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九原虓虎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九原虓虎

    (第1/1页)

    尽管东方哮逼开了要命的一刀,但是那凛冽的刀气,还是将他的鬓边割下了一缕,伸手在鬓角边上摸过,湿漉漉、黏糊糊的触觉伴着痛感从鬓角传来。

    “哈哈……好啊!”东方哮看了一眼指尖上的殷红,不由得仰天大笑起来,看着东方哮如癫似狂癫的样子,有些胆小的宋军士卒忍不住悄悄地向后退了两步。

    “我东方哮自艺成从军三十载以来,从未受过丁点伤害,虽然今日你有偷袭的嫌疑,但不得不说,你这反贼确确实实地伤到了老子,”东方哮狂笑之余,却是微微点头,“但你反贼可知老子是哪里人吗?老子便是那九原虓虎,虓虎不可伤,伤者必丧命,是以你还是给老子把命拿来吧!”东方哮颌首低吼一声,双眼中布满血色,狠狠地一夹战马,便是电射而出。

    “哼!怕你不成!”观其行,听其言,刘以敬便知道这东方哮是前所未有的强敌,更何况张怡、谢宁二人的尸体就在一旁,尽管他心中也是觉得东方哮的废话太多,但心神却是始终锁定在东方哮的身上,待见得东方哮冲上来之际,也是狠狠一夹坐下马,一震手中的钢直刀,直迎上去。

    虽然刘以敬的心中早有准备,但是当他的直刀和铁方梁相交之际,他便是自己还是低估了东方哮,刀上传来的刚猛力道,直接便是震得他虎口发麻,直刀更是被高高荡起。===『<a href="http://www.biquta.com/47_47044/">极道天魔</a>』 ===。

    东方哮得理不让人,铁方梁就势一转,照着刘以敬胸腹便是一捅,刘以敬见已不及收回长刀,索性将刀柄往地上一杵,整个人亦是朝着直刀的方向一倒,在东方哮颇为吃惊的目光中,用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避开了这要命的一击。

    虽然东方哮惊异于刘以敬的避开方式,但打顺手的他,又岂会停下自己的攻势,手腕用力间,止住铁方梁的去势,猛地向后一拉,铁方梁的另一端便是照着刘以敬的后心撞去。

    刘以敬才避开上一击,一口气还没有回上来,瞅着东方哮的攻击又到,没奈何只得是竖起直刀,在铁方梁上一贴,借着铁方梁上的那股刚猛地力道,将自己朝一旁震开了几步。

    东方哮想到过很多种可能,却从没到过会有刘以敬的这种方式,一张脸被气得通红,头上更是伸起了袅袅白烟,口中的咆哮声愈加的疯狂,铁方梁更是舞得飞快,砸、挑、捅、捺、撩,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连在了一起,恨不能立刻将刘以敬毙与手下。

    东方哮施展开了身手,刘以敬立时便是感觉到了极重的压力,在东方哮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下,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一般,虽然眼下没有翻船,但却随时都会有翻船的可能。

    尽管刘以敬深知,这般打下去,他除了败亡一途,将不会有第二条路可走,是以他在躲避、招架之余,也是不止一次的想要寻找反击的机会,可是东方哮的力量实在太大,招式实在太过刚猛,即便是两件兵刃之间轻轻擦过,都会让刘以敬觉得指掌间又痛又麻。

    二十招转瞬即过,莫说是那些副将,便是有些眼力的军士,都是可以看出刘以敬败相已呈,败阵只在须臾之间,所不同的就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绝不能让刘将军死在这里!”一员副将忽地大喝一声,狠狠地一夹座下马,便是冲了出来。

    有了第一个,很快便是有第二个、第三个,一众副将纷纷纵马而出,他们所想的都非常简单,就是要将刘以敬救下来,至于他们自己能不能脱身,就已然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了。

    唐军阵上的举动,在宋军的阵上也是引起一阵骚动,好几个和东方哮一同来自泰安州的将领见了,口中纷纷破口大骂,掣起兵器便欲上阵。

    “哈哈……来吧,都来吧!老子今天一定要杀个痛快!”不曾想还不等他们踏出一步,便是听见了东方哮那几近疯狂的咆哮声,“都给老子在那里呆着,今天谁要是敢踏出一步,老子非把他的头拧下来!”

    随着东方哮的一声吼,那些准备出马的副将齐刷刷地放下了手中的兵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是异常的难看,他们好歹也是副将身份,在两军阵前被东方哮这般呵斥,让他们情何以堪,“TND,叫你不要老爷们帮忙,早晚死在那些反贼手上!”

    虽然他们在心中不停地咒骂着,但是上苍似乎并没有听见他们的咒骂,东方哮在刘以敬以及四员副将的围攻之下,非但没有落于下风,反而更加挥洒自如,一杆百余斤重的铁方梁甩开,如同浓重的乌云一般,将五人全部裹在其中。

    打到了这个份上,刘以敬的心中就如同明镜一般,知道自己今日无论如何都无法讨得好去,奋力地挡开东方哮的一记重击,瞅冷瞥了眼苦苦支撑的几员副将,心里终是下定了决心,口中轻啸一声,不顾五指的酥麻以及虎口的疼痛,双手持住直刀,化直刀为长枪,朝着东方哮刺去。

    “咦,这一招还算有点意思!”东方哮轻咦一声,面上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笑容,“打到这会,你终于像是个男人了,所有的招数也就这招像点模样,只是单凭这招就想胜老子,你想得太好了些!”东方哮将铁方梁一扫一圈,荡开四般兵刃后,反手一记横劈,正正劈在了直刀的刀刃之上。

    “哐当”一声,刘以敬的直刀应声而断,残破的刀刃四散飞溅,东方哮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出于对自己身子的爱惜,连忙收回铁方梁在身前布下一道防幕,将飞向他的几块残片一一磕飞。

    “嘿嘿,你以为就这几块残片就能难住我吗!”东方哮瞌飞残片,正想要上前取下刘以敬的性命时,眼前猛地出现四道寒光,唬得他立时勒住战马,再度舞开了铁方梁。

    那四员副将齐齐将手中兵刃掷向东方哮后,也不管是不是能扔中东方哮,拉起刘以敬就往城中奔去,“速速撤回城中!”

    听见这个声音,东方哮的心中甭提有多么愤怒了,将四杆兵刃一一击落之后,铁方梁一指城头,厉声嘶吼道:“反贼已然丧胆,与我攻城!”

    宋军士卒先是一愣,旋即便是兴奋了起来,举起刀枪,扛起云梯,照着琢州城头便是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放箭!”刘以敬看着如同蚂蚁一般的宋军,当即大吼一声,一时间,城头上箭如雨下,射得宋军苦不堪言。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