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神将出场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神将出场

    这头目听见这个声音,就像是听见九天仙音一般,头也不回地大吼一声,“吴璘老大救我,这里有个砸场子的牛鼻子……”

    “嘿嘿!我管你是谁,想要在老道手上救人,怕是周侗来了也没用!”李助冷笑两声,依旧是一拳捣去,在打在这头目的小腹之上,直让他觉得整个小腹像是拧在了一起,又似有着无数把小刀在腹中乱砍乱割,疼得他头上直冒虚汗,双臂抱着小腹,在那里大吐苦水。

    “TND,在爷爷的面前还敢打爷爷的人,真以为爷爷不敢杀人不成,死牛鼻子,给爷爷去死吧!”吴璘见李助在自己面前还敢伤人,不由气得三尸身暴跳,也顾不上收敛马速,狠狠地朝着李助撞了上去。

    “好家伙,你这是想撞死老道吗?那就瞧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虽然李助将那些士卒打翻在地,但到底没下死手,如今见吴璘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地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心头也是恼怒起来,双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杀气,背后的金剑一声轻吟,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打算给吴璘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李助不认识吴璘,但是赵楷认识,非但认识,他还知道这吴璘乃是西军的后起之秀,甚得种师中看重,自己此来乃是有求于种师中,有求于西军,若是让李助伤了吴璘,只怕两家是立时结下死仇,是以他全然不顾自身安危,上前几步伸手挡在了李助面前。

    李助也好,吴璘也好,都是被赵楷这个动作搅得一愣,吴璘眼瞅着冲出一个陌生人来,连忙是双臂使劲地拉住缰绳,战马吃疼之下,立时直立而起,亏得吴璘骑术高超,方才没有摔下马去,而后更是好一阵安抚,方才抚慰得战马平静下来,“你这厮,莫不也是不向活了,适才本将若是慢了一步,你便会死在本将军的马蹄之下,还不赶紧给本将军闪开!”

    “哼!好大的口气,老道说不得今天要好好讨教讨教!”李助满脸愠色,伸手便去拨赵楷,“你且退到边上,看老道怎么收拾他!”

    “吴将军,你真的不认识本……在下了吗?”哪知赵楷非但没有让开,反而踏前一步,走到战马跟前,抬头看着吴璘。

    吴璘闻言,不禁诧异起来,将目光在赵楷加上扫过,越看越是觉得赵楷的面相熟悉,忽地狠狠一拍自己的额头,飞快地从马上跳了下来,伸手抓着赵楷的手臂,“三王子,你怎地来这里了?你怎地弄成这般模样了?”

    “……一言难尽,吴将军,这三王子……”赵楷苦笑两声,开口说了没有两句,便是被吴璘粗暴地打断,“你们这群狗眼看人的东西,你们知道这是谁吗?是咱们大宋的三王子赵楷殿下,你们收钱竟然收到他头上了,莫不是都想死了不成!”

    那些在地上呻吟不止的士卒听了,心中都是哀嚎起来,知道今日这顿打是白挨了,吴璘骂过他们,面上却是浮起一丝笑容,对着赵楷抱拳道:“三王子,这些人都是战场上的粗人,并不是存心冒犯,还请三王子见谅!”

    “唉……吴将军言重了!”赵楷叹息一声,却是摇了摇头,“吴将军……”

    “那便好……那便好!”吴璘见赵楷不在见怪,面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伸手便是拉起赵楷的手臂,“来来来,我们进城再说!”不等赵楷说话,便是用力地拽着赵楷朝城中走。

    赵楷面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扭头朝李助看了一眼,就见李助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

    李助、赵楷被吴璘带进清涧城的时候,远在燕云之地的幽州,也是迎来了一些李俊辰远没有想到的客人。

    论起天下间哪个势力的城门守卒最有军纪的话,那绝对是燕云之地的唐军,由于李俊辰在后世本就是军队出身,来到这个时代以后,本着自己是穿越者的这一特殊身份,直接便是将后世的军纪照搬了过来。

    在强有力的军纪约束下,再加上许贯忠、宗泽、时文彬等人的努力下,很快便是使得燕云之地的有序起来,而自中原来往燕云之地的百姓也是日趋增多。

    “鹏举啊,随为师这一路北上而来,可有什么心得?”须发皆白的老人面露慈祥之色,看着身边的年轻人。

    “这燕云大地上,到处中原来此的百姓,虽然徒儿不知他们之前是做什么的,但就如今来水,他们脸上满是发自心底的笑容,看来这李俊辰在治理燕云上,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岳飞低头略微想了想,开口说道。

    “哦?那这么说来,你对这唐王李俊辰的观感比昔日更加的好了?”老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皎洁的笑容,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

    “不错,李俊辰收复燕云,救我大宋百姓于域外,此功足以彪炳千古,”岳飞轻轻地点了点头,就在老人的脸上笑意越来越浓之际,就听年轻人话头一转,满脸严肃地继续说道,“但不管他做出何等成绩,总改不了他割据一方,分裂疆土的事实,若是鹏举今生有幸从军,定要生擒李俊辰于域外!”

    “你……”老头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颇为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地脑子这么不会转弯呢!”看着岳飞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老者也是颇为无奈。

    “嘀哒嘀哒……”就在老者低头思索该当如何和自己这个弟子说话时,远远地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上亦是坐着一个年轻人,老远便是在那里摆手招呼,“鹏举,鹏举大哥!”

    岳飞听见有人喊他,照着声音来处看去,不由对着老者笑道:“恩师,却是王贵兄弟!”

    “不错,是王贵!”对于自己的这几个弟子,老者甚至不需要他们靠近,只要远远地听见,就知道他们谁是谁了。

    “王贵兄弟,你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张显、汤怀他俩呢?”岳飞朝着王贵的身后张了张,不由得奇怪地问道。

    “吁……”王贵勒住了战马,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待得气息略平,方才开口说了起来,只是这第一句话,便是让岳飞双眉倒竖起来,“鹏举哥,大事不好,张显、汤怀他们俩个都叫唐军给逮起来了!”

    “什么!”这时候的岳飞显然还没有达到十余年后,喜怒不形于色的境内,听得自己的好兄弟被抓,不由得勃然大怒,狠狠地瞪了王贵一眼,厉声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