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殿堂的表演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殿堂的表演

    燕云之地的战斗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汴梁,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虽然赵佶当日是被王黼之子王尧诓进了王府,从而好生体验了一把阶下囚的生活,以赵佶这个人的心性,照理在脱困恢复自由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应该好生“招待”王黼一番,可是不知为何,也许是王黼又从中做了些什么,竟使得赵佶没有处置他,反而是更宠幸有加。

    尽管在回到汴梁的那一天,赵恒便已然下诏,昭告将皇位重新还于赵佶,自己已然只是太子,而且诸如蔡京、高俅、李邦彦、童贯这些臣子都是献上重礼以恭贺赵佶重登宝座,但赵佶的心中仍然是觉得不对味道。

    虽然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收回燕云之地,能够开疆扩土,但是当这一切都实现的时候,他的心里反而厌恶起来,只因为拿下这些地方的并不是他的军队,而是原本他治下的一伙山贼,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在半夜浑身是汗的被噩梦惊醒,而这噩梦无一例外的都是梦到李俊辰这一伙人挥军南下,将自己从皇帝的宝座上推了下来,将他的赵宋皇朝彻底推翻,而他和他的儿子以及那一众臣子的结局,无不是在断头台上吃那一刀。

    “不行,朕绝不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朕绝对不可以吃这一刀,朕绝不可以让大宋的传承断在了朕的手上!”在不知道第几次被这个噩梦惊醒后,赵佶猛地从心底深处发出一声狂吼,布满血丝的双眼中满是戾气,如果李俊辰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话,他怕是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而后将李俊辰身上的肉一块块咬下来,这一刻,他全然忘记了自己的承诺,也全然忘记了背信弃义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好容易等到朝会的日子,待得群臣行礼完毕,正低头站在大殿之上等候赵佶训话之时,却不想久久听不见赵佶开口,众臣心中诧异,但却又不敢抬头去看,只能是苦苦地站在那里等候。

    高俅不着痕迹地挨近蔡京几步,在蔡京的颈边小声说道:“太师,陛下今日为何于御榻之上一言不发,可是遇上什么事情了?”

    蔡京没有回头,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到底是何原因,太尉不妨出言一问,以太尉在陛下心中的地位,陛下当不会怪罪于太尉!”

    高俅面上肌肉微微抽了抽,讪讪地笑了笑,“太师说笑了,俅如何比得上太师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虽然二人说得小声,但在鸦雀无声的大殿之上,只要有些许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百官之所以视若无睹,完全是因为二人一为太师,一为太尉,是他们无论如何都吃罪不起的存在,是以只能装聋作哑,全做没有听见。

    百官固然不敢说,但赵佶又岂会不敢,原本他坐于位上,是想好生想一想该当如何来说,如今听得蔡京和高俅二人在那里窃窃私语,心中顿时不快起来,但想到二人到底朝中重臣,自己的心腹,是以强按心中不快,出言道:“太师,太尉,二位在这里议论些什么好事,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好生的议上一议。”

    蔡京、高俅听了,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但二人到底是久立朝堂之辈,很快便是面色如常,就见蔡京自班列中闪出,直接便是双膝跪到,以额加地,但却是一言不发,高俅见蔡京这般模样,心中很快便是领悟过来,于是便学着蔡京的样子,跪倒在了蔡京的身后。

    蔡京、高俅的这般动作却是将赵佶闹糊涂了,不由得皱眉问道:“太师、太尉,你二人这是为了哪般?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朕说,只管说来便是,何故要这般动作!来人,还不赶紧将太师、太尉搀扶起来!”

    得了赵佶的吩咐,在蔡京、高俅身周的官员立时将二人搀扶起来,二人起身后,立时谢过赵佶,赵佶随意地摆了摆手,“太师、太尉,现在可以与朕说说到底是为何事了吗?”

    蔡京与高俅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记眼神,就见蔡京红着双眼,满脸悲伤地说道:“陛下!微臣有罪啊!”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赵佶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由得问道:“太师何罪之有?”

    “微臣不能救陛下于水火之中,致使陛下落下异族之手,受尽屈辱,此其罪一也;陛下受屈辱时,微臣不能以身相替,此其罪二也;不能救陛下与水火中,反让陛下受反贼之协迫,此其罪三也,有此三罪,还请陛下治京之罪,以谢天下!”蔡京宛如一副忠臣的样子,声泪俱下地说了起来,待得说完之时,却是将下摆一撩,再度跪了下来。

    高俅见了,除了心中大骂蔡京无耻之外,亦是口称“有罪!”,跪在了蔡京的身后。

    诸如李邦彦、童贯、蔡攸等人,又岂肯让蔡京、高俅专美与前,纷纷出班,口称“有罪!”,跪在当场,将好好的一个朝堂,弄得满是认罪之声。

    赵佶是一个非常好大喜功,而且耳根非常软的皇帝,如今见自己最信任的臣子跪满一地,那些不快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脸上满是感动之色,自宝座上站了起来,双手微抬,开口道:“众位卿家的心意,朕感同身受,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众人谢了一声,方才从地上徐徐爬了起来,待得众人站定,赵佶方才开口说道:“朕这辈子做过皇帝,做过阶下囚,怕是太祖太宗都没有朕活的这么精彩,但朕到底是真命天子,是天下之主,岂容那些反贼草寇爬到朕的头上来,莫说是朕不能忍,就是朕的列祖列宗也不能忍!”赵佶越说越是激动,眼中不自觉地浮起一丝戾气,在众臣的身上掠过,“你们都给朕说说,对于这些反贼草寇,该当如何处置!”

    众臣心中腹诽不已,暗道你都已经定下了调子,还非要我们说出来做什么,但想归想,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就见蔡攸从班列中闪了出来,躬身行了一礼,开口道:“启奏陛下,微臣以为,对于这些反贼草寇,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杀!”

    “杀?”赵佶微微皱眉,抬头看着蔡攸。

    “不错,这等反贼草寇,是祸乱天下之源,不杀不足以抚慰陛下,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定天下,是以微臣以为,非但要杀,还要将那些反贼草寇的九族全部夷灭,如此方能震慑人心,让那些反贼草寇知道,与我大宋为敌,只能是死路一条!”蔡攸说的是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