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给老子狠狠地杀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给老子狠狠地杀

    (第1/1页)

    袁朗被东方哮慢慢压制,钱仪又被以东方烈挡住,刘以敬又是重伤在身,若无军士搀扶,几无独自站立的可能,原本因为突袭而带来的战果,已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殆尽,胜负的天平已渐渐地向宋军开始倾斜。

    看着远处的军士一个个被砍翻在地,听着袁朗口中不屈的怒吼,刘以敬的心中悔恨交加,用力地捶着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想着要带兵来突袭宋营,如今偷鸡不成,反折了大批军士,让刘以敬羞愤难当,猛地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刀,便是朝着颈间割去。

    “将军不可啊!”身周的军士无不是大惊失色,几个眼疾手快的军士更是劈手夺过刘以敬的手中刀,“将军,你可万万寻不得短见,你要死了,弟兄们还能指望谁?”

    “是啊,将军,一样是个死,不如带着咱们杀出去吧!”

    刘以敬被这些亲兵的斗志所感染,当下也是觉得豪气大涨,本以没有气力的身体中,又生出了新的气力,厉声嘶吼道:“好,咱们就一起杀出去!”

    “不能叫他们跑了,给老子狠狠地杀!”东方哮瞅着刘以敬要跑,不由得大急,当即虎吼一声,铁方梁如乌云盖顶一般,狠狠地砸向袁朗。

    袁朗在东方哮的蛮力之下支撑到了这会,早已是筋算骨软,双臂疼的就像是折断了一般,但瞅见东方哮如此一招,只能是再度举起双铁挝,硬着头皮架了上去。

    如此招架,结果可想而知,“哐”的一声响,袁朗立时被砸得倒飞出去七、八步,口中鲜血狂喷,左手的铁挝更是脱手飞出,全仗右手的铁挝撑在地上,这才免于栽倒在地。

    东方哮一击打退袁朗,见他已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便是哼了一声,朝着袁朗一指,“去几个人,把他给老子绑了!”自己却是将铁方梁一横,抢过一匹战马,朝着刘以敬的方向追去,“给老子留下脑袋来!”

    袁朗见东方哮去追刘以敬,心中愈加焦躁,强撑着站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跑出一步,便是觉得天旋地转,眼前满是金星,仰面便是栽倒了下来。

    那些个原本见袁朗粗壮而不敢上前的士卒,见他这般倒了下来,忙是一拥而上,按手的按手,压脚的压脚,好容易便将袁朗捆了起来。

    可怜袁朗空有一身精湛的武艺,一心想着要在这场大战中建立殊勋,是以如东方哮一般脱离大队,引本部兵马先行赶到琢州,本想着先行建功,却不想兵败被俘,让他顿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刘以敬带着一众军士,不顾生死地朝来时的原路杀了过去,虽然一路上有着不少的军士被宋军所斩杀,但终究还是被他们杀到了缺口的所在,看着近在咫尺的缺口,刘以敬忙是扬声高喊道:“弟兄们,生路就在眼前,大家在加把劲啊!”

    厮杀到了这会,不管是求生的唐军,还是阻路的宋军,都已是筋疲力尽,恨不能丢下手中兵刃,席地而躺,好生休息一阵,可当唐军军士听见刘以敬的喊话,便是如同他先前一般,干涸的身体中重新生出了气力,再度举起兵刃朝着缺口杀去。

    包括东方烈等副将在内的宋军全然没有想到,仗打到这会唐军还会如此勇猛,一时间被打得有些懵了,脚下也是止不住地后退起来。

    东方烈不由急得直跳脚,猛地省起自己叔父先前杀逃兵止住退势的事情来,连忙撤出腰刀,“唰唰”两刀,砍翻身边两名后退的士卒后,举起尚在滴血的腰刀,厉声吼道:“谁再敢后退一步,便是如同这个下场,给老子上!”

    虽然斩杀败退的士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震慑军心,让士卒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但是慌乱之中的东方烈却是忘了一件事,要知道东方哮当时杀人,是在其斩杀张怡、谢宁之后,再加上其在军中的声威卓著,那些士卒自是易被其震慑,而东方烈武艺、声威都远不如东方哮,却学东方哮做派,这些士卒又哪里会买他的帐,明里大呼小叫,似是在用力阻击唐军,暗地里却是不知放了多少水,让唐军不知省下多少力气。

    以东方烈的眼力自是看不出其中名堂,眼瞅着士卒这般用命,可还是挡不住唐军的步伐,不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根本想不出一丝的办法来,就在他将牙一咬,准备带人上前做最后一搏时,斜刺里猛地传来一声惊雷般怒吼,“都TND别跑,有老子东方哮在此,这里就是你们的死地!”

    “叔父来了!”乍一听见这般吼声,东方烈心中一喜,抬头朝着声音来向看去,就见东方哮骑着赛风乌云驹,如同一道黑色的狂飙一般,从斜向里撞进了唐军的队伍里,铁方梁舞动之间,便是将原本还算齐整的唐军阵势撞开一道缺口。

    “哈哈,叔父来了,唐军跑不了了!”瞅见东方哮一人一骑便是将唐军的阵势撞开,东方烈咧嘴直乐,忙是将手中铁枪一招,“东方将军已到,反贼已是插翅难飞,尔等此时还不用命,更待何时!给我杀!”自己更是一马当先,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东方哮的动作,让宋军原本已然近乎衰竭的士气一时大振,在东方烈的率领下,更是以一当十,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在东方哮叔侄二人的前后夹击之下,若不是刘以敬从中指挥斡旋,只怕唐军已然奔溃,饶是如此,唐军也是处在了分崩离析的边缘了。

    “罢了,罢了……”刘以敬透过人群,看着越来越近的东方哮,听着传来的骑兵的呼啸声,感受到身边军士颤抖的身体,心中暗暗地叹息一声,便是将手中的直刀丢在了地上,高声叫道:“停手,都给我停手,我刘以敬有话要说!”

    虽然刘以敬重伤在身,但他的嗓门并不算小,径直传入了东方哮叔侄的耳中,东方烈听了,手上的动作一滞,便是抬头看向东方哮,打算看一看东方哮的动作,再做打算。

    就见入眼处,东方哮就似没有听见一般,手中的铁方梁依旧上下翻飞,全力收割着唐军军士的性命,东方烈心中若有所悟,手中的铁枪一紧,亦是对着残余的唐军军士没头没脑地挑起。

    “将军,那姓刘的不是叫停手……”

    “废话,咱们是官兵,他们是反贼,哪有官兵去听反贼的,赶紧给老子杀,若是让这些反贼跑了,老子就摘了你脑袋去顶数!”东方烈毫不客气地打断话语,恶狠狠地喝道。

    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