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杨再兴诱敌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杨再兴诱敌

    杨再兴耷拉着脑袋,倒脱着银枪,骑着白龙驹在草原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个诱敌的活非得要落在他的脑袋上,虽然朱武等人的理由非常的充分,说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将一队女真人几乎杀尽杀绝,枪下毙命的女真大将不知凡几,让他去诱敌,正好能勾起女真人的怒火,定能将他们诱入埋伏圈,被他们这般一恭维一忽悠的,杨再兴懵懵懂懂地便是出来晃荡起来。

    起初一、两日,杨再兴还是逛得有滋有味,但很快地,他便是厌倦了这种四处晃荡的感觉,脑子也渐渐清醒了起来,这人的脑子一旦清楚了,很多事情就会想得明白,这事情一旦想清楚了,杨再兴立马便是有些不想干了,有心就此掉头回去,但他却又拉不下那张面皮,只能是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脚下有一步没一步地走着。

    “什么叫番狗杀得多了,仇恨就都集中在小爷的身上?这么说起来,那庞老头杀得比小爷还多,怎地不叫他来,叫他来的话,肯定比小爷还要拉仇恨,就算他不成,不是还有高宠那小子,先前那小子杀得也不比小爷少,叫他来不也一样……”事实上,杨再兴心里对于出来寻找女真人并没有什么抵触,相反地还有些跃跃欲试,真的让他觉得抹不开面子是要败走,诱使女真人追击,要知道似杨再兴这等武艺高强,自诩常胜将军的人物,让他去假装战败,岂不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可偏偏他在不知不觉中领了任务,是以只能是朝着座下的白龙驹发着牢骚。

    杨再兴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走的样子,却是早就被那些哨探的女真侦骑探得,原本按他们的本性,见到杨再兴的第一件事就是冲上去将他砍了,只是这回在出来前,被再三告诫,若是看见一个银盔银甲骑白马的,和一个金盔金甲骑红马的南蛮,必须立时回去禀报,若是因为他们查得而不报,导致延误战机的话,即便杀死了二人,也是有罪无功,是以在一确定杨再兴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后,立刻飞马回报刘彦宗知晓。

    刘彦宗听了,不由得大喜,心道:“正想着拿你立威,你便送上门来了,真TMD给老子面子!”又唯恐杨再兴所部太过厉害,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所有兵马全部集结起来,排山倒海一般压过去,给杨再兴所部来个人踩马踏,踏成一滩肉泥,以消众将心头的那口怨气。

    当那些番兵知道是去杀杨再兴,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时,那集合的动作真的叫一个快,甚至快到了让刘彦宗不住地叹息,若是平时也有这个速度就好了,不多时,全部的兵马便是集结完毕,刘彦宗二话不说,大手一挥,便是率军出发。

    大批马队扬起的尘土,哪怕是隔个三、四里地都能看看看得清清楚楚,更不消说是杨再兴这等专门出来寻他们的人,当下杨再兴的精神一振,便是将银枪提在手中,驱马朝着尘土扬起的方向驰去。

    杨再兴催马迎着刘彦宗大军而去,刘彦宗的大军也是奔着他的这个方向而来,你来我往之下,双方很快便是不期而遇,看着单枪匹马而来的杨再兴,刘彦宗以及麾下的众将全部都是傻了眼,本以为是侦骑图省事,只报了一个杨再兴,不想这杨再兴竟然真的就是一个人,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刘彦宗的一张黑脸确实涨得发紫,口中哇呀呀地乱叫一声,手中的宣花斧一摆,怒喝一声,“杀不尽的南蛮,那日杀害我军将士时,可曾想到过会有今日,今日说不得要看下你的狗头,祭奠我军将士在天之灵!”

    “哼!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杨再兴冷冷地哼了一声,直接横枪于背,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颈项,“小爷的头颅便在这里,有本事你这便来取,莫要只会在那里满口胡诌,殊不知小爷的枪下已然死了不知多少这等只会信口胡说的番狗!”

    杨再兴的话,气得刘彦宗三尸神暴跳,口中暴吼一声,催开座下玉顶梨花驹,手中宣花斧如泰山压顶一般,搂头就砍,“老子砍了你!”

    “哼!怕你不成!”杨再兴怡然不惧,持枪便是迎了上去,在反手架开刘彦宗这一斧之后,银枪枪尖微颤间,如电闪一般弹出,只取刘彦宗咽喉,刘彦宗全然没有想到杨再兴的枪来得这般快,连忙侧身去避,虽然是避开了咽喉要害,但耳边的貂尾却是被杨再兴一枪挑落,大大地落了一番面子。

    刘彦宗在大军之前被杨再兴这般扫了面子,不由得大怒,再度暴吼一声,全然不顾自己是不是会死在杨再兴的枪下,又是恶狠狠地扑了上来。

    二人交手不过武、六招,刘彦宗便是发现杨再兴除了适才几乎取了自己性命的一枪外,枪法也就是那么回事,平淡无奇,当下心中大定,口中大呼小叫,宣花斧上下翻下,看那架势是非要取下杨再兴的首级。

    他是越打越兴奋,杨再兴却是越打越无趣,原本以为刘彦宗会比乌国龙他们厉害得多,可不想他的身手也就是那么回事,使得杨再兴再第一枪过后便是意兴阑珊,本待立刻就走,可是想到朱武的吩咐,只能是勉力和刘彦宗又斗了十来招,便是扫出一枪,勉强逼退刘彦宗几步后,一调马头就跑,边跑还边嚷道:“番狗,今日小爷身子不舒服,便先饶了你,待小爷身子好了,再来取寄在你项上的人头!”

    刘彦宗闻言,当真是连肺都气炸了,当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驰马扬斧大喝一声,“给某家追!”

    两人一逃一追,不大功夫便是跑出了五、六里地,刘彦宗的脑子被这五、六里路的冷风一吹,也是清醒了许多,连忙拉住了玉顶梨花驹。

    杨再兴见他不追,便是调过马头来,满脸尽是讥笑,“原来这便是你口中的女真勇士,才追了这么些地便是不敢追了,当真和小爷杀的那几个货色一般差劲!”

    “哼!似你这等废物南蛮,哪知为将之道,分明是在前方伏有军马,专门来此诱前去,某家岂会上你当!”刘彦宗冷冷一笑,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哈哈……”杨再兴闻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银枪猛地一指刘彦宗,“我便是在前面埋伏了十万军马,专等你这没脑子的番狗上勾,不过叫小爷看来,你这番狗非但没脑子,还没有胆子,真是白瞎了小爷的十万军马,这便让饶你去吧!”说着,却是将马一拉,朝着疾奔而去。

    “哼!你不说前方有埋伏,某家倒饶了你,如今你说前方有埋伏,某家说不得定要拿你祭旗!”狠狠地一拍玉顶梨花驹,便是追了下去。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