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一击致胜的杨再兴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一击致胜的杨再兴

    杨志的离开,自是带同着张清、龚旺、白钦等人,只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心神全被吸引到了杨再兴和岳飞的身上,使得除了李俊辰等寥寥数人外,再无人知道杨志等人的离去。

    杨再兴也是不知道自己的叔父已悄然离去,此刻的他心中除了不爽,还是不爽,瞪向岳飞的双眸中满是杀气,手中的烂银枪朝着岳飞一指,“来吧,今日不是切磋,有什么招数只管使出来吧!”

    虽然岳飞说的甚是豪气,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心中也是有所估量,知道以自己如今的武艺,比起杨再兴来,无疑还是要差了一丝。

    但有道是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他岳飞也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如何会说自己不如他人,眼瞅着杨再兴已然持枪挑战,岳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沥泉枪在地上狠狠一顿,便是持枪而出。

    看着岳飞走入场中,杨再兴赞许似的点了点头,“看起来,你岳鹏举还是有着几分胆气,今日某便再让你一次,你先出招吧!”说着,却是将银枪一收,横在背后。

    岳飞瞅见杨再兴这般轻视自己,拧枪的双手青筋暴起,口中钢牙紧咬,淡淡的咸味在嘴里散开的那一刻,猛地大吼一声,沥泉枪伴随着微颤疾探而出,三点寒星直指杨再兴咽喉、两胸。

    岳飞这一枪出手,卢俊义、林冲、史文恭三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小师弟这一枪,比之先前与我一战时,却然有了长足的长进,若是他的悟性能够支持他继续这般成长,日后的成就将远在我等之上!”卢俊义眼中满是激赏之色,开口赞了起来。

    林冲、史文恭的脸上露出深以为然之色,就见林冲面上带着一丝笑意,“小师弟的进境却然喜人,只是唐王……”他一面说,一面朝着李俊辰努努嘴,“唐王的意思,可是想要小师弟朝着统军大将的方向发展!”

    “统军大将?”史文恭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色,若是所悟一般地看了李俊辰一眼。

    “正是!”林冲点点头,看向岳飞的目光中,透着无尽的羡慕,“我等此生,固然有着一身武艺,然则于统兵之道上,只能率一旅之师罢了,若想要统帅千军万马,怕是力有未逮,唯有小师弟,方才有这个可能……”

    “这般说来,唐王今日会这般纵容杨再兴、高宠他们与鹏举放对,其中怕也是包含让鹏举知难而退,从而专精统兵之道的意思吧!”卢俊义伸手轻抚短须,眼眸深处闪过一缕精芒,幽幽地说道。

    虽然在卢俊义三人的眼中,岳飞的这一枪已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他对面所站着的那个男人,却是远比原本轨迹中来得强悍,非但强悍,而且更具冒险精神。

    瞅着袭来的三点寒星,杨再兴冷冷一笑,手中银枪往身前重重一杵,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如同杂耍一般地倒立而起,双臂用力间,将烂银枪的枪身压成一张弓型。

    岳飞几曾想到杨再兴会用出这等匪夷所思的招数来,三点寒星便是刺在了烂银枪的枪身之上,随着“叮叮叮”三声轻响传来,就听杨再兴大喝一声,“且吃我一击试试!”猛然用力一压,被压到极致的枪身猛地一弹,便是让杨再兴如同张了翅膀一般,从岳飞头顶一跃而过。

    莫说是岳飞了,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瞧得目瞪口呆,李俊辰无奈地笑了笑,有些哭笑不得地对着身旁的许贯忠说道:“难怪杨将军不愿意看这场比试,怕是他早就猜到杨再兴会有如此一招吧!”

    “定然如此!”许贯忠脸上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知侄莫若叔,怕是杨将军在见到是徒步交手的那一刻,便是想到了,这果然是……”许贯忠也是无奈地笑了起来。

    尽管岳飞只是愣了短短的一瞬,但就是这么一瞬,就让二人分出了胜负,岳飞只觉得脚上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只觉得天旋地转,便是摔倒在地,就在他急欲爬起来之际,就听得“嗖”的一声,杨再兴已然用银枪顶在了他的胸前。

    “这算什么,是杂耍吗?有种的就真刀真枪的干一架,似这等打法,如何上得了战场!”王贵见了,第一个拧着脖子地叫了起来。

    “就是,这算什么,有种的你在马背上也这样耍耍,你若是能耍的起来,我张显才服你!”张显也是不甘示弱,跟着叫了起来。

    二人的叫声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却是让不少人笑着摇起头来,似縻貹、阮小七这些不怕事大的,更是放肆地大笑起来,这笑声听在岳飞、王贵他们的耳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王贵、张显涨红了面孔,就待要发作时,猛地只觉得后脑上传来一阵剧痛,“孽畜,你们两个还不嫌丢人吗?老夫的脸都快叫你们给丢尽了!”

    二人伸手捂着后脑,扭头看去,就见周侗须发无风自翘,全然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二人心头骇然,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你这是……”

    “哼!”周侗冷冷地哼了一声,直接便是伸手揪住二人后颈,对着汤怀喝道,“汤怀,把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老夫押回去,没有老夫的同意,不准二人踏出房门一步!”

    “师父……”二人大惊,正要分辨时,就见周侗大喝一声,“还不快滚!”

    二人立时便是焉了下来,二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周侗发怒,如今见了,只能是将脑袋一耷拉,任由汤怀领着,在众人的注视下,灰溜溜的离开。

    等到三人离开,周侗方才长叹一声,径直走到李俊辰的跟前,正欲要开口时,就见李俊辰将手一伸,便是大步朝着岳飞走了过去。

    “这……”周侗的脸上立时觉得有些挂不住,正要不顾一切地拉住李俊辰时,林冲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恩师,你且莫要着急,唐王自有他的打算,不是我们所能猜疑的!”

    周侗转身看了林冲一眼,就见三个徒弟都是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周侗顿时只觉得心中一暖,终是将伸出的手缓缓的收了回来。

    李俊辰走到岳飞和杨再兴的跟前,朝着杨再兴使了一个眼色,杨再兴会意,缓缓收回烂银枪,但却又害怕岳飞会乘势暴起,便是倒持烂银枪,护在李俊辰的身边。

    李俊辰没有去理会他想些什么,双眸牢牢地盯在岳飞的脸上,好半晌方才开口说道:“今日这一败,你可曾想清楚些什么?”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