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党项的朝会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党项的朝会

    虽然党项人的朝会比不上赵宋朝廷的那般排场,但是论起勤政来,李乾顺不知道要甩出赵佶父子多少条街来,非但正常的朝会是三天一次,而且还会时不时地召集手下众臣议事。

    李乾顺虽然是党项历史上少有的英明君主,但是做事的方式方法,却是如同李元昊一般简单直接,每每上朝之日,几乎从来不等那些太监唱完,便是直接进入了正题,让那些太监颇有一种多余的感觉。

    “众位卿家,这转眼又到了朝会的日子,都有些什么事,大家都别藏着掖着,拿出来好生议上一议!”李乾顺面上带着他惯有的笑容,对着众多臣子开口说道。

    那些臣子每次听见李乾顺这样一番话,都是忍不住嘴角要抽搐上几下,毕竟这话听起来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个帝王所说,时任御史中丞的芭里祖仁可不管李乾顺说了些什么,第一个站了出来,朝着李乾顺行礼道:“启奏陛下,臣有事上奏!”

    “芭里祖仁?你有什么事,快些说来!”李乾顺见是芭里祖仁,面色下意识地一黑,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

    “启奏陛下,大宋已于两日前派来使臣,中书侍郎王铎,现正在殿外候召,不知陛下是否要宣王铎上殿觐见?”芭里祖仁只做没有看见,自顾自地禀报。

    “哦?大宋派使臣来了?”李乾顺眉头一挑,“你可知他是为何事而来?”

    “这个……臣不知……”芭里祖仁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低头轻声道。

    “哼!”李乾顺哼了一声,将目光在其他的臣子身上一一扫过,“你们呢,你们可知道那王铎所来,是为了何事?”

    众臣面面相觑,却无一人站出来应声,李乾顺见了,双眉一蹙,就待要喝骂时,就听见一个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微臣知道这王铎是为了何事而来!”

    “放肆!”不等李乾顺发声,就听得任得敬喝骂起来,“好大的胆子,你就陛下的朝会是什么,竟然……竟然……”原本还想拍拍李乾顺的马屁,可是当他看清来人的相貌时,到的嘴边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脖子一缩,便是退进官员队伍中去了。

    其余官员见了他这般模样,面上尽皆露出鄙夷之色,毕竟在这些党项人的心中,最为看重的还是那些敢说敢做的汉子,似任得敬这等做派,是他们无论如何都看不起的。

    李乾顺可不会去管他们怎么样,两只金鱼眼死死地盯着走进来的那人,厉声喝道:“张宗祥,你可是说你知道那王铎的来意?你当知道欺君的话,是犯了什么罪吧!”

    “陛下言重了,臣自然不敢有所欺君,”张宗祥面上带着笑,右手抚胸,对着李乾顺行了一礼,“那王铎此来,乃是为了联合我党项,共同出兵燕云……”

    “胡说八道,他大宋与我党项是什么关系,如何会来找我党项一同出兵,真是无稽之谈!”

    “张宗祥,你休得在陛下面前胡言乱语,我党项与那大宋只有无尽的仇恨,如何……”张宗祥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那些臣子的声音给淹没了。

    “好了,都给朕闭嘴!”李乾顺大手一摆,那些臣子立时全部闭上了嘴巴,“张宗祥到底也是我党项的功臣之后,定然不会欺瞒于朕,来人啊,宣王铎觐见!”

    “宣大宋使臣王铎觐见!”太监独有的声音在殿外响起的那一刻,所有大臣的眼光也是集中到了殿门的位置。

    不多时,就见王铎大袖飘飘,随着引路太监走上殿来,脸上满是谄笑地照着李乾顺一拜,“大宋中书侍郎见过党项国主,愿国主大展宏图,鹏程万里!”

    “哼!”李乾顺哼了一声,斜着眼睛瞥了一眼王铎,冷冷地喝道,“下面所立者便是那大宋使臣王铎?今次前来所为何事?朕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党项和你大宋之间除了战争似乎便没有别的往来了吧!”

    李乾顺的话说的直白,顿时引得朝堂上一片轰然大笑,众多大臣纷纷对着王铎指指点点,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王铎尴尬地笑了笑,面上谄媚的笑容愈发地浓郁了起来,对着李乾顺毕恭毕敬地下拜道:“国主说的是,正是因为如此,皇上才派臣下来此,以图能够缓解两国之间的关系!”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份厚厚的礼单,“此乃臣下此次临来时,皇上再三嘱咐臣下带来的礼物,还请国主过目!”

    自有太监接了过去,呈给了李乾顺,李乾顺打开一看,立时便是笑了出来,“看来你们那个皇上还是挺有和解的诚意,居然给朕送来这么写东西,”看了好半晌方才合起礼单,脸上挂着看“肥羊”一般的神情,“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更何况还是带来如许礼物,你们那位皇上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吧!”

    “国主英明!”王铎的脸上带着谄笑,朝着李乾顺竖起了大拇指,“皇上的意思,是想请国主派出大军,与我大宋军马一同会猎于燕云之地!”

    众臣闻言,无不是面露惊奇之色,看向张宗祥的眼神中也是渐渐地有了敬畏之色,哪知张宗祥却是恶狠狠地瞪着王铎,戟指厉声喝道:“真是好笑,你们宋军自己拿不下燕云之地,便想着要我党项的儿郎去为你们卖命不成!”待骂了几句,便是转向李乾顺,大声地叫道,“陛下,我党项万万不可遂了他宋人的意,让我党项的儿郎们去为他宋人卖命!”

    “是啊,陛下!”嵬名令堂虽然与张宗祥不和,但是他更恨宋人,当即出言力挺道,“张大人所言不差,决计不可遂了宋人的意思!”

    “是啊,陛下,咱们党项人只能为党项人流血,绝不能为宋人流血啊!”芭里祖人也是出言附和。

    “臣请陛下先杀这王铎,在发兵清涧城,让这些宋人知道,我党项儿郎的厉害!”

    殿上群声滔滔,满是要诛杀王铎之言,李乾顺满意地笑了笑,对着王铎说道:“王侍郎,朕的臣子都要朕宰了你,然后和你们大宋开兵见仗,你以为如何啊?”

    王铎不由吓得魂飞魄散,一屁股跌坐了下来,磕头如同搞蒜一般,“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都……都是……”

    就在王铎不住地磕头时,就见张宗祥又是上前两步,对着李乾顺说道:“陛下,似王铎这等货色,我党项杀之如杀一条狗,依微臣愚见,不如放他回去,让他带句话告诉那宋皇,要我党项出兵也可以,但是除了我党项人打下的地盘归我党项人外,还需要将清涧城方圆千里之地全部割让给我党项!”

    “好,说的好!”李乾顺听了,不由大悦,转而看向王铎,“你也听见了,除了我党项打下的城池外,还需将那清涧城方圆千里之地交与我党项!”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