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见过师父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见过师父

    “TND,八十老娘倒绷孩儿,你个孙子莫不是忘了先前是谁收拾的你,既然你忘了,就让老子再来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好好长点记性!”雷炯也是一个火爆脾气,腰刀霍霍,照着汤怀就砍。

    “ND,雷炯你抢老子的生意!”张勇嘴里嘟囔了一句,斜着眼看了看满脸青紫的张显,“算老子倒霉,讲究着收拾你吧!”

    “还不知道是谁收拾谁呢!”张显没有好气地回了起来,恶狠狠地扑了上来。

    六个人分成三对,枪来剑往,拳脚相加地斗了起来,岳飞虽然年纪较孙安要小,但却是天生神力,加之一身武艺已然得了周侗的真传,尽管在对敌经验上还略显不足,可是显然显出高人一等的身手,沥泉枪微抖微颤间,往往刺向的都是孙安意想不到的所在。

    岳飞虽强,可孙安也不是什么庸手,在江湖上人称“屠龙手”的他,本就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武将之一,在雌雄子母剑上的造诣尚在其师兄邓宗弼之上,在大唐和李俊辰、卢俊义、史文恭、林冲这些同为这个最顶尖高手的较艺中,让他的武艺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尽管雌雄子母剑短于岳飞的沥泉枪,可是两道上下盘旋的紫色剑光,非但将岳飞的攻势全部拦了下来,而且还时不时地反击几次,让岳飞也是非常头疼。

    二人以枪对剑,以快打快,转瞬之间就是斗了三十多招,全然还是一副难分高下的样子。

    他二人难分高下,却不代表其余两对也是一个如此,不管是张显,还是汤怀,在张勇、雷炯二人的手下,都是渐渐开始左支右绌,颇有些招架不住之感,若不是张勇头上受伤,又或是雷炯想要生擒汤怀的话,只怕争斗早已结束。

    张显的脑子有些一根筋,到了这会除了吼叫连连外,已经是想不出一点办法,而汤怀则到底比他聪明些,瞅着雷炯几次三番没有下杀手,心中多少有些猜到雷炯的打算,可是知道归知道,他却没有办法脱身,是以只能暗暗心急。

    “蠢材,两个蠢材,枉老朽教了你们那么久,居然连这么两个小子都对付不了!”就在汤怀苦思该当如何脱困之时,就听得一声颇为苍老的暴喝声传入他耳中,汤怀闻声不觉一愣,手脚亦是为之一缓,险些为雷炯一刀所伤,总算雷炯打得是生擒的主意,在刀锋临体的那一刻,改劈为拍,用刀面将汤怀拍翻在地。

    眼瞅着汤怀因为自己的原因被拍翻在地,周侗的老脸难得一红,随即便是将胡子吹得老高,怒声喝骂道:“老朽教了你那么久,就是这么教你让人拍翻在地的吗?平日里叫你们好生练武,却一个个只是不听,如今真到与人放对,却叫人这般羞辱……”

    周侗喋喋不休地骂着,殊不知汤怀的心中也是郁闷无比,“小爷虽然差了些,不是这厮的对手,可好歹还能再应付个几十招,如果不是你嚷嚷这么一嗓子,小爷至于被……”

    许是一路的奔波,让周侗已然非常疲劳,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使得他并没有骂上多久,便是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扭头看了一眼身旁于跃跃欲试的王贵,不由得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王贵,汤小子不顶用,你给老朽上去,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用刀的小子!”

    这个时候的王贵,还远不是后来独领一军养尊处优之后的王贵,在他的心里想得最多的还是如何用手中的大刀去多砍几颗人头,听得周侗所言,王贵立时乐得找不到北,也不待回应一声周侗,便是下马奔到雷炯面前,双脚猛然用力一蹬,将大刀整个抡圆,狠狠地一刀劈下,“呔!你王贵爷爷在此,还不赶紧送上人头!”

    “这年头,说大话的小子怎么越来越多!”雷炯心中暗暗吐槽一句,但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慢,立时持刀迎了上去,而且唯恐王贵力量太大,是以一改先前单手握刀,改用双手握住刀把。

    尽管雷炯心中早有准备,但王贵这一刀的力量还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哐”的一声响,雷炯双臂巨震,一股极强的劲力自王贵的大刀上传来,若不是他生性坚韧,只怕这一刀之下,他的腰刀便是要脱手飞出。

    “咦!你这厮还是有几把刷子啊,竟然能接下你王爷这一刀!”王贵颇为惊奇地看着雷炯,似乎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

    雷炯没有说话,却是趁着这个当口暗暗地松了松手,以活动自己略显麻痹的手掌,周侗到底是个老江湖,对于这些道道这是知道的非常清楚,本有心提醒,但只是张了张嘴,便苦笑着摇起头来。

    原本能坐上岳家军二当家位置的王贵,自然不是什么傻子,见雷炯不搭话,稍一琢磨便是其意,一张红脸红得几欲滴血,用力地一握手中的刀柄,恶狠狠地吼道:“无耻小人,吃你王爷爷一刀!”大刀自度抡圆,照着雷炯劈来。

    雷炯吃过一次亏,自然不会再犯第二次错,当下侧身避开,使出一套林冲所授,最适合缠斗的刀法,和王贵缠斗在了一起。

    王贵所长的乃是大开大合的打法,似雷炯这等缠斗乃是他最为不屑的,如今见雷炯使出这等手段,不由惹得怒吼连连,恨不能一刀砍死眼前这个可恶的汉子。

    “TND,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但跑来幽州闹事,莫不是赵宋派来的什么探子,来来来,和你酆泰爷爷好生过几招……哎哟……”几人鏖斗正酣,却是从城中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马当先的酆泰才一照面,便是嚷嚷了起来,只是没等他嚷上几句,脑袋上便是吃了一记锅贴,“姓史的,你打老子做甚!”

    史文恭没有理他,只是直愣愣地看着对面的那个老人,酆泰不禁大怒,以为史文恭故意削他面子,正待要翻脸时,就听得林冲苦笑一声,径直翻身下马,朝着周侗走了过去。

    莫说是林冲,就是史文恭也莫不是如此,酆泰不由得愣住了,颇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林元帅和那姓史的怎么走过去了?那不是咱们的对手吗?”

    “就你多事!”杜壆在西军之日,倒是曾经见过周侗,不由得狠狠地瞪了一眼酆泰,“你再多事,便给我回去守城,以后只叫卫鹤兄弟陪我出来!”

    酆泰对杜壆那是怕到了骨子里,立时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只看林冲、史文恭二人的动作。

    林冲、史文恭二人走到周侗跟前,便是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倒下去,“徒儿林冲(史文恭),见过师父!”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