,却然是恨不能从林冲身上狠狠地咬上几块肉下来。

    高封、韩存保这边的动静,王焕自是不知,应该说他已然是无暇顾及,他全然没有想到自己出马,竟然会引得林冲出阵,上上下下好生地打量了一番横枪于背的林冲,方才长吁了一口气,对着林冲吼道:“战吧!”丈二滚云枪一颤,抖出六多枪花,分取林冲面门、双肩、咽喉、前胸、小腹六处要害,枪法之狠辣,足见一斑。

    林冲洒然一笑,手中的长枪在王焕的瞳孔中划出一道不可思议的弧线,连消带打之下,便将王焕那一手一枪六花化解于无形。

    “白蜡杆!”王焕是何等人物,眼光是何等的毒辣,瞅见林冲如此轻松地破解了自己的一记绝招,第一时间便是反应过来,失声大叫道。

    “王老将军果然是好眼光!”林冲的脸上带着他一贯的儒雅笑容,白蜡杆凌空一划,便是收到身前,对着王焕一抱拳,开口说道,“王老将军,虽然在下是晚辈,但有一言想要奉劝前辈,不知当讲不当讲?”

    “呵呵……”王焕抚须一笑,伸手阻道,“我知你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还恕王某不能领君好意,你我还是枪下见真章吧!”说罢,丈二滚云枪再抖,竟然在六朵枪花之下,复又有一朵小小的枪花隐在其中,随时伺机绽放。

    “唉……”林冲长叹一声,虽然他并不将王焕的这些招法放在心上,但他的心中却对王焕不愿就此归降感到无比惋惜,“看来我只有按着许先生所言那般,先打服你再说!”眼中闪过一缕精光,白蜡杆那神乎其神的招数再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虽然王焕纵横天下,一身武艺可以在赵宋排行前五,尽管他也曾遇到过使用白蜡杆的武将,也曾用下心来研究白蜡杆,但终究没有遇上过林冲这等级别高手,套用句李俊辰私下里取笑的话来说,只要张贞娘看见林冲练习白蜡杆时显出的陶醉模样,那么等着林冲的必然是家法伺候,由此可见,林冲在白蜡杆上下得是何等的功夫,当林冲的身心和白蜡杆合二为一,那么王焕的落败便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没用的东西!”但凡一个将领出马,只要不能速胜,那么等着他的必然是高封狠狠的啐骂,即便是王焕也不例外,就见他狠狠的啐了一口,目光便是转到了张叔夜的身上。

    “张知州,听闻贵府有着一员上将,名唤韦扬隐,端是有万夫不当之勇,更是听闻阁下的二位公子也是有着常人难及的武艺,是不是可以请韦将军和令郎出战,以振我军士气!”高封的眼珠子转了转,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张叔夜说道。

    张叔夜闻言一怔,虽然他也是奉召出兵,也是说动了高封尽快行军,但在他的心里也是异常的矛盾,可以说,如非必要,他决计不愿与李俊辰再度兵戎相见。

    “唉,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这一战终是不可避免!”张叔夜心中不免长叹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无视跃跃欲试的张伯奋兄弟,对着韦扬隐微微点头。

    韦扬隐会意,手持五指开锋三棱镔铁枪,驱马缓缓而出,“会稽韦扬隐在此,高宠、杨再兴、余化龙可敢一战!”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