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大唐的年轻一辈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大唐的年轻一辈

    岳飞闻言,从迷茫中抬起头来,脸上满是挣扎的色彩,口中呢喃道:“明白?明白什么?你又希望我岳鹏举明白什么?”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李俊辰看了一眼满脸挣扎的岳飞,幽幽的叹息一声,便是转过身去。

    “你倒是把话给我说清楚,到底要我明白什么!”岳飞不知哪里来的力量,自地上一跃而起,猛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李俊辰一般。

    “放肆!”岳飞这般动作,落在杨再兴的眼中,就似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烂银枪一指,整个人立时挡在了岳飞和李俊辰之间,“姓岳的,你若是再敢对唐王不敬,就莫怪杨某不客气了!”

    “你……”岳飞不禁大怒,可是当他感受到杨再兴身上传来的那一股股凛冽的杀机,以及自一侧观战的众人中传来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让他好不容易提起的力气为之一泄,有气无力地放下手来,“你若是想杀,那就把我杀了吧!”

    “杨小子,手下留人!”周侗吓了一跳,面色为之大变,忙是出声叫道。

    “恩师放心便是,没有人会要小师弟的性命!”林冲三人连忙劝抚道,三个人的身形有意无意地挡住了周侗的去路。

    “你们……”周侗是什么人,即便是在关切之下,还是感觉到了林冲三人的不同之处,颤巍巍的手指指了指三人,嘴唇哆嗦了两下,却是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唐王,依我看,这岳小兄弟一时间怕是会有些想不开,这般下去,只怕他会对我大唐心生误解,更不会理解唐王的用心!”许贯忠飘飘然地走到李俊辰的身边,看了岳飞一眼,开口说道。

    李俊辰闻言,亦是回头看了一眼岳飞,见他低着头站在原地,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地一动不动,也是不禁对岳飞那有如钢筋一般的神经和原则有些头疼,可是随即他便露出了一丝自嘲且释然的笑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还是岳飞吗?

    想通了这一节,李俊辰的目光不禁在众将之中游走起来,最终却是落在了双眼微闭的关胜身上,“关胜将军!”

    “末将在此!”关胜猛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丹凤眼开阖之间,射出动人心魄的神光,“不知唐王有何吩咐!”

    “关将军可愿率同我军的一支劲旅,前往武州、檀州、儒州、顺州一线,阻击女真军队南下?”李俊辰隐去笑容,脸上满是认真、期盼之色。

    “末将愿往!”关胜顿时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天灵,做为一个武将,最希望的不就是有朝一日,领兵征战异族,开疆扩土,封狼居胥,当即单膝跪倒在地,“但叫末将还有三寸气在,就绝不叫女真人的脏脚踏进燕云一步!”

    “本王自是相信关将军有这等本事!”李俊辰微抬双手,示意关胜起身,转而看了岳飞一眼,“只不过,本王却是有一件要紧事,要交给关将军!”

    “要紧事?”站在关胜身后的宣赞不禁伸手挠了挠脑袋,捣了捣身旁的郝思文,“郝兄弟,统兵打仗,不就是灭了对方和守住疆土,难道还有别的事吗?”

    “……”郝思文有些无奈地看了宣赞一眼,虽然他对宣赞的箭艺非常佩服,但是对于他的后知后觉却是有些无语,朝着岳飞和杨再兴的方向努努嘴,“唐王说的,怕便是那两个年轻人的事吧!”

    “年轻人,你说的是杨再兴和那什么岳飞?这怎么可能,姓岳的又不是我大唐的人,唐王怎么可能去管他……”宣赞闻言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朝着岳飞和杨再兴瞥了一眼,失声叫了起来。

    “唉……”郝思文无力地摇了摇头,朝着宣赞摆摆手,示意他自己看下去。

    宣赞眼中满是不信,嘴里嘟囔着看向了李俊辰,就见李俊辰如同郝思文所想那般,伸手一指杨再兴和岳飞,“就请关将军,将杨再兴和岳飞都带过去吧……”

    杨再兴和岳飞听了,不由得一惊一喜,喜的是杨再兴,就见他一杵烂银枪,兴奋地吼道:“太好了,那些该死的蛮夷,上次没有杀过瘾,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杀个痛快!”

    惊的自然是岳飞,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李俊辰,全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几经挣扎后,终究是重重一叹,将头垂下,没有说话。

    “唐王,凭什么让杨兄弟去,而将高某留下,要知论身手的话,杨兄弟可是不如高某!”岳飞无话可说,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没有话说,尤其是高宠,听得杨再兴可去寻女真人的晦气,而自己可能没份时,立刻便是跳了出来。

    “你说谁不如你,你莫不是忘了咱俩之间的战绩了不成!”乍一听见高宠说自己不如他,杨再兴就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一蹦老高。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会去理他,“没错,高兄弟的话在理!”有了高宠的挑头,余化龙也是站了出来,“虽然末将的武艺不如高、杨二位,但是末将的金镖渴念番狗的血已久,说不得要好生痛饮上一番!”

    “末将的双锤也是饥渴难耐,就等着拿那些番狗下酒呢!”何元庆也不是一个安生的主,跟着叫了起来。

    “还有我罗延庆,岂能弱了我罗家的名头!”

    “还有我王佐,武艺非我所长,但总能出谋划策……”

    “我董先虽然武艺差了些,但也不惧那些番狗……”

    李俊辰见状,不禁笑了起来,许贯忠见了,也是笑了,就是关胜那张古井不波,不苟言笑的面孔,亦是跟着笑了起来。

    “哇哈哈……”一阵突兀的笑声,猛地在人群中响了起来,众人寻着笑声看去,就见李逵正在那里咧着嘴,拍着胸脯大笑。

    “黑哥,你在笑些什么?”在他身旁的史进感受到众人的目光,略感不自在地问道。

    “俺哪知道笑些什么……”李逵一边笑,一边指着李俊辰、许贯忠他们,“俺是见到唐王他们笑了,俺就跟着笑,哪知道他们笑些什么……”

    史进听了李逵这个强大的理由,差点一头栽倒,众人听了李逵这个强大的理由,也是面面相觑,纷纷为李逵这个强大的理由所折服。

    “关将军,这些都是我大唐年轻一辈的将领,本王便是交给你了,”李俊辰没有理会李逵,看了一眼关胜,郑重地说道。

    “唐王放心,末将便是粉身碎骨,也定将护得他们周全!”关胜单膝跪地,郑重地抱拳道。

    “等……等……等一下,还有我,汤阴岳鹏举!”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