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小张良”贾居信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小张良”贾居信

    “嘿嘿……颜兄说的是谁,谁心里自是有数,”贝应夔阴阴地笑了笑,不怀好意地怀抱双臂,站在一旁扇着阴风,点着鬼火。

    “混蛋!”苟桓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一股怒气直冲天灵盖,他或许不敢和颜树德动手,毕竟不管怎么看,这颜树德的一只胳膊比他的大腿还要粗,可是他却绝对不惧贝应夔,口中怒吼一声,全部不管此地为何地,提拳照着贝应夔便打。

    虽然童贯一直便是面带笑容地看着下面众将的争吵,更是时不时地伸手抚摸他唇上的那一小撮心爱的胡须,但当他见到苟桓抡拳的那一刻,脸上立刻是晴转多云,狠狠地在桌案上一拍,厉声吼道:“放肆,你们可知道这是哪里,还有没有把本太尉放在眼中,来人啊!给本太尉把苟桓拖出去砍了!”

    立时便有如狼似虎的侍卫抢了进来,伸手按住苟桓便是朝外拖去,众将见了,无不是面色一变,纷纷跪倒在地,向童贯求情。

    童贯略带威严的目光在跪倒的众将身上扫过,但见包括贝应夔、颜树德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跪在那里,不由得冷冷地哼了一声,“怎么,你们还想违背本太尉的意思不成,本太尉……”

    “太尉大人何必如此动气,须知大军出征在即,如今斩将与临阵斩将何异,尽皆与军心、士气不利,依我看,还是让他带罪立功的为好!”就在童贯不依不饶,打算依旧处死苟桓之时,轻冷的声音却是自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众将听见这么个声音,心中都是不禁一颤,他们全然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隐在童贯身后,童贯听见这个声音,明显也是一愣,面上随即便是挂上了一丝惊喜的笑容,扭头朝旁看去,“贾先生?这么说,贾先生是想清楚了,打算出手助本太尉一臂之力了?”

    “太尉大人有命,贾某自是不敢不从!”略显瘦弱的身形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朝着童贯微微一拜,“只是贾某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太尉大人应允!”那份惫懒的笑容,苍白的面孔,正是那正一村之战后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小张良”贾居信。

    “哈哈……能得贾先生相助,本太尉自是如虎添翼,有什么要求,贾先生但说无妨!”童贯哈哈一笑,故作豪爽地说道。

    “既如此,贾某便向太尉大人讨个人情,就此饶过苟桓将军吧!”贾居信轻轻一笑,伸手一指苟桓,开口说了起来。

    “饶了苟桓吗?”童贯的目光在贾居信和苟桓身上来回扫视着,就像是要从他们身上看出什么有什么关联一般。

    苟桓比起贾居信这等文士来,定力自是要差了不少,在童贯那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目光下,下意识地微微后退了两步,若不是有侍卫抓着他的手臂,只怕他早就转身逃跑了。

    童贯的目光并没有持续上多久,便是收了回去,略作沉思一般地想了想,便是点头道:“罢了,便是饶过他了!”继而朝着侍卫一摆手,厉声喝道,“苟桓,今次看在贾先生的面上放过你这一遭,若是还有下次,定斩不饶!”

    苟桓死里逃生,不由心花怒放,猛地用力挣脱侍卫的束缚,就待要朝着童贯下拜时,就见童贯一伸手,“先别忙谢,虽然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来人啊,给本太尉拉下去重打五十军棍,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太尉,这……”贾居信听了,还待再劝时,就见童贯的目光扫了过来,“贾先生,军中自有军中的军法,若是犯了军规不加以处置,那么本太尉将如何继续带兵,是以还是莫要再说!”略带警告意味的眼神随着话语,在贾居信的身上掠过。

    贾居信心中微微一凛,亦是知道了童贯这是在警告自己,告诉自己莫要插手他的军务,若是插手的话,到时候的结果定然比苟桓还惨,领悟到这一节,贾居信微微一笑,朝着童贯一拱手,便是退到一旁,不再言语。

    童贯见贾居信这般识时务,心中也是颇为满意,不由一拍桌案,对着那几名侍卫吼道:“你们几个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本太尉拉下去行刑!”

    那几名侍卫不由吓了一跳,也不管苟桓是否挣扎,拖着他便是朝外走去,不多时便是响起了苟桓的惨叫声,听得在场众将心中无不是阵阵发颤。

    五十军棍不过是弹指一瞬间,很快便是过去了,苟桓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虽然他此刻疼得恨不能躺下来,但他更知道自己如果这么做了,只怕自己这条小命便真是交代了,咬着牙远远地朝着童贯跪了下来,“末将苟桓,写过太尉大人不杀之恩!”

    “嗯……”童贯点了点头,便是不去理他,自有苟英等人将他搀扶到一旁,童贯扫了一眼众将,转头看向贾居信,“贾先生,此次陛下严旨征讨燕云伪唐,在你看来,我胜捷军该当如何行事?”

    “伪唐吗?”贾居信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然的笑容,眼中闪过一缕仇恨的光芒,伸手抚着胸口,“太尉当知道,贾某前些年曾经败在了那群草寇的手中……”

    “搞了半天,原来也是一个败军之将啊……”众将哗然,窃窃私语声顿时此起彼伏,眼中满是轻视的光芒。

    “这些本太尉自是知晓,”童贯毫不在意地摆摆手,“一时的胜败算不得什么,只是从这一场败仗中,贾先生可有所悟?”

    “哈哈……所悟吗?”贾居信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身上顿时升腾起一股生人莫近的寒意,对着童贯冷冷地说道,“太尉大人,恕贾某直言,虽然太尉的胜捷军乃是天下间少有的惊蜕,但是比起伪唐来,怕还是有些差距……”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

    “信不信老子撕了你!”胜捷军的将领多数都有一些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味道,如今听贾居信说他们不如唐军,让他们如何能受得了,如果不是碍于童贯在场,只怕他们早就扑将上去,将贾居信撕成碎片。

    “哦……”童贯饶有意味地看了一眼贾居信,心有戚戚地点了点头,“本太尉也是知道那些反贼颇为了得……”

    “太尉……”众将勃然变色,脸上露出悲戚之色,朝着童贯叫嚷起来。

    童贯没有理睬他们,只是瞪了他们一眼,碍于童贯的淫威,他们只能是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虽然那些反贼有些本事,但本太尉相信,贾先生定然已有所腹案了吧!”童贯的脸上露出奸笑,眼眸最深处隐隐藏着一丝冰冷的杀意。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