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指派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指派

    娄敏中说完之后,其身后跪着的石宝等人亦是纷纷开口,“还请唐王成全我等!”

    “住口!”李助上前两步,背后的金剑“噌”地一声跃鞘而出,就见李助持剑一指,厉声喝道,“娄敏中,你等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想要协众相逼不成,该有谁去,唐王自有定论,岂容他人多嘴,听李某好言相劝,现在退下还来得及,莫要逼李某真的行使行罚之责!”

    “李先生,你先退下!”李俊辰缓缓上前两步,朝着李助说了一句。

    “可是,唐王……”李助本待想要坚持时,眼角的余光忽地瞥见许贯忠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心念猛地一动,便是将金剑反手一掷,归入鞘中,“遵命!”

    屏退了李助,李俊辰双眸中射出如箭般的精芒,就似要看透娄敏中的心神一般,娄敏中暗暗将牙一咬,便是将目光迎了上去,前所未有的压力立时笼在了娄敏中的身上,震得娄敏中心中骇然不已,“这便是如今的燕云之主,唐王李俊辰吗?”

    也难怪娄敏中如此震惊,在他的心中,即便李俊辰日后能够君临天下,但如今的李俊辰应该和方腊一样,只是割据一地的反王罢了,可是他却忘了,方腊的明教在割据江南之后,便是止步不前,其势渐渐倾颓,而李俊辰的大唐起于梁山,展翅于燕云,其势正是如日中天,虽然眼下遇到莫大的凶险,但任谁都知道,只要大唐能够熬过这一关,那么天下间将再无势力可与之相抗,两厢比较下,李俊辰的气势又岂是方腊可以比拟的,自然让娄敏中震撼难当。

    就在娄敏中上下忐忑之际,李俊辰忽地开口问道:“敏中先生,你可真的想好了,要留下对抗赵宋,而不是前往西面或是北面,对抗党项亦或是女真吗?”

    娄敏中不觉一愣,他全然没有想到李俊辰会有如此一问,小心翼翼地看了李俊辰一眼,但见他面前带着笑意,显是并未将自己等人的举动放在心上,心中不由思索起来,细一思索之下,他固然承认,与异族交手,即便是战死沙场,也定可光耀门楣,名留青史,可是每每他思念及此,便不由自主地想到被凌迟处死的方腊,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喝道:“娄敏中今生深恨赵宋,只愿能生食其肉,还请唐王成全!”说罢,便是以额加地,不在起身。

    “还请唐王成全!”石宝等人亦是高声同呼,脸上满是悲愤之色。

    李俊辰笑了,许贯忠、林冲、朱武等人也是笑了,在他们几人的商议中,原本便是打算将石宝、娄敏中全部留在南面,以先行打破赵宋的大军为第一要务,如今娄敏中自行请战,岂不是正中他的下怀!

    “敏中先生,既然你有此心,本王便成全与你!”李俊辰看了娄敏中一眼,不急不缓地说道。

    “多谢唐王……”娄敏中心中一喜,连忙高声谢道。

    “先别忙谢……”李俊辰笑容一敛,伸手阻住道,“你须知此次我大唐三面同时作战,而且党项、女真都是前所未有的强敌,是以尔等必须一分为二,一部随本王在南面迎战宋军,另一部则是随着杨志将军前往西线,迎战党项,同时防备西军的突袭,你可明白!”

    娄敏中闻言,不由得为之一滞,尽管他希望石宝、厉天闰等人留在一处,希望他们能一起亲眼见证贝应夔等叛逆被正法,可是他也知道,李俊辰说的话就是命令,根本就没有他不听的余地,如果他加以反驳的话,即便是李俊辰同意了,那么也将意味着他明教这一脉在大唐将彻底失势,从而泯灭于人群。

    “娄敏中遵命!”似娄敏中这等精明之人,又岂会让这等事情发生,几乎是不假任何思索,便是朝着李俊辰拜了下去,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

    李俊辰点了点头,便是将目光投向杨志,扬声叫道:“杨志将军,不知你可愿意效仿杨文广将军,去会一会那党项的铁鹞子?”

    “固所愿也!”杨志排众而出,“啪”地一声,朝李俊辰重重地一抱拳,大声地应道。

    “此去迎战党项,虽不敢说是九死一生,但也是艰险重重,杨将军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本王定竭力满足于你!”李俊辰点点头,开口喝道。

    “尽管我大唐对于异族骑兵有所对策,但党项军势大,铁鹞子更是天下少有的铁骑,单以末将所部恐难以为继,是以还请唐王调拨精兵强将!”杨志头也不抬,张口便来。

    “这是自然,既然杨将军提出这个要求,怕是胸中早有腹案,依本王看,与其本王指派几位将军给你,不如由你亲自指定几位将军,如何?”李俊辰面上带着淡淡地笑容,看着杨志道。

    岳飞、周侗等人闻言,无不是大惊失色,在他们看来,历来就只有上位者指派,哪有为将者点名要人,但杨志却似早就料到一般,面色不变斩钉截铁地喝道:“既如此,末将便斗胆请唐王将原本出自西军的几位将军拨与末将,再加上白钦将军等人,末将定然不会让党项人越过雷池一步!”

    “口气倒不小,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岳飞听在耳中,嘴里不自觉地便是嘟囔了一句。

    “姓岳的,你说什么!”虽然在幽州的这段日子,杨再兴与岳飞处的不错,而且两人也互相切磋印证武艺,有了一定的交情,但是当他听见岳飞说杨志不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指着岳飞的鼻子便骂。

    “我……”岳飞如今也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哪里会容别人这般骂他,正待要反唇相讥的时候,就听周侗厉声喝道,“够了,鹏举!你还不赶紧给老夫把嘴闭上!”

    “恩师……你……”岳飞不禁有些发懵,不知道周侗为何会有这般大的火气。

    “孽障,还不赶紧闭嘴!”周侗见岳飞还敢回嘴,不由气得须发皆张,狠狠地将脚一跺,便是打算上前教训岳飞,亏得在场的多为武将,刻意拦阻之下,终是没有让周侗得逞。

    “哼!看老夫回头怎么收拾你!”周侗没有做到自己想做的事,不由悻悻地骂了一句,旋即对着李俊辰、杨志等人抱拳道,“唐王、杨将军、各位将军,老夫教徒无状,冒犯了各位,老夫在这里代劣徒替众位陪个不是,还请众位莫要见怪!”

    “哈哈……周老先生这是说的什么话,”李俊辰仰天打了个哈哈,转而看向岳飞,“不知岳小兄弟,有没有兴趣随我唐军一同北上,去寻那女真人的晦气!”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