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单骑单枪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单骑单枪

    虽然乌国龙是乌国虎的兄长,长得也比乌国虎狰狞彪悍得多,但是论及身手的话,他却是远远不如乌国虎,是以当他仗着一股蛮勇之气朝着杨再兴杀去的时候,就已然注定了他的结局。

    同样的声音,同样的银光,同样位置的血洞,如果有人愿意去量一量的话,应该可以发现,这血洞的大小比起乌国虎身上的来,是大小分毫不差,唯一不同的是,杨再兴没有再下马去取下他的人头,让他保有了一具全尸,只是这个全尸的理由若是让乌国龙知道的话,相信他定然会选择要一具无头尸体吧。

    虽然比起乌国龙、乌国虎兄弟来,黑风高的脑子要清醒许多,但是一向和这两兄弟交好的他,在先是得知乌国虎死在一个汉人手上,而后又是亲眼看见乌国龙死在一个汉人的枪下,脑袋一下子便是懵了,哪里还会想到自己是不是杨再兴的对手,提起自己的斧子,嗷地大叫一声,狠狠一催战马,就是照着杨再兴冲来。

    杨再兴才挑了乌国龙,就见黑风高嗷嗷叫着朝自己冲来,乐得是喜上眉梢,当下轻啸一声,银枪倒持,尾梢朝着黑风高劈来的大斧上一顶,将其这一斧硬生生地顶了回去,更是顺势借着黑风高的力量将银枪一转,便是在黑风高的胸前划出了一道入肉三分的伤口来。

    黑风高不由惨叫一声,剧烈的疼痛让他险些让大斧都无法握住,只是在这个时候,女真人特有的悍勇加上他本身所有的清醒,尽量使得他在两马错镫之际,鬼使神差地使出了一招回马脱手斧,大斧就此脱手,朝着杨再兴飞去。

    无独有偶,就在他大斧脱手飞出的那一刻,杨再兴也是回身躺在战马之上,手中的银枪如同毒蛇吐芯一般,狠狠地刺向黑风高,不想歪打正着地避开了黑风高的大斧,银枪却是分毫不差地刺进的身体,连遭两记重创的黑风高哪里还能在马上坐稳,身子一侧,便是栽了下来。

    似这等大好的机会,杨再兴哪里还会错过,当即狠狠地一拉马缰,调转马头朝着尚在地上抽抽的黑风高就是一枪,就听黑风高惨叫一声,立时了账。

    从杨再兴出现到挑杀乌国龙、黑风高二将,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虽然杨再兴连斩两将的做派狠狠地震慑了一把尚在冲锋之中的女真马队,但是生性悍勇的他们,就如同某个时期的那支禽兽军队一般,依旧是在大小头目的率领下,口中叽里呱啦地怪叫着,奋勇地冲了上来。

    面对那汹涌奔腾而来的异族铁骑,杨再兴哈哈一笑,轻轻一抖手中的缰绳,胯下的战马就如同有心灵感应一般,半立而起“咴聿聿”地一声叫唤,就是如同上足了发条一般,带着杨再兴直冲敌阵。

    手持弯刀也好,大斧也好,狼牙棒也好,那些女真人全然不顾自己是不是中门大开,是不是被杨再兴就此杀死,一个个都是扭曲着本就狰狞不堪的面孔,用足了身体里的全部力量朝着杨再兴砍来,看那样子,分明就是死也要从杨再兴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虽然此时的杨再兴还略显年轻,但他最不惧最喜欢的还就是单骑闯阵的群战,就见他在密密麻麻的兵刃之中左闪右避,手中的银枪亦是不停地抖动,在敌阵中洒下一道道银芒,带起一蓬蓬血雾,就像是闲庭信步一般,每出一枪,定然可以带走一名番兵,而那些番兵想要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痕,却是千难万难。

    一众番兵见杨再兴如此凶猛,竟然有压过自己之势,不由得愈发的恼怒起来,也不管前方是不是有自己人,都一窝蜂地朝着杨再兴挤来,可是杨再兴的身边的空间本就有限,似他们这般毫无章法地乱挤,非但不能伤到杨再兴,反而将自己施展的空间愈加的缩小,越来越舞不开手中兵器。

    杨再兴是何等人物,看到这等好机会,又岂会错过,一杆银枪神出鬼没,专往那些番兵番将想不到的地方刺去,反倒将那些番兵番将刺死不少,有几个临时主事的番将,眼瞅着这样不行,便是呼哨一声,打算将那些番兵全部叫回,重新组织攻势。

    那些番兵只知道听见呼哨声便退,于是乎便如同蝗虫一般地退去,杨再兴哪里会管他们有什么打算,见那些番兵番将从自己的身旁退开,立刻尾衔而上,手中银枪急舞,在番兵中大杀特杀起来,杀伤力比起先前不知强了多少,不多时整个人便是如同从血里捞出来的一般,又似是从血池地狱走出的修罗那样。

    那几个将番兵叫回的番将不禁又惊又怒,心中暗骂杨再兴好不讲理,也不等自己将兵马重新整顿,便又杀了上来,当下相互看了看,彼此间点了点头,也不管那些番兵作何感想,执起兵器便是一起杀来。

    杨再兴正杀得爽时,哪里会管对面来得是何人,只管自己一枪刺去,只是这一枪刺出去后,传来的并非是银枪入体的声音,而是兵刃交加的声音,杨再兴不由得轻轻“咦”了一声,抬眼看去,就见一青脸长须的番将,手持大砍刀架住了他这一枪。

    那番将眼瞅自己架住杨再兴这一枪,心中颇为自得,暗道你不是很能嘛,怎地还会被老子抵住,口中却是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通,听得杨再兴是满头雾水,不自觉地开口问道:“你在说什么?”

    那番将也是一愣,随即面孔便是扭曲起来,口中哇哇乱叫,大砍刀猛地一抽,照着杨再兴搂头就砍,杨再兴又岂会怕他,冷冷地哼了一声,银枪不架不挡,朝着那番将的咽喉就是一枪,银枪在那番将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竟然后发先至直接贯穿了他的咽喉。

    眼看着那几员番将离自己亦是不远,杨再兴猛然大喝一声,劲贯双臂,将那离死不远的番将自马背上挑起,直接照着那几员番将甩去。

    那几员番将眼瞅着一大团黑影朝着自己飞来,本能地以为这是什么暗器,齐齐大吼一声,手中的开山斧、砍刀全部卯足了劲,照着那团黑影砍去,莫说是一将死之人,就是一完好无损之人,在全无招架之力的情况下,遇到这等攻击也只能是含恨而亡。

    当下就听得一声惨叫,半空中就似下了一阵血雨、内脏雨一般,将那几个番将瞬时淋了一个通透,杨再兴见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果然不愧是畜生,竟然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只能是在这里淋血雨!”

    那几员番将被气得是七窍生烟,也顾不得伸手抹上一把,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刀斧照着杨再兴搂头就砍。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