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朱武的乐章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朱武的乐章

    与唐军也好,与昔日的梁山也好,但凡交过手的势力,都会说唐军的猛将众多,军士悍不畏死,远程火力强大,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忽略唐军另一个强点,那就是情报。

    在朱武定计旗峰山开始,便是有大量的斥候隐于旗峰山,是以无论番兵走到哪里,都逃不脱朱武的掌握,如今番兵刚刚露出要朝那个假寨前往的苗头,这个情报便立时被送到了朱武的手上。

    “哦,终于找到这里来了吗?”朱武收到斥候的报信后,面上浮起一丝笑意,于位上轻轻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仍旧满脸不爽的杨再兴与高宠,缓缓站起身来,似是自言自语一般,“做了这么许久,也该是时候出去活动下身子了!”

    虽然杨再兴、高宠二人满脸的不爽,但他们的耳朵始终竖在那里,待听见朱武这般一说,立时跳到了朱武的跟前,高宠更是满脸堆笑地说道:“军师,是不是该轮到我出手了,要知道杨小子诱敌的时候还玩过几下,我可是自始自终陪在你身边啊!”

    杨再兴顿时不乐意了,斜着眼瞥了高宠一眼,“我说兄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下面还有那么些番兵,难不成你觉得你一个人就能杀完不成?”

    高宠没有说话,只是双臂抱胸,将头昂的好高,看那架势,分明就是在说,他可以一个人搞定。

    “你……”杨再兴不禁有些气急,正待再要数落高宠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朱武却是开口叫停了二人,缓缓开口道,“谷中番兵少说还有好些,就是你二人一起下去,也是杀之不尽,更何况今日杀尽了,日后北上之日,你们还怕没有番兵可杀?眼下还是莫要再争,且去整顿兵甲,准备迎敌!”

    二人彼此互视了一眼,又相互地“哼”了一声,便是扭头离开,朱武见二人如此,也只能是报以摇头苦笑。

    刘彦宗在贺必星的引路下,在谷内约莫行了有一柱香的功夫,在他的耐心即将耗尽之际,就听得前方传来贺必星的声音,“快看,那里就是南蛮的营盘!”

    刘彦宗忙是抬头,顺着贺必星的所指看去,就见在远处的山包上,透过茂密的山林,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一座营盘坐落其中,刘彦宗不由冷的哈哈大笑起来,“这南蛮除了靠偷袭埋伏之外,旁的果然都是不值一提!”

    身周的番将不明其意,连忙问他为何发笑,刘彦宗微敛笑声,指着若隐若现的营寨说道:“凡安营立寨,都需寻找地势开阔且临近水源的所在,更要避讳林木茂密之所,以防敌军施以火攻,如今这南蛮将营寨设于此处,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些番将听他这么说,原本因为中伏导致伤亡惨重的心情也是渐渐好转过来,亦是哈哈大笑起来,就听贺必星问道:“大将军,那眼下咱们该当如何去做?”

    “如何去做?”刘彦宗有如鹰隼的眼神在他的身上扫过,鼻腔中传出冷冷的哼声,“这还用某家去教不成,所有军马给我一拥而上,除了留下那个领头的,其余南蛮都给某家剁成肉泥!”

    “哦!”所有的番兵番将听了,眼中纷纷闪过嗜血的光芒,立时大声应道,举起自己的兵刃,口中呼啸怪叫着,朝着山包的方向冲了过去。

    “真是愚不可及!”朱武透过林木的间隙,看见那些番兵蜂拥而来的模样,心中在为他们闪过一丝悲哀的同时,亦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这一战也该结束了!”

    朱武的话就如同是命令一般,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得轰得一声巨响,地面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击一般,猛地陷了下去,奔跑在最前方的番兵措手不及,就如同下饺子一般地掉了下去,立时便是传出了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那些紧随其后的番兵连忙收住脚步,大着胆子朝着巨坑中看去,立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来这坑非但是挖的又大又深,整个拦在了营寨之前,而且这坑底更是密布削尖的木桩和竹尖,那些掉下去的番兵番将,运气好些的,则是被木桩和竹尖在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运气差些的,则是在手臂、大腿、身上被刺出一个个血洞,正在那里放声惨叫;在差些的,则是干脆连人带马来了个对穿,当场死翘翘。

    听着从坑中传来的瘆人无比的惨叫声,刘彦宗黑着脸将手一挥,便是有着不少番兵从马背上取下绳索,抛至坑中,将那些只是受伤的番兵从坑中拉上来,不得不说,做为草原上的民族,女真人的这一手功夫还是非常了得的,不大功夫,便是从坑中救出不少受伤的番兵。

    若是让他们继续下去,说不得他们能将那些受伤的番兵全部救起,但是朱武又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就见一队兵马从山包上冲了下来,将一面面两人高的巨盾竖在坑遍边,一支支的长枪从巨盾的缝隙中伸出,在缝隙完全封死,随后便是一蓬蓬的箭矢从巨盾之后射出,将坑中未死以及那些正在救人的番兵射死不少。

    刘彦宗不禁气得七窍生烟,在命令军马后退的同时,亦是让那些番兵番将放箭,意图以箭破箭,只是朱武又岂会算不到这一点,在那些番兵番将堪堪准备放箭之际,两边的山坡上却是出现了一支军马,将那些装满点燃的柴草的大车从山坡上推了下来。

    莫说是那些番兵了,就是刘彦宗一时间也是懵了,不知该当如何是好,虽然火势并不大,但架不住番兵的身上引火之物着实多了些,尤其是毡帽边上的两根毛绒绒的物事,更是遇火就着,将那些番兵烧得是满地打滚。

    哭喊声,嚎叫声,怒骂声,惨叫声响成一片,刘彦宗将声音听在耳中,眼中却是杀气腾腾地看着贺必星,贺必星心中突突一跳,暗道一声不好,正待要出言时,就听刘彦宗暴喝一声,“某家哈喇了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宣花斧狠狠地落下,将贺必星连人带马披成两片。

    刘彦宗既劈了贺必星,却是驱马向前,宣花斧连出几斧,砍翻几辆大车,对着那些犹如没头苍蝇一般的番兵吼道:“想活命的,便跟着某家一起杀出去!”

    “哼!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到了这会还敢大放厥词,既然到了这里,还是乖乖地给小爷把命留下吧!”刘彦宗的话音刚末,就听得高宠的声音自斜后方响起,一支军马在高宠的带领下,狠狠地撞进了已然不知该做什么的番兵队伍中。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