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2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2

    第六百二十四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二) (第1/1页)

    或许石宝等人不曾知道当日重伤徐方,追的徐方几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便是景德,但做为拥有天机营这个最大情报机构的李俊辰自是不会不知,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让徐方亲手报仇来的更好的事情了,是以硬生生地按下了石宝等人出战的欲望。

    景德兴冲冲地跑了出来,眼看着离张勇越来越近,脑海中不禁浮想联翩,幻想起一会取下张勇人头后,高封会给自己怎样的封赏。

    “景德,可还认得我徐方!”惊雷般的怒吼,将景德从幻想中惊醒,凝目朝前望去,就见徐方正咬牙切齿地瞪着自己。

    “你怎么还没有死,不是掉进江里去了吗?”景德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就像是见到鬼一样。

    “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徐方疾言厉色的我大吼一声,长刀一指景德,“还司将军、刘兄弟的命来!”长刀大开大合,就似卷起一股狂风一般,袭向景德。

    “哐”的一声,景德仓促之间,却是被徐方连人带马打退三步,徐方见状,仰天厉吼一声,“司将军,刘兄弟,你们看着办啊,看我这就替你们报仇了!”

    “呸,就凭你!”景德恶狠狠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先前那一击,看似他吃了不小的亏,实则让他摸出了徐方的底细,知道徐方不是冤魂的他,又哪里还会有所顾虑,铁枪一抖,便是揉身欺了上来。

    一个是立志要复仇,一个是要斩将,以讨新主欢心,虽然交手不过三、四招,却是招招惊醒,看得观战的普通士卒都是捏了一把汗。

    “唐王,让我上去搦战吧!”又是看了一会,孙安忽地扭头看向李俊辰,说了这么一句。

    “孙将军莫不是也是手痒了不成?”李俊辰看了一眼战况,颇为难得地打趣了孙安一句。

    孙安点了点头,又是扭头看了一眼交手中的两对,“尽管不想承认,但宋军的兵力到底是远在我军之上,若是任由他们派出这等将领出马挑战,只怕在打上一个月,也不会有问题……”孙安说着,面色随之一肃,“虽然我等不惧他这般动作,但将士们却等不起,一个月等下来,只怕这士气早就跌倒了谷底,到时候就……”

    “既如此,便请孙将军出马,好生斩上他几人才是!”李俊辰略想了想,便是点了点头,旋即左右一顾,“各位将军但有想出马的,尽可出马一试!”

    “嗨,我的唐王,您怎么不早说,害得我老秦憋了这么许久!”秦明猛地一拍大腿,嘴里嘟囔了两句,便是掣起狼牙棒,催开赤华骝,“呔,对面的孙子,可识得你家秦明将军!”

    “秦明?”高封听了,眉头不禁一皱,对着孙静问道,“这厮可是曾在青州慕容彦达的帐下为官?”

    “正是!”孙静奇怪地看了一眼高封,不知高封为何会在此时问起此事。

    “原来真是这个叛逆!”高封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狰狞,脑海中却是响起出征前高俅专门转告他的话,“慕容贵妃有句话让我告诉你,此去燕云,务必将秦明、黄信两个反贼的脑袋提回来,若是办不到,你就别回来了!”

    每每想起高俅说这话时的表情,高封都是不禁吓出一身冷汗,伸手拭了拭额头的冷汗,沉下一张脸,颇为阴森地问道:“哪位将军愿意出马,去替本帅取下这秦明的脑袋?”

    身遭的将领彼此看了看,又看了看秦明手中的狼牙棒,面上皆是露出了不同的神色,尴尬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却唯独没有跃跃欲试者,就在高封面色愈加的阴沉,准备开口点将时,“嘀嗒嘀嗒”的马蹄声终是传进来他的耳中。

    “这人是谁?”高封寻声找去,就见一长满络腮胡须,身形异常魁梧,手持合扇板门刀的大将正缓缓而出。

    孙静到底是个善于钻营之人,眼珠子“故溜溜”转了转,便是对着高封说道:“这人当是童太尉“胜捷军”中的虎将颜树德,只是此人……”孙静说着,却是忽地闭上了嘴巴。

    “此人怎么了?”高封见孙静陡然闭上了嘴巴,不由来了兴趣,指了指颜树德的背影,“莫不是这厮有什么问题不成?”

    “唉,说起来都是秦明这逆贼害人……”孙静叹了一声,附到高封耳边小声说道,“据说这颜树德和那秦明乃是连襟……”

    “什么?”高封被吓了一跳,险些从马上跳了起来。

    “大人,你小声一些,”孙静见高封如此,连忙出言安抚起来。

    高封忙是四下看了看,见是无人注意与他,方才放心心来,小声地埋怨起孙静来,“似这等人怎地也能带来,万一他私通秦明,你我岂不是都要死无葬生之地?不行,必须要除掉他!”高封的话语中透出几分阴狠,看向颜树德德目光也是凶光闪闪。

    “大人,依下官看,大可不必如此!”孙静听了,面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据下官所知,这颜树德深恨秦明投敌叛国,不止一次的表示要擒杀秦明……不过大人的顾虑也是应该,下官这便去安排……”说着,便是转身却安排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秦明、颜树德……嘿嘿,你们都得给我死!”高封的眼中凶光一闪,他的面容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狰狞。

    秦明在宋军阵前叫骂了半天,已然是口干舌燥,却依旧不见一员宋将出马,心中正烦躁中,想着是不是就此归回本阵时,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到宋军阵上走出一人,不由兴奋得大叫一声,“哈哈,终于叫老子等到了……嘶,务滋,怎地是你?”

    “怎么?看到是我,觉得很意外是吗?”颜树德看着一脸错愕的秦明,面上闪过一丝淡淡的悲哀,冷冷地说道,“秦明啊秦明,我找了你那么些年,为止我不惜与人做狗,就是为了找到你这厮……”

    “找我?找我做甚?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秦明的脸上满是疑问之色,惊诧万分地看着颜树德。

    “做甚?”颜树德颇为轻佻地看了秦明一眼,忽地哈哈大笑起来,只是不知为何,这笑声中听不到任何喜气,有的只是那瘆人心脾的寒意。

    “亏你还有脸问我做甚!”颜树德收住笑声,不无恨恨地瞪了一眼秦明,持刀的手上青筋暴起,“我要找你……还能为了何事,为的自然是…宰了你!受死吧!”合扇板门刀带起亮眼的刀光,在颜树德突起的暴喝声中,照着秦明的面门劈去。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