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东方哮的“狂”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东方哮的“狂”

    东方哮做为这支宋军的“头牌”,毫无疑问自是走在了兵马的最前面,虽然眼下兵马行进的速度已然非常的快,但是东方哮犹不满足,仍是一个劲地催动兵马加速,以致于频频有士卒脱力而死。

    这个时候的宋江,虽然有着献出狮子岭和威胜的功绩,但和原本轨迹中献上全伙梁山相比,自是远远不如,即便是在原本轨迹中,他都不被那些奸臣和宋军各州府大将放在眼中,更不用说如今了。

    尽管从那些将士的言行举止中,宋江感受到了他们对自己的不屑和不齿,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种叫野心的东西存在着,他相信早晚有一刻,他这个被鄙视的人能得到自己所想要的,而就在这个因为东方哮的狂暴粗野,导致普通士卒频频死亡的时候,宋江认为自己的机会到了,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

    只是以东方哮的为人,莫说是宋江这个手无缚鸡的黑矮胖子,便是高封、孙静来到他的面前,他一样是不买账,在他的心中,能够让他俯首帖耳一般老老实实听话的人,就必须是那种能在战场上,真刀真枪打败他的人。

    “说句实话,若不是上头有严令,似你这等没用的老鼠臭虫,就该一脚踩死!”东方哮眯着眼睛,朝着地上啐了一口,颇为不屑地看着拦在马前的宋江,长臂一伸,便是将宋江自地上拎了起来。

    尽管花荣、晁盖因为某些原因和宋江发生了嫌隙,但每每到宋江的危急关头,二人必定会站出来,眼下也是如此,就见晁盖一震手中的长刀,指着东方哮恶狠狠地吼道:“姓东方的,你想做什么,还不赶紧给老子把公明贤弟放下来!”

    “你是谁老子!”东方哮眯着的眼睛中杀气迸现,“就你这块料,也配命令老子吗?”

    “那么加上在下如何?”东方哮话音才落下,一个清冷的声音便是响起,东方哮立时便心生警觉,觉得似乎有一条毒蛇正在盯着自己,等着自己有所疏忽的时候,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花荣,你这个昔日的叛将,难道还想要背叛朝廷吗?”东方哮不用去看,便是知道是谁带给自己这样的感觉,冰冷的杀机伴着话语,一字一字地从他口中蹦出。

    “哼!花荣无意背叛朝廷,只要…”花荣冷峻的脸上蒙上一层杀气,双眸中更是射出凛凛杀机,用力地将描金画鹊弓拉满,“只要你将宋江哥哥放下,花荣如何敢有背叛之心!”

    “就为了这么个废物?”东方哮微微抬手,看了一眼因被自己提在手中,而有些呼吸困难的宋江,不知为何,在看见宋江那一刻,他忽然意兴阑珊起来,“罢罢罢,既然你要这个废物,老子就将他还给你好了!”猛地将手一松,便是将宋江抛在了地上。

    “咳咳咳……”宋江被抛在地上的那一刻,便是发生了一阵剧烈的咳嗽,花荣、晁盖不敢有所怠慢,连忙跑到宋江的跟前,关切地询问起来,“宋江哥哥,你还好吧!”

    “公明贤弟,你没有事吧!”

    “哈哈……”东方哮见着眼前这一幕,用力地一杵铁方梁,指着宋江哈哈大笑起来,“放心吧,老子没有用什么力气,这厮死不了!”

    “你……”晁盖、花荣勃然大怒,一捏拳头便要上前和东方哮拼命时,宋江猛地伸手拉住了二人,“不要……”

    “哥哥……”

    “贤弟……”

    二人不明所以,同时转过头去,就见宋江努力地朝二人摇了摇头,“不要,如果你们动手了,就和背叛朝廷没有两样……”

    “可是……可是他……”花荣有些不甘心地指了指东方哮,眼中满是恨恨的神采。

    “这个废物说得不错,你们还是好好听听这废物的话吧!哈哈……”东方哮狂笑几声,铁方梁重重地一顿,对着那些放慢速度的士卒喝道,“老子说过可以放慢速度吗?还不赶紧给老子加快速度!”

    那些士卒哪里敢反抗东方哮,只得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东方哮见了,愈发地骄纵起来,笑声也是越来越狂野,正因为如此,他没有看见,有着相当多的一部分士卒,在东方哮不注意的地方,对宋江露出了和善、同情的面孔。

    “哥哥,你这又是何苦?”花荣是个异常敏感的人,自是感觉到了那些士卒的目光,可是在他看来,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值得的,“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士卒,即便他们……”

    “兄弟,你错了!”宋江狞笑了两声,朝着花荣摇了摇头,“咱们现在的地位,比起那些士卒都有所不如,想要在这一战中出人头地,想要立下让朝廷为之侧目的战功,就绝对离不开这些普通的士卒!”

    “这……”莫说是花荣,即便是晁盖的眼中都是露出了不信,“公明兄弟,这怕只会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吧!”

    “嘿嘿……”宋江用力地在地上一成天,双眸中闪过一缕精芒,“是不合适一厢情愿,咱们走下去,自然便会知道了!”

    东方哮一路紧赶慢赶,虽然不过用了十天便是赶到了琢州城外,但却也因此和先锋大军拉开了约莫三天的路途。

    按照正常的做法,这个时候当是安下营盘,布置好防守,等待大军的到来,然后在图良策破城,亦或是强攻破城,但东方哮却是不然,甚至连营盘都不打算安置,便打算领兵搦战。

    总算东方哮的副将,乃是他的本家侄子,在他的一力支持下,终是让东方哮拨出三千人马与他,让他去安置营盘。

    其余的兵马,自是在东方哮的带领下,直扑琢州城而来,东方哮更是手持铁方梁,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口中响起了如同炸雷一般的怒吼声,“某乃铁方梁大将东方哮,城中反贼可有不怕死的,敢出来与老子比个高下!”

    惊雷般的吼声,在城头上回荡,震的城头军士一个个面色大变,“这是人的嗓门吗?这样的人是咱们可以打赢的吗?”

    “太可怕了,刚才我差点一头从城上栽下去!”

    听着某些惊惶失措的军士的议论,张怡狠狠地一拍城头,转身便是朝着城下走去,谢宁自来便是与他相熟,一看他这个动作,便是知道他要做什么,连忙伸手拉过一名军士,吩咐道:“速速禀告刘以敬将军,就说宋军已到,张怡出城迎战!”

    那军士领命而去,谢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冷地看了一眼叫阵地东方哮,“就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宋军有什么本事!”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