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旗峰山战起

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旗峰山战起

    杨再兴在前,刘彦宗在中,大队军马在后,你追我赶的,好不热闹,约莫又是追了七、八里地的样子,看看已然是旗峰山的地界,杨再兴根本就没有迟疑,直接便是从入口处转了进去。

    刘彦宗见杨再兴转了进去,二话不说,就待要在他后面跟进去时,只觉得身后隐隐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不由勒住战马朝后看去,就见哈铁虎跑得是满脸通红,毡帽歪斜,全然是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将…将…将…”哈铁虎说了半天,都是说不出一个字来,刘彦宗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不耐烦起来,沉声喝道:“有什么话,喘平了再说,休得碍了某家追杀那厮!”

    哈铁虎面皮涨得通红,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努力地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开口道:“将军,我观那南蛮贼头贼脑,定然是不怀好意,而且此地地势险峻,怕是那南蛮真的在此地伏有兵马,万一此地有进无出的话,岂不是让儿郎们平白无辜付出生命,依末将看,还是莫要追赶,收兵回营去吧!”

    刘彦宗听了他的话,暗暗心惊,忙是抬头打量了一番左近,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哈铁虎见他这般笑法,心中甚是奇怪,连声追问刘彦宗为何发笑。

    就见刘彦宗伸出宣花斧,在哈铁虎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笑着说道:“你难道还没有认出此地是旗峰山吗?咱们的儿郎往来此地不知多少次,都知道此地有进有出,就算那南蛮在此地伏有兵马,并将这入口截断,咱们的儿郎也可以从出口冲出去,你就莫要在这里杞人忧天了!”

    哈铁虎还待要再说,就见刘彦宗忽地将面脸孔一板,厉声喝道:“哈铁虎,你还是将你的嘴给某家闭起来,若是还敢在这里动摇某家军心的话,那就休怪某家不讲情面,将你军法从事!”

    哈铁虎无奈,只能是悻悻地闭上了嘴,刘彦宗满意地点了点头,举起宣花斧迎风一招,“儿郎们跟着某家来!”更是一马当先朝着旗峰山中奔去。

    才刚钻进旗峰山入口,就见杨再兴面带坏笑,伸手朝他招了招,“乖孙子,你果然是进来了,来来来,和小爷去后山大战三百回合!”说着,便是大笑着拉过马头,扬长而去。

    刘彦宗气得是七窍生烟,口中哇哇乱叫,伸手一指杨再兴,厉声吼道:“给某家追,今日不将这个南蛮扒皮点天灯,就难消某家的心头之恨,追!”那些番兵番将听了,没有一丝犹豫,立时勇猛地追了下去。

    哈铁虎随着大队一同追了下去,只是他与那些目中只有杨再兴的番兵番将不同,将目光在山上来回扫视,不知为什么,他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山上藏有伏兵,当下不顾一切地大声吼叫起来,“停下,停下,都快些给我停下!”

    “TND,老子劈了你!”刘彦宗离哈铁虎并不远,听他这般大呼小叫,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怒火,抡起宣花斧便是砍了上去。

    哈铁虎措不及防,立时被刘彦宗一斧劈成两半,随后更是举起尚在滴血的宣花斧,指着那些停在那里的番兵番将吼道:“给某家追,谁再敢给某家停下来,哈铁虎就是他的下场!”

    在刘彦宗的淫威之下,那些番兵番将哪里还敢有所迟疑,连忙催动战马,沿路追了下去。

    朱武立于高处的营盘处,将谷中的一幕幕尽收眼底,当他看见刘彦宗亲手毙杀哈铁虎时,不由得摇头一笑,“果然是蛮勇之辈!”转首看了一眼手足不定的高宠,开口道,“高兄弟,速速放起号炮!”

    高宠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听得朱武这般说,嘴里嘟囔了一句,“早就该这么做了,哪需要等那么久,”赶紧回头对着那些军士手舞足蹈道,“快,快,放号炮,放号炮!”

    刘彦宗正指挥兵马全力追击杨再兴,冷不防号炮声响起,将他的战马惊得直立而起,亏得他马术高超,这才免于被颠下马去,待玉顶梨花驹稍定,他便是狂吼起来,“方才却是什么声音?”

    周围的番兵番将尽皆茫然地摇了摇头,刘彦宗心中知道,这些番兵番将除了杀人放火,胖的什么都不懂,只能是暗暗啐了一口,自己四下里看了起来。

    哪知这一看,立时将他唬得不轻,“中间阔,四面小山环抱,如今我军已然进入谷中,若是南蛮在此地伏有兵马,纵然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就像是心有感应一般,四面山上喊声雷动,旌旗林立,人头攒动,擂木炮石、强弓硬矢更是不要命地一般自山上倾泄而下,将那些番兵番将打得全然找不到方向,在原地乱窜起来。

    刘彦宗眼瞅着乱成一团的番兵番将,心中几欲吐血,连忙大声吼了起来,“快,快,后队边前队,往入口腿,往入口退!”

    那些番兵番将听见他的声音,就像是听见九天纶音一般,忙不迭迭地朝着入口方向涌去,不多时便是脱离了箭矢的射击范围,看着如潮水般退去的女真人,有些檀州血战余生的老兵犹不过瘾,在那里拿着弓弩恨恨地说道:“这就让他们跑了,真TND不解气,真该下去好好追杀一番!”

    “哈哈…放心就是,那些番狗很快就会返回来,到时候还有你们杀得时候!”也许邓宗弼四人间真有什么心灵感应,用来安抚军心的话也都是一模一样。

    就在刘彦宗带着番兵番将朝着入口方向涌起的时候,忽地就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很快就见一番兵飞骑奔到刘彦宗的身边,惊神未定地禀道:“将…将军,大…大事不好,入…入口被南…南蛮用乱石堵…堵死了!”

    “什么!入口被堵死,那你跑回来做什么!””刘彦宗又惊又怒,抡起宣花斧便是一斧,待砍死那番兵,刘彦宗立时厉声吼了起来,“勃尔勒,给某家立刻带人上,把那些乱石搬开!”

    立刻便有一个又黑又壮的女真人应了一声,带着一队番兵赶了过去,待看见眼前被乱石堵死的入口,他根本不做任何迟疑,直接翻身下马,大叫一声,“跟着某来!”一马当先地跑了过去。

    就在他们堪堪跑到乱石的所在,正准备动手之际,就听得一声暴吼响起,“放箭!”一时间,箭如飞蝗,朝着那些女真人铺天盖地地罩了过去,那些女真人本能地伸手去摸兵刃,却不想摸了个空,原来这些女真人为了方便搬石,早已将手中兵刃抛下,如今哪里有兵刃给他们,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箭矢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