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去向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去向

    面对卢俊义的绝招,岳飞耗尽了身上所有的气力,在林冲的帮助下,方才艰难地挡住了这一招,此刻早已是精疲力竭,全靠拄着沥泉枪,才没有使自己栽倒下来。

    看着朝自己飞来的两只枪头,岳飞的面上惨然一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想不到岳鹏举尚未功成名就,就这般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这里,真是造化弄人!”

    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等好久却始终没有等来那钻心的剧痛,反而等来了连续两声“叮”的脆响,岳飞茫然地睁开双眼,就看见两只残破的枪头旁边,正静静地躺着一支羽箭。

    岳飞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被人救了,只是这个时候他并不知道是谁救了他,只是本能地低着头红着脸,拖着沥泉枪走到周侗的跟前,双膝一软,跪了下来,轻轻地说道:“恩师,鹏举知道错了,多谢恩师救命之恩,还请恩师责罚!”说着,重重地一个响头磕了下去,再也不愿抬起头来。

    看着自己的爱徒跪在自己的身前,周侗的心中哪怕再是恨,再是生气,此刻也是恨不起来气不起来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搀着岳飞的胳膊,颇为语重心长地说道:“起来吧,鹏举,你这脾气真的该好好改改了,今日是和几位师兄过招,出手间还会留有几分余地,若是他日沙场对敌,便是不会再有这等事了,你要切记啊!”

    岳飞红着脸,一句话也是说不出来,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周侗见他点头,心下略安,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指着史文恭说道:“去吧,好生谢谢你的二师兄,没有他的话,只怕此刻你已然去了枉死城报道!”

    岳飞心中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是周侗救下了自己,可不想救他的却是适才险些伤在他枪下的史文恭,眼神中顿时露出挣扎之色,好半晌方才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走到史文恭的身前,躬身行礼道:“多谢二师兄救命之恩,小弟先前无礼冒犯,还请二师兄海量包涵!”说着,却是伸手一撩下摆,朝着史文恭跪了下去。

    虽然说史文恭对自己险些伤在岳飞枪下一事仍有些难以释怀,但是当他看见岳飞遇险的那一瞬,心中那份对小师弟的关爱立时涌了上来,几乎是不假任何的思索,抢过雷炯的弓箭就是一箭,将岳飞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如今见得岳飞欲要下跪,连忙伸手扶住了他,抚着他的手背说道:“小师弟,你我艺出同门,何需如此!”

    “哈哈……文恭师弟说得好,我们本就是同门师兄弟,本就当相互扶持,岂能行同室操戈之事,”林冲笑着走了过来,伸手在岳飞的肩上拍了拍,“小师弟,你日后当记得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若非自己亲眼所见,绝不可轻易下得定论,今日若不是遇上我们三人都在幽州,而是换成我大哥鲁达亦或是其他脾气暴躁的将军,此刻只怕已然是不死不休了吧!”

    岳飞默默地点了点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毕恭毕敬地对着林冲一拜,“多谢二师兄提点,鹏举受教了!”

    “那就好,那就好……”卢俊义哈哈一笑,随手将手中残碎的枪杆抛下,对着周侗、岳飞等人说道:“恩师、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随我等入城叙话吧!”

    周侗点了点头,抬脚便是朝着城中走去,一旁的王贵、张显不由得看傻了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进城了?莫不是说这架算是白打了?”

    “走吧!”汤怀重重地叹息一声,狠狠地剜了张显一眼,“以后多用点脑子行不行,别整日里就知道喊打喊杀的,今日若不是咱们几个运气好,只怕全部都要把命留下!”

    到了这会,张显哪里还敢说话,下意识地一缩脖子,躲在了王贵的身后,只露出两只眼睛,在打探着周围的情况。

    张显的这些小动作,哪里能瞒得住周围的这些高手,众人见了无不是哈哈大笑起来,周侗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待得笑过了,周侗的脸上露出一丝愠色,对着林冲、卢俊义说道:“虽然说李俊辰如今贵为唐王,但他终究还是知机子的弟子,即便是知机子,见了老夫也是颇为客气,怎地到了他这里,却是连面都不露了吗?”

    林冲等人闻言,下意识地朝着西南方看了一眼,眼中满是忧虑之色,周侗到底是老江湖了,微微一瞥,便知其中有事,立时停下了脚步,对着林冲喝道:“冲儿,你平素从不撒谎,边由你来告诉老夫,可是那李俊辰出了什么事吗?”

    林冲不由得犯难了,依着唐军的军纪,任何人都不得向外人泄露唐军将领的动向和行踪,违者军法从事,可是周侗却是林冲的授业恩师,古语有云:“师命不可违!”两厢犯难之下,只能是将目光投向了卢俊义等人,希望他们能替自己解围。

    可是林冲能想到的,卢俊义等人自然也能想到,见到林冲的目光看来时,一个个地都是将目光转向他处,让林冲顿时哭笑不得。

    “不就是去了西军那里,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岳飞见了几人的这般模样,口中不由得嘟囔了起来。

    “鹏举,你刚才说什么?”周侗虽老,但耳朵却异常灵敏,不由得转过头去看着岳飞,“大声点说出来,不要像个小脚娘们一般,跟个蚊子叫一般。”

    “不就是去了西军那里,这有什么不可以说得……”岳飞闻言,大声地说了起来,只是不等他说完,林冲便是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卢俊义、史文恭、孙安几人也是有意无意地占住了要紧的位置,以防岳飞、王贵等人脱逃。

    “小师弟,你是怎么的,是谁告诉你的?”林冲慢慢放开手,双眼死死地盯着岳飞的双眼,开口沉声问道。

    “没有人告诉我!”岳飞缓缓地摇了摇头,看着林冲等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复又伸手指了指林冲几人,“要说有的话,那也只能是你们几个了!”

    “我们几个?”林冲等人骇然,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我等何时告诉过你?”

    “你们却然没有告诉过我!”岳飞悠悠地叹了口气,也是做出一个回望西南的动作来,“但是适才恩师问你时,你们却是目望西南,脸上带有忧色,我相信整个大唐,除了唐王李俊辰外,当不会有人让你们如此忧心吧!而且西南方向除了西军便是党项,以李俊辰对异族的仇恨,自是不会去那党项,那只能有一个去处,那就是西军!”

    林冲等人被岳飞的一番话震得久久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见林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周侗说道:“恩师,小师弟之才百倍于我,我林冲说不得定要将他留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