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三王子府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三王子府

    虽然乐和、李怀等人在商议时将事情全部安排的妥妥当当,但他们却是明显小看了蔡京、高俅那些人,以他们那做事不留余地的手段,又哪里还会容曹正夫妇将酒送进府去,堪堪到得王府后门便是被拦了下来。

    尽管曹正夫妇没有能完成乐和交代的事情,但亏得有时迁在此,仗着他一身超凡的轻功,每日夜幕刚刚降临之际,便是换上夜行衣,穿梭于赵楷、蔡京、高俅、梁师成等人的府邸。

    “嘎吱”一声,乐和伸手推开居室的窗户,抬头看了看窗外皎洁明亮的月光,眉头不经意间又是拧成了一个川字,“这都已经四天了,怎地时迁那里还没有消息传来,难道蔡京等人有了这么好的耐心不成?”

    “锃”的一声,乐和身后传来宝剑出鞘以及李助埋怨的声音,“乐掌柜,不是我说你,你也未眠胆子太小了些,要依着老道的脾气,直接一人一剑杀进府去,寻着赵楷带走便是,哪来这许多的麻烦!”

    “……”乐和没有说话,应该是无话可说,他不明白为什么亲叔侄两个差距会这么大,侄子温文有礼,可叔父却是杀性如此之重。

    就在乐和露出苦笑之际,却是猛地从窗口处窜进一条黑影,乐和到底不是什么高手,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便是听见室内响起一声暴喝,“什么人,安敢如此放肆,莫不是小觑吾手中金剑!”

    一道亮眼的金光在室内亮起,直接便是朝着那道黑影抹去,那黑影不禁亡魂大冒,一面使出轻身提纵之术,一面扯起尖细的嗓门嚷道:“道长,莫要动手,是我,是我时迁啊!”

    “嗖”的一声,金光在离时迁颈边还有一指的地方停了下来,“你是时迁?为何要这般藏头缩尾,还不赶紧除下面巾!”

    时迁闻言,赶忙伸手从脸上拉下蒙面巾,李助、乐和定睛翘去,不是时迁还能有哪个,李助悻悻地收回金剑,“偷儿,你给老道记住了,以后莫要在着夜行衣进屋,若是老道的剑术差些,你这会怕已经去了枉死城报道了!”

    时迁面上的肌肉抽了抽,双腿亦是不由自主地颤了颤,使劲地咽了口口水,方才伸手自怀中摸出一布卷递与乐和,“乐掌柜,时迁不辱使命,已然打探清楚,那蔡京、高俅一伙自江湖上网罗了一批亡命之徒,定于两日后子时杀入赵楷府上,取赵楷性命,这便是赵楷府上的地形图以及赵楷平素休息的所在!”

    乐和颤着双手接过地形图,又看了看时迁也已发白的面孔,用不容置辩的口气喝道:“偷儿,我命令你,现在立刻下去好生休息,以待两日的营救,你可听明白了?”

    时迁没有争辩,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待得时迁离开,乐和方才打开布卷铺在了桌上,细细地瞧了起来,良久方才开口说道:“道长,这救人的活计就全靠你了!”

    “乐掌柜,你且放心就是,这沙场争锋,决胜两阵之间,大唐能胜老道者比比皆是,但论及高来高往,闪躲腾挪的功夫,老道认了第二,这天下变没有人敢认第一!”李助非常自信地拍着胸脯保证道。

    乐和见李助这般自信满满,不知为何,心里却是升起一股连自己都不知道理由的不安。

    赵楷自那日被赵佶从朝堂上赶出来后,每日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除了在屋中喝酒,便是坐于院中的凉亭之中喝酒,若说两处有何不同的话,那可能便是他在凉亭的时候要清醒一些,还在屋中的时候,明显要醉上一些。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赵楷自斟自饮了一杯抬头看了看明媚而又皎洁地月光,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李兄,楷至今还依稀记得当日你在汴梁时,你我在月下把盏共饮,那时你还不是什么唐王李俊辰,我也没有当自己是什么郓王赵楷,如果这一切还能重来,那该有多好啊……”

    长身走至亭边,伸手自桌上再度取过一杯酒,遥遥对着天上明月,“你我今生怕是已无缘相见,当日答应你的事,怕也是无法再有实现的一日,楷也实在无颜面见于君,只能是用一杯水酒,遥遥祝君鹏程万里,扶摇九天成真龙……”赵楷的语气中满是落寞,全然不像一国王子。

    “桀桀桀……这便是我大宋的郓王殿下吗?竟然在这里思念一个反贼,若是说将出去,不知道天下人会说些什么呢!”一个阴森而恐怖的怪笑声响了起来,在这个宁静的夜晚听来却是分外的刺耳。

    原本以为赵楷即便是王子,当也会像世人那般惊慌失措,不想赵楷却只做充耳未闻一般,依旧只是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臭小子,我们老大和你说话,你难道没有听见吗?难道你还在当你是什么破王子吗?”猛地从院中假山之后闪出一黑衣人,手持衮刀,恶狠狠地指着赵楷。

    “行了,我和你们说了多少遍了,赵楷殿下总是王子,必须要礼相待,都似你们这般,岂不是要吓坏王子殿下!”一个身材略显矮胖的黑衣人忙是走了出来,小声地喝止埋怨起来。

    “你就是那宋江吧!”赵楷忽地冷笑一声,出声言道。

    “……”那矮胖的黑衣人沉默不语,忽地哈哈大笑起来,伸手将面巾一摘,露出一张黑脸,朝着赵楷便是一拜,“郓城宋江,见过郓王殿下!”

    “哼!沽名钓誉,施恩卖好的无耻小人,也配叫本王的名号!”赵楷到底是在燕云之地呆了一段时日,对江湖上的人事并非全然不知,而从唐军将士口中听的最多的江湖人,怕就是宋江了,如今虽只是初见,但他凭着本能的直觉,发现宋江一如唐军将士所说那般,是以难掩脸上的厌恶之色,脚下朝着边上平移了两步,“赵楷即便再无能,也不会接受伪君子的参拜,你还是赶紧动手吧,免得误了你主子的吩咐!”

    “嘿嘿……”宋江的脸皮厚如城墙,哪里会将赵楷的话放在心上,当下还要再说几句时,就听得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姓宋的,你说完了没有,大爷还等着完事去喝酒呢!”

    “整日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废物!”宋江心中腹诽一句,但面上却丝毫不敢露出不耐的神色,毕竟他是亲眼见识过说话之人的手段,当下朝着赵楷又是一拜,“恭送三王子上路!”

    “哼!麻烦!”一道黑影伴着一声冷哼直袭赵楷。

    “啊……大梦谁先醒,平生我自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