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别认我这个叔叔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别认我这个叔叔

    “嗯?”闻得岳飞的声音,李俊辰的心中不禁一喜,身子却是缓缓地转了过去,看着岳飞那深沉如水的面孔,以及那通红的双眼,故作不悦地说道:“岳飞,你刚才说什么?”

    “……唔唔……”周侗本想要说话,卢俊义在一旁眼疾手快,连忙伸手捂住了周侗的嘴巴,“恩师,你且莫着急,唐王他这般做,定是有着他的道理!”

    周侗气急,只能是狠狠地瞪了卢俊义一眼,卢俊义讪讪地笑了笑,却是将手送了开来。

    尽管岳飞不擅朝堂,对于政治上的事也只是一知半解,但他却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刻,李俊辰的意思是要他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岳飞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微微的迟疑,但很快便是坚定了起来,一撩下摆,便是朝着李俊辰跪了下去,双手抱拳朗声道:“岳飞何德何能,能得唐王如此垂青,岳飞今生只愿为大唐效犬马之劳,还请唐王收录!”

    “精忠报国的岳武穆,你终于是投到了我大唐的帐下!”看着拜倒在地的岳飞,李俊辰的心中不禁一阵感慨,伸手自地上扶起岳飞,扭头对着关胜说道:“关将军,我这便将岳飞交与你了!”

    虽然关胜继承了他祖上那高傲的性子,但是他对于李俊辰还是心服口服,虽然他也是有些看不惯岳飞,但他还是稳稳地踏前两步,沉声应道:“末将遵命,唐王只管放心!”

    李俊辰点了点头,目光却是移到呼延灼的身上,正待要开口时,就听得史文恭颇为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唐王,末将史文恭,希望能随关将军一同前往檀州一线,还请唐王应允!”

    莫说是李俊辰了,便是林冲、卢俊义、周侗也是颇为意外,身子为之一怔,林冲多少知道一点事情的原委,看向史文恭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联系,“三师弟,你可是真的想好了?真的要去找那完颜宗干……”

    “二师兄,我的脾气你当是知道的,”史文恭默默地点点头,“旁人说曾长官如何,我史文恭都只做不知,我只知道当我最落魄的时候,是他给了我一碗饭吃,就冲这碗饭,我便要为他报此大仇!那完颜宗干的人头,我是非取不可!”史文恭的眼眸深处,饱含杀机的寒芒一闪而逝。

    周侗、卢俊义听了,默不作声地低着头,林冲则是悠然长叹一声,朝着李俊辰微微地摇了摇头,李俊辰会意,眼角的余光猛然瞥到许贯忠的动作,心念微动间,却是说道:“史将军要去檀州一线,并无不可,只是本王有一要紧事要交托史将军,不知史将军敢否应承?”

    对于这刻的史文恭来说,只要是肯让他去檀州一线迎战女真,杀了完颜宗干,莫说是一件事,便是十件、百件事情,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唐王但说无妨,但有所命,史文恭无不遵从!”

    “我把岳飞、杨再兴他们全部交给你和关胜将军了,他们是我大唐的未来,你们必须给我把他们全须全眼的带回来,你们可能做到?”李俊辰双指一并,在岳飞等人身上一一划过。

    史文恭看了关胜一眼,关胜也是看了他一眼,二人重重地一点头,对着李俊辰同时抱拳道:“唐王放心,但叫我二人还有三寸气在,就绝不叫他们少一根毫毛!”

    杨再兴、高宠等人听了这话,心里甭提有多腻歪了,“我们几个还要他们来保护,这不是把我们当弱鸡来看,等到了檀州,看小爷怎么再去杀个七进七出!”只是这话,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生怕说出来了,李俊辰一发怒,直接便是取消了他们的出战资格,到时候可就真是哭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呼延灼、呼延通、呼延绰!”李俊辰不会去理杨再兴他们想些什么,直接便是点了呼延灼叔侄的名字。

    “末将在!”呼延灼不敢怠慢,忙是站了出来。

    “檀州一线多以平原为主,少有山地,先前已是牛刀小试,如今当是连环马队大显身手的时候,你叔侄此番随同关胜将军一同前往,当好生教一教那些番狗,什么才是真正的铁骑!”李俊辰说着,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末将遵命!”呼延灼本就在想着该当如何开口请战,如今李俊辰的这番话却正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乐得他连声答应。

    “关胜将军,你可还需哪位将军相助,只管说与本王知道!”安排完了呼延灼,李俊辰再度扭头看向关胜。

    关胜心中飞快地盘算了一些,虽然觉得将领、兵马都略少了些,但以他的高傲,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要人的话来,当即便是朝着李俊辰轻轻地摇了摇头。

    “唐王,岳飞有话要说!”就在关胜摇头,李俊辰打算开口的当口,岳飞忽地踏前一步,对着李俊辰开口说道。

    “臭小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赶紧退下!”

    “关将军都没有话说,他却有话说,莫不是他比关将军还厉害不成?”

    虽然岳飞对李俊辰表示了效忠之意,正式加入了唐军麾下,但在场的众将中,看他不顺眼的,还是大有人在,如今在他站了出来,终是忍不住呵斥起来。

    “鹏举,你有何话要说?”李俊辰也是眉头一皱,虽然他知道岳飞用兵了得,但这终究还是以后的事情,如今的岳飞还是显得稚嫩了许多,但他终究不愿伤了岳飞的自尊,还是决定听听岳飞说些什么。

    哪知岳飞却是先朝着呼延灼叔侄一拜,“岳飞素来尊重呼延将军,若是稍后有何不敬之处,还请呼延将军见谅!”搅得呼延通、呼延绰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连忙摆手,口称“不敢”,只有呼延灼看向岳飞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苦笑的意味,“这小子……”

    “小子虽然才是加入唐王座下,但是对唐军的战力却是早有耳闻,尤其是当年还在梁山之际,出兵攻打高唐州,以两百步卒打破呼延将军连环马一战,最为让小子心折……”岳飞眼中露出一丝向往之色,全然没有注意到脸色越来越黑的呼延通与呼延绰。

    “我说这小子怎么要像咱们叔侄赔礼,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咱们呢!”呼延通咬着牙,用只有自己叔侄三人听见的声音小声地说道。

    “ND,打人不打脸,不能由着这小子再揭咱们的伤疤!”呼延绰脸上也是露出恨恨之色,就待要出言喝止。

    “好了,有什么丢人的,”呼延灼苦笑着骂了一句,“技不如人就当吃败仗,你们都给我记住,到了北面打不出名堂,就别认我这个叔叔!”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