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 玄真子的谋划

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 玄真子的谋划

    “无量天尊!”一声中气十足的道号自屏风后响起,众奸臣询声看去,就见一满头白发但却面色红润的老道士从后面走了出来,对着满屋的奸臣打了个稽首,“化外之人玄真子,见过各位大人!”

    “玄真子?”虽然李邦彦知道赵佶是个不折不扣的道教徒,而且朝中很多官员也是道教徒,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这些身穿道袍的道士,每每都喜欢叫他们牛鼻子,为此也不知被赵佶教训过多少次了,但每次都是出门就忘,如今见到玄真子打扮,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也不管现在是在何处,厉声喝骂了起来,“混账东西,你算事什么东西,难道没看见在座的都是当朝重臣,我等谈话叙事,哪里是你这等人可以听得,还不赶紧退下!”

    “大胆!”

    “放肆!”虽然蔡攸、蔡绦二人平日里也看不惯蔡京过分宠信玄真子,但到了这会,二人还是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李邦彦,这里是太师府,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

    “你若是不满意,大可以滚蛋,太师府不欢迎你这等人!”

    李邦彦到底是当朝左相,被两个小辈这般指着鼻子喝骂,面上哪里会过得去,当即便是涨红了面皮,就待要反唇相讥之时,猛地瞥见坐于主位的蔡京,方才省起自己是在太师府中,忙是朝着蔡京一揖,开口说道:“适才邦彦一时口无遮拦,言语间对太师多有冒犯,还请太师恕罪!”

    虽然蔡京对李邦彦此举也甚是不满,但他的城府到底要深许多,知道眼下李邦彦还有些用处,是以只是淡淡地摆摆手,“左相说笑了,还请入座!”

    李邦彦见蔡京不似说笑,便是将一颗心放了下来,坐回了自己的位上,待得李邦彦坐了下来,蔡京将自己等人先前所议之事对着玄真子又说了一遍,方才问道:“玄真道友,此事依你看该当如何?”

    玄真子闻言,右手一甩拂尘,左手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起来,就见他时而展眉微笑,时而眉头紧皱,唬得蔡京等人一颗心也是随着他的表情变幻而七上八下,蔡攸到底是个草包,也最是沉不住气,见玄真子只是在那里掐指,久久没有一句话,便是焦躁地喝道:“邱先生,你已然算了半天,你倒是说说,你算出些什么东西来了?”

    “孽障,你还不赶紧给我闭嘴!”蔡京到底知道玄真子的底细,知道他绝非一般的江湖术士,而是有着一身真才实学,如今听见自己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竟然敢这般冲撞与他,心中又惊又怒,狠狠地一拍身旁几案,厉声喝斥起来。

    “父亲大人,你…你竟然为了这个在咱们家混吃混喝的野道骂我?”蔡攸愣住了,一张脸涨得通红,指着玄真子吼了起来,“我可是你的……”

    “啪!”蔡京自几案上拾起一只茶碗,狠狠地砸在地上,伸手朝着屋外一指,“给我滚出去!”

    “父亲大人!”

    “滚!”

    “哼!”蔡攸无奈,只得是恨恨地瞪了玄真子一眼,用力地甩开上前拉他的蔡绦,大步离开。

    “玄真道友,我那个大儿子都让我给宠坏了,不知道道门玄妙,还请莫要与他一般见识!”蔡京面上带着一丝歉意的笑容,朝着玄真子拱了拱手。

    一众奸臣见到蔡京这个动作,无不是面色大变,唯有高俅一人还算正常,毕竟这玄真子就是他荐给蔡京的,就见玄真子朝着蔡京一揖,开口说道:“太师言重了,贫道却是有些想法了!”

    “既如此,还请玄真道友快快说来!”蔡京面上露出难得一见的喜色,忙是开口说道。

    “贫道以为,似这等自立旗号造反者当杀,不杀自是不足以平民愤,不将之斩尽杀绝的话,日后自是会有许多人闻风景从,造反者就如过江之鲫一般,数之不剩……”玄真子摸着颌下短须,颇为自得地说了起来。

    然众奸臣听了,面上无不是露出不悦之色,心道你说的这些我们哪里会不知道,我们要知道的解决的办法,但却因为有蔡京在此,他们只能将这些想法收于心中,不敢太过显露。

    蔡京听了也是有些不悦,但他知道这玄真子说话一向如此,当下强按不悦,开口问道:“但那伪唐势力着实了得,先前在梁山时,朝廷便是屡次征讨,但结果却都是铩羽而归,如今其更是占据了燕云之地,实力更是今非昔比,朝廷又当如何征讨?”

    “太师莫急!且听贫道慢慢说来!”玄真子安抚了蔡京一句,面上露出一丝颇为隐晦的笑容,对着众奸臣拱拱手,“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都是家资颇丰,而且无比痛恨伪唐那些人吧!”

    “哼!”李邦彦冷冷哼一声,他虽然碍于蔡京面子,不敢发作,但不代表不敢给玄真子挑点刺,“在座的各位都是朝廷重臣,又哪是你可以打听的,还是快些将你的办法说将出来,莫要在耽误各位大人的时间!”

    李邦彦才说完,高俅便也是开口说了起来,只是他说的却正好与李邦彦相反,“不瞒这位道长,我等与那伪唐的匪首李俊辰以及麾下的林冲、杨志等人有着切骨之恨,只怕是倾尽三江之水都难以洗尽,必先杀之而后快,若他们不死,只怕我等是寝食难安啊!”

    “太尉之言,贫道已然明白,只是除却那匪首李俊辰和林冲、杨志等寥寥数人外,其余诸如关胜、安道全等等,不知太尉也是否想将他们置于死地?”玄真子的脸上依旧挂着些许笑意看着高俅。

    “那些人吗?”高俅嘴里微微咀嚼了一遍这几个名字,方才看着玄真子说道,“不瞒道长,本太尉对于这些人等无甚好感,也无甚恶感,但是这些人既然敢从贼造反,还是杀了的好!”

    “非也,非也!”玄真子摇头晃脑的样子,看得在座所有人都恨的直牙痒痒的,“太尉此举不妥,而且极易在反贼心中造成逆反的心里,从而会与朝廷死扛到底,到时候徒然耗费钱粮不说,还会成倍地增加朝廷的损失!”

    “那你说该怎么办?”尽管这玄真子乃是高俅举荐给蔡京的,但先前他好歹也在太尉府中住过一段时日,高俅自问对他不薄,如今这玄真子这般不给他面子,却是让他面上有些挂不住了。

    玄真子对于朝颜观色一道也是异常的精通,本能地觉得高俅似是对他有所不满,面上浮起自己一贯的笑意,“太尉且莫着恼,先听贫道一言,”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声音也是变得极具诱惑力一般,“贫道以为,这伪唐的势力中,除却几个匪首以及那些于各位大人有着切齿仇恨之人外,其余人等都是因为种种原因而不得不从贼,似这等人的话,各位大人为何不加以争取,或以金银财帛动其心,或以高官厚禄诱其心,或以赦罪光宗耀祖摇其意,如此一来,且不说能将那些无仇无怨之人全部吸引过来,最起码其中那些本就心念朝廷,亦或是贪财好利之人定然会归附到朝廷麾下……

    “哈哈……你这臭道士莫不是在那里说笑不成!”玄真子还没有说完,便是有异常尖锐的笑声响起,就见梁师成坐在那里,手上把玩着自己心爱的玉球,头也不抬地说道,“你这道士好没有道理,你莫不是不知道当今圣上最痛恨的便是那伪唐之人,不管他们是出于何种原因而依附于伪唐,但依附过便是依附过,若是将他们收过来,你将圣上的颜面又置于何处,若不是瞧在太师面上,但凭你此语,咱家就可以立时命人将你拿下!”

    “梁太尉此言差矣!”瞧见梁师成出言斥责玄真子,让李邦彦心中不禁暗喜,本以为玄真子会就此收敛,不想却是见他朝着梁师成微微揖首,说出一句让所有人惊愕的话来。

    “哈哈哈……”梁师成愕然,随即便是爆发出一阵异常尖锐刺耳的笑声来,指着玄真子喝道,“好,你就给本太尉好好说说,本太尉差在哪了,你今天若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休怪本太尉翻脸无情了!”

    “太尉,这……”蔡京到底还是非常看重玄真子,正想为他开解一二时,就见玄真子上前两步,朝着梁师成一揖首,“恭敬不如从命,还请太师、太尉恭听!”

    蔡京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朝着玄真子深深地看了一眼,便是不再言语,玄真子自是将蔡京的眼神收进眼底,当下微微一笑,再度开口说道:“适才贫道所言对那些伪唐之人诱以重利,将其收归朝廷阵营,并非是将其带回朝廷,而是在朝廷出兵征讨之际,让其作为内应和先锋,先行对伪唐势力进行攻伐,而朝廷的大军只需要在后方摇旗呐喊,待得两方打得筋疲力竭又或者是一方显露败相以后,我朝廷大军立时一举压上,或以作战不利的罪名将那些投诚之人拿下,或是让大军如泰山压顶一般压下,趁势攻掠伪唐的的城池,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毕竟伪唐的战力就那么些,死一个可就少一个……”

    “喔嚯嚯……”梁师成听了,眼中闪过两道精光,指着玄真子一面怪笑,一面对着蔡京说道,“太师,这个道士实在是太对咱家口味了,要不您老就忍痛割爱,让咱家把他带进宫去,也好与咱家有个伴,不知太师意下如何?”

    莫说是玄真子听了是额头直冒黑线,就是蔡京的老脸也是黑了下来,只是他到底知道不能太过得罪于梁师成,当下深深地吸了两口气,方才缓缓说道:“太尉大人说笑了,宫中的几位真人都是修炼有为的真人,那是玄真子可以比拟的,还是将玄真子留于老夫,也好让老夫日夜聆听教诲,多多领悟道法的玄妙,以免日后在圣上面前失礼……”

    “喔嚯嚯……罢罢罢,太师这个面子咱家还是要给的,”梁师成抚嘴轻笑起来,转头看着玄真子,“玄真子,你说的到也是那么回事,只是咱家听说这伪唐武艺高强的匪类甚多,绝不是只有林冲、杨志那么几个而已,而且据咱家知道,燕云之地素产战马,而朝廷这边虽说也能弄来一些,但终究比不上燕云之地,似此这般,纵然朝廷有心出动大军征讨,但面对如许局面,怕也是难讨好处吧!”

    “太尉此言甚是!”玄真子朝着梁师成微微揖首,目光转而在所有奸臣的身上掠过,“不知大人可曾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嘶……”蔡京、高俅二人若有所悟地互相看了一眼,就听得高俅面上浮起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玄真道长,还请你详细说说可好?”

    “谨遵太尉之命!”玄真子朝着高俅微微揖首,“那伪唐如今占据了燕云之地,看似是块好地方,实则却是一块死地,且不说他与我大宋势同水火,就是与更北面一些的女真也是水火不容……”

    “依道长的意思,是要咱们派遣使者出使女真,让完颜阿骨打自北面出兵,然后我大宋自南面出兵夹攻?”高俅面上露出不悦之色,“道长莫不是觉得我等朝廷重臣连这等浅显的办法都想不到吗?”

    “非也非也,请太尉先容贫道把话说完,”玄真子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让高俅事有气也发不出来,只能是由着他继续说了下去,“这女真只是贫道所谋的一路兵马,这第二路兵马便是西面的党项,如今这党项王李乾顺乃是一个极度贪婪之人,只要许以一定的好处,相信其定然会欣喜若狂,而后自西面出兵攻入燕云,这第三、第四路兵马,则是来自西军中折家军、种家军中的精锐,只要党项同意出兵,那么西军暂时便可以不用防备党项,自是可以尽起精锐,自西南面攻入燕云,再加上朝廷这边兴起的第五路大军,相信只有燕云一块弹丸之地的伪唐,又如何能抵挡这五路大军!”

    “好!玄真道长果然不愧是当世神人,有此五路兵马,再加以先前的离间之计,相信那伪唐的李俊辰纵然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是引颈就戮!”高俅不由大喜,伸手在案上重重一拍,对着蔡京一拱手,“不知太师意下如何?”

    “各位大人,你们的意思呢?”蔡京没有答话,却是将目光在所有奸臣身上掠过。

    “一切但凭太师做主!”这些奸臣都是老奸巨猾之辈,哪里不知道蔡京的意思,纷纷起身拱手道。

    “既如此,待得朝会之人,各位大人便随着本太师一起向圣上进言吧!”蔡京起身朝着北面拱拱手,一锤定音地说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