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折府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折府

    “TND,哪个混蛋敢这么叫洒家(老子)!”乍闻喊声,鲁智深和纪安邦同时大叫了起来,两个人四只斗大的眼睛狠狠地朝着声音的来处瞪去,分明有一副要将那人生吞活剥的架势。

    “折小子,你怎地会在这里?”纪安邦不由得立时傻了眼,要知道他还在西军时就与折家人最不对付,可和尚就没那么多讲究,一拍自己的光头,换上一副笑嘻嘻的面容,张开双臂朝着那人奔了过去。

    那人见了和尚的动作,也是张开双臂,笑哈哈的跑了过来,狠狠地与和尚撞了一下,便是抱在了一起。

    李俊辰远远地见了,虽然知道这是和尚见了熟人之后的欣喜,但心中还是不禁冷汗直流,毕竟这两个大老爷们,尤其其中一个还是光头大和尚,光天化日之下紧紧地抱在一起,这场景实在是让人浮想联翩了。

    “咳咳……”李俊辰轻轻地咳嗽两声,缓步走到和尚的身边,开口说道,“大哥,这位却是何人,可否给小弟引见一下?”

    “哎,瞧我这脑子,见着熟人便是给忘了,”和尚用力地一拍自己的光头,指着那人说道,“兄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小子便是那西军中坚力量折家的后起之秀折彦质,当年洒家还在西军的时候,他还是少年郎,想不到那么些年没见,他也是……”和尚说着说着,脸上也是平添了一副没落的神色。

    “说什么呢和尚,我可不像你,杀了一个恶霸而已,就跑去当和尚,你瞧我这样的事也没少干,不是一样在西军混的好好的!”折彦质不满地捶了和尚一拳,看了李俊辰一眼说道,“这位是何人?怎地让折某有些眼熟的感觉?”

    “眼熟吗?”和尚故作高深地咳嗽了两声,不着痕迹地朝俊辰挤挤眼,便是指着俊辰说道:“这位便是我的结拜兄弟李俊辰!”

    “李俊辰,李俊辰……”折彦质的口中念了两遍俊辰的名字,又抬头看了看俊辰的面孔,不禁慢慢皱起了眉头,“我怎么总觉得在哪里听见过这个名字,又好似在哪里见过你?”

    “天下同名同姓者何其之多,折兄听过在下的名字也不奇怪,至于长相嘛……”俊辰微微笑了笑,伸手指着自己的脸孔说道,“在下这张脸总不至于随处可见吧!”

    “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折彦质听了,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随即摆了摆手,“不管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个大老爷们擅长的,鲁大本事、纪大棒槌、杜老大,还有李兄,你们还是先随我进城再说!”

    “臭小子,你再叫我纪大棒槌,老子就和你翻脸了!”纪安邦满脸悲愤地大吼一声,但是这众人的笑声中,他的吼声却是显然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

    按着李俊辰原本的打算,是进的清涧城后,随意找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住下,待和李助汇合后,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去面见种师道和种师中。

    可不想阴差阳错之下,竟然遇见了折彦质,在折彦质的力邀之下,李俊辰念及住在折府,当是可以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便是在半推半就之下,随着折彦质来到了折府。

    “我说彦质兄弟,当年我还在那会,你家就是这样,如今过去那么些年,怎地还是如此,你老子好歹也是折家军的军主,你怎地也不和他说说,把你家这府邸好生修缮一下!”和尚的屁股才刚刚挨着椅子,就听得那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立时便是对着折彦质发起了牢骚。

    折彦质的面上顿时露出了尴尬的神色,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又悻悻地闭上了嘴,“好了大哥,折将军能请咱们来家中居住,足见折将军的诚心,你又何必再去挑剔这些,更何况折将军的府上总比那些客栈要好上许多吧!”

    “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咯,我只是和彦质兄弟开个玩笑,你说是也不是,彦质兄弟!”和尚嘴中嘟囔了两句,眯起眼睛瞪了折彦质一眼,彷佛在说你小子要是敢在我兄弟面前胡说八道,洒家绝不饶你。

    “唉!”折彦质苦笑着长叹一声,“哪里是我不想好生修缮一下府邸,实在是我折家拿不出修缮的银两来啊!”

    “怎么可能!”莫说是李俊辰、鲁智深、杜壆几人,就是才离开西军不久的纪安邦,脸上也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洒家知道你小子原本有兄弟六个,可如今这折家就剩你这一根独苗了,你老子还这般吝啬,难不成他还想把银两全部带进棺材里去不成?”

    “带进棺材?那也要有银两能带进去才成,似我折家如今这般,只怕到我老爹殡天的那一天,能不裹张草席随便埋了,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折彦质说着说着,眼眶也是不禁慢慢红了起来。

    “老子不信!”所有人都震惊了,纪安邦更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两步窜到折彦质的跟前,厉声吼叫起来,“这西北乃是应对党项的最前线,不是一向军饷、军械优先保障的吗?而且以你老子如今的俸禄,想要修缮了府邸,不是应该搓搓有余的吗?怎地会没有银子,那他的银子都去了哪里?”

    虽然纪安邦因为赵楷的原因加入了唐军,但是在他的心中还是时不时地念起西军,念起折彦质的父亲折可求,如今当他听折彦质说没有钱修缮府邸时,甚至于连口棺材都买不起时,顿时急了起来,毕竟在他看来,似折可求这等身份的将领,怎会穷到这般地步。

    “放开我,放开我!”折彦质虽然也是沙场上的一员猛将,但是比起暴怒中的纪安邦,仍是有所不如,用力地挣了两下发觉挣不脱时,便是放声大叫了起来。

    “纪将军,还是先将手松开吧,若是这般抓着的话,只怕折将军也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了!”李俊辰站起身来,伸手搭在纪安邦的大手上,轻轻地说道。

    “哼!”见是俊辰开口替折彦质说话,纪安邦不由得冷冷地哼了一声,终是将手一甩,松开了折彦质,但终因纪安邦的力量过大,使得他“蹬蹬蹬”地连退了好几步,亏得和尚眼疾手快,在其背后扶了一把,这才让折彦质免于摔倒在地。

    和尚本待要发作,可是当他看见俊辰的眼色后,狠狠地一甩自己的泡袖,在折彦质的肩上拍了拍,“兄弟,这里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你只管说便是!”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