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章 暂且饶过他吧

正文 第六百章 暂且饶过他吧

    “这是……”张伯奋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中满是惊骇的目光,“父亲大人,朝廷这是要做什么?难道陛下不知道,这样做即便打赢了唐军,也会被那些异族吃的点滴不剩的!”

    “有什么事,值得你这般大惊小怪的,让我也瞅瞅!”张仲熊颇为不满地瞪了一眼张伯奋,伸手自他手上抢过圣旨,一目扫过之下,立时哈哈大笑起来,“姓李的,你也有今天啊,那日你不是很嚣张嘛,待得大军到日,我看你还能不能嚣张得起来,哈哈哈………”

    张叔夜、张伯奋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张仲熊,他们心中很是明白张仲熊为何会这般失态,就听张叔夜幽幽地问道:“伯奋,依你看,我们该当如何是好?”

    “如何?我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啊……”张仲熊听了,抢在张伯奋前面开口喝道,“还能如何,当然是响应朝廷的征召,尽起兖州全部精锐,为陛下剿除这等乱臣贼子!”

    张叔夜没有说话,看了一眼张仲熊,便是将目光凝在了张伯奋的身上,张伯奋知道其父的意思,也是长叹一声,对着张叔夜抱拳道:“父亲大人,我知道你是在顾虑当日和那唐王李俊辰之间所定之约,可是自古忠义不能两全,我张家到底还是大宋的臣子,无论如何都应该挺身为陛下分忧……”

    “好,说得好!这才是我的大哥!”张仲熊听了,对着张伯奋竖起了大拇指,复而扭头看向张叔夜,“爹,大哥也是这个意思,你还在那里犹豫些什么呢,”张仲熊看了看张叔夜,见他满脸忧郁之色,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便是继续道,“爹,且不管我们父子是不是想要从姓李的手上扳回面子,单就韦扬隐将军来说,他这些年可以日夜苦练武艺,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沙场上打败唐军,如今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不能不为韦将军想想啊!”

    听得张仲熊提起韦扬隐,张叔夜父子的脸上顿时浮起了复杂的神色,他们自是知道自当日被换回之后,韦扬隐日夜苦练的事情,以期有朝一日可以一雪被擒之耻,张叔夜无奈地点了点头,眼中的光芒也是渐渐地坚定了起来,“我张叔夜到底还是宋臣,是以无论如何都当以陛下的旨意为重,伯奋、仲熊,你二人去找韦将军,然后尽起我兖州精锐,七日后开拔,前往汴梁!”

    “是,父亲大人!”张仲熊颇为兴奋地应了一句,转身就走。

    “爹,真的要这样吗?那些异族……”张伯奋眼中露出挣扎之色,显然他非常不愿意去参与这一战。

    张叔夜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窗边,“我张叔夜是宋臣,自当以圣上之命为先,至于那些异族,我即便是拼了性命不要,也决计不会让他们有一只脚可以踏进中原的土地!”

    “孩儿自当誓死追随父亲大人!”张伯奋听了,眼中终是闪过了一丝坚定,对着张叔夜郑重地说道。

    泰安州,自古以来一直便是历代帝王举行封禅大典和祭祀泰山神的地方,其中的岱庙不管是在后世还是这个时代,都是非常有名的存在,在原本的轨迹中,更是发生过高俅设计梁山,燕青打死“擎天柱”任原的事情。

    如今泰安州的知州,乃是征讨田虎时的主帅高封,做为高家人,他是在清楚不过自己高家和大唐之间的仇怨了,林冲、杨志、关胜……不知道有多少朝廷将官,因为他们高家,从而不得不转投到大唐到麾下,为了能让高家延续下去,为了能让高家高侯万代,是以注定了高封会使出全力支持赵佶。

    在送走了前来宣旨的太监之后,高封立时便是召集了麾下所有的将领,将朝廷的旨意细细地说了一遍后,便是慷慨激昂地喝道:“本官自从入仕以来,便是决意要与大宋共存亡,但有任何乱臣贼子,本官都责无旁贷地要为大宋剿除,既然陛下颁下了圣旨,那本官自当遵从,各位将军回营后当速速整顿兵马,大军明日一早便是开拔,朝汴梁出发!”

    “高大人言之有理!”做为征讨田虎一战中,反戈一击的有功之臣,再加上高封觉得自己手上没有可用之人,便是央求高俅,将宋江以及其手下诸如穆弘、刘唐等人全部要了过来,如今自己的主子定了调调,以心腹自居的宋江自是第一个站出来力挺,“似那等乱臣贼子,当人人诛之而后快,大人且放宽心,宋江这便带人去整顿兵马,绝不会误了大人的时辰!”

    高封对于宋江的表态非常满意,心中暗道:“果然是一个识大体,懂进退的人物!”正待要开口嘉勉几句时,就听见一个如同破锣一般的笑声响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反贼,竟然也想着要学人去点兵,莫不是真欺我泰安州军中无人不成!”

    “TND,又是你这个贼厮鸟!”宋江麾下众人听了,无不是面色大变,其中又以刘唐、穆弘的脾气最为暴躁,当下便是跳了出来,指着说话那人骂了起来,“东方哮,你这厮除了吃喝嫖赌,还有什么本事,也敢看不起我家大人!”

    “什么本事?嘿嘿……”东方哮粗黑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笨重的身体竟然如同猿猴一般敏捷,猛地朝前一窜,蒲扇大的手掌朝前一探,口中大喝一声,竟然整个将刘唐举了起来。

    “什么本事?这便是某家的本事!”东方哮抬头看了看尚在挣扎的刘唐,厉声吼道。

    “你TND除了偷袭,还有什么本事,有能耐你放老子下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刘唐身子被制,但一张嘴兀自不饶人,仍在那里说了不停。

    “嘿嘿……某倒要看看你这个贼厮鸟除了这张嘴,还有什么本事!”双臂使力间,便要将刘唐朝着地上摔去。

    “东方将军,快快住手,快快住手!”宋江的一张黑脸立时吓得煞白,要知道他的手下本就没有几个可用之人,在董平、真祥麟等人没有继续跟随他,被蔡攸、童贯等人要走的情况下,刘唐是非常难得的战斗力,是以连忙出声劝阻。

    “哦?”东方哮饶有兴趣地看了宋江一眼,“某为何要住手?你这黑厮凭什么让某听你的!”

    “扑通”,宋江急了,立时跪倒在高封的面前,声泪俱下地嘶吼道:“大人,还请你劝劝东方将军吧,这刘唐虽然鲁莽,但却恨伪唐入骨,若能饶得他一命,定然能多杀几个伪唐之人以报大人!”

    “这样的话,倒是可以!”高封装模作样地想了想,便是对着东方哮喝道,“好了,我的铁方梁大将军,就暂且饶过他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