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刘以敬的突袭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刘以敬的突袭

    (第1/1页)

    “可恶,可恨啊!”东方哮狠狠地手中的酒碗砸在地上,指着面前的副将,疯狂地咆哮了起来,“你们那天怂恿老子撤兵,说大军不日就到,等大军到了再来攻城,如今呢,老子在这里等了七日,朝这该死的琢州看了七日,除了看见那些反贼从城头往下撒尿,就没有见过别的,甚至是连一根兵毛都没见着……”

    连同他侄子在内的所有将校全部都是低首不语,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他们算是领教了东方哮的脾气,也是总结出了应对的方法,那就是你想骂就随你骂,我不吭声就是,当然你也可以拧着脖子和他对着干,但结果的话,嘿嘿……只要你觉得你的脑袋比他的铁方梁还硬就成。

    东方哮扯着嗓子骂了一阵,瞅着那些副将没有人理他,心头的怒火更加的炽烈,一脚踢翻面前的桌案,两步窜到自己侄儿东方烈的面前,揪住他的前襟,厉声吼道:“你给老子说,到底怎么才能拿下这琢州城!”

    其他将校见东方哮揪住了东方烈,都是下意识地移动着脚步,以其能够离得二人远些,免得被殃及池鱼。

    东方烈心中大骂这些人不够意思的同时,面上不得不带着一丝谄媚的笑容,对着东方哮说道:“叔父……”

    “混账东西!这里没有你的叔父……”东方哮听他这般一叫,就如同被火上浇油一般,脑袋上已然是升起了袅袅白烟。

    “将……将军,”东方烈被他这般形象吓了一跳,好容易才将话说出口,“这……这……这琢州城当不在话下,只……只要……咱们的大……大军一到,莫说……莫说是这小小……小小的琢州了,……就……就是整个燕云,也……也是咱们……的……的囊中之物……”

    东方哮听了,一张脸都气得扭曲了起来,他想的是靠着自己的这些人马拿下琢州,然后在随着大军一道攻打燕云,这样一来,在日后论功行赏的时候,他东方哮少说也能官升三级,若是跟着大军才能拿下琢州,岂不是说他东方哮无能,只有跟着大队兵马一起才能建功,“废物,都是些废物,老子怎么养了你们这么一帮废物!”说着,举起蒲扇大的巴掌,便是朝着东方烈的脸上扇了过去。

    就在他的巴掌在东方烈的眼中越放越大的时候,帐外猛然传来了亲兵声嘶力竭的吼声,“将军,有贼寇……贼寇前来劫营!”

    “TND,劫什么营,现在才TMD什么时辰,跑来劫营和送死有什么区别!”东方哮一把将东方烈扔在地上,怒声连连地朝外走去,看那架势,分明是想将怒气撒在他以为谎报军情的士卒身上。

    只是他才堪堪走到营帐口,便是一道亮眼的刀光向着他的面门削来,来势之快之隐,让东方哮几乎都生出一种此刀必中的感觉。

    所幸的是,那个前来禀报的亲兵就在左近,身为亲兵,必须时刻做好为主子挡刀的准备,眼下便正是如此,就见这亲兵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从斜刺里撞出,撞在了东方哮的身上,却因为东方哮的身子实在太重,他全力这一撞,只是将他撞开了三、四步而已。

    虽然只有三、四步,却是让东方哮逃得一难,一声惨叫传来,那亲兵在那道刀光掠过之后,便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可惜!这般好的机会,却是没有取下这厮的性命!”刘以敬见自己如此精心算计的一刀,到头来只是取下一个小卒的性命,心中不免大叫可惜。

    可当他瞅见东方哮在一旁有些发愣时,心念微微一动,手中的直刀一紧,照着东方哮便是一刀。

    只是当他刺出这一刀的时候,便是知道不好,他分明看见东方哮抬起头来,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珠子,朝着他咧嘴一笑。

    “快跑,再不跑便是来不及了!”刘以敬的心中生出警兆,转身便想要跑时,可他终究不是林冲、卢俊义那个级别的高手,招数、兵刃全然没有练到收发随心的地步,不等他的直刀收回,便是见到眼前黑影一闪,一只瓮大的拳头便是在他的眼中越放越大。

    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从他的脸上传来,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犹如电射一般从马上倒飞出去,“砰”的一声落在二十步开外。

    “噗”的一声,在刘以敬落地的同时,一口鲜血夺口而出,东方哮可不会去管这些,将手一伸,口中咆哮一声,“取我的兵器来!”

    东方烈连同几名副将,连忙扛过他的铁方梁,东方哮抬手取过,大步朝着刘以敬奔去,刘以敬见了,想要用直刀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却是发现不管自己如何用力,都是无法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瞅着越来越近的东方哮,刘以敬惨然一笑,“这便是报应吧,只是来得实在太快了些吧!”

    “反贼受死吧!”东方哮窜到刘以敬的面前,铁方梁带着凄厉的风声,照着刘以敬的头颅狠狠落下。

    到了这会,刘以敬已然不对自己的生还抱有任何的希望,脸上带着惨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等着脑浆迸裂的那一刻。

    “嘭”的一声,意料中的响声传来,但那种夺去生命的剧痛久久未来,刘以敬不由得睁开双眼,就看见袁朗手持双铁挝,站在他的身前,死死地挡住了东方哮这夺命的一击。

    “袁……袁朗兄弟……我…”刘以敬的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声音有些哽咽,但他才说了几个字,便是被袁朗粗暴地打断,“赶紧滚,再不滚咱们都要死在这……哈……”

    刘以敬虽然行动艰难,但是那份眼力仍在,他分明看得清清楚楚,在东方哮的压迫下,袁朗的双臂正在微微地颤抖着,“这……这怎么可能,袁朗兄弟的力量,在我大唐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难道连他的力量也是抵不住这东方哮吗?”

    正思虑间,唐军的军士终是赶了过来,钱仪见刘以敬倒在地上,便是要伸手去扶他,不想刘以敬朝他摇了摇头,朝着袁朗努努嘴,颇为焦急地说道:“快助袁朗兄弟,我这里没事!”

    “可是……”

    “快去!”刘以敬在地上拍了一掌,便是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弟兄们,跟我上!”钱仪一跺脚,铁枪一挺,便是刺向了东方哮。

    “反贼就是反贼,除了以多欺少,便是没有别的本事,今日有我等在此,你们休想在以多欺少!”东方烈本想着偷袭袁朗,但瞅着钱仪带人杀了过来,眼珠子一转,便是“恶人先告状”,将钱仪定在偷袭者的位置上。

    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