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五百二十四章 伤重被擒的李天锡

正文 五百二十四章 伤重被擒的李天锡

    有着宋江这伙人的引路,狮子岭上的战事进展的非但极快,而且几乎将那些不愿归顺宋军的将校全部剿灭,鲜有能能逃脱之人。

    很快地,整座狮子岭都是落在了宋军的掌控之中,唯独只有一处地方,却是没有任何一个将校敢独自一人领兵前往,就连那宋江,也是想尽办法找着借口不往那里去,至少在大局落定之前,他是绝对不去的,那就是李天锡的住所。

    虽然李天锡伤在了丘岳的刀下,但瘦死的骆驼始终比马大,两军阵前斩将伤人的赫赫凶威,让宋军即便是集合了王焕、周昂等人,将李天锡的住所围得是水泄不通,但依旧没有谁愿意去做这出头鸟。

    众人推推搡搡,任谁都希望别人上去打头阵,然后自己可以坐收渔利,只是任凭他们怎么推搡,就是不见有人上前,正推搡间,轻轻的“嘎吱”声传来,虽然声响不大,但立时震得屋外所有人鸦雀无声,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王焕等人同时心中一震,“来了!”尽皆紧了紧自己手中的武器。

    很快,李天锡将蛤蟆槊往背后一横,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屋内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层层叠叠帝围在外面的宋军,面色微微发白的他傲然一笑,“哈哈……看来我这狮子岭上,有了内奸啊……”不知为何,他没说几个字,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他连腰都弯了下来。

    “机会!”早先便归顺宋军的降将池方、鄂全忠二人觉得有机会可趁,当下齐齐抢了出来,手上的刀枪尽往李天锡身上的要害招呼,“李天锡,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给老子钠命来吧!”

    二人的动作并不快,但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刀枪便快到了李天锡的面前,杨温等人见状,心中不无遗憾,“原来李天锡真的伤得极重,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大好机会!”

    就在他们脑中念头刚刚落下的时候,就觉得眼下闪过一道亮眼的寒芒,两声异常凄厉的惨叫声就此传来,“就你们两个贪生怕死的东西,老子不找你们麻烦,你们还敢自己跳出来找死,呸!”

    杨温等人朝着地上看去,就见池方二人已然被切成了两节,鄂全忠还好,一命呜呼,可池方却是凄惨了些,不知为何竟是没死,半截身子在那里不住地惨叫着,双手用力地朝着自己那方在扒着,瞧得围在那里的宋军直觉得头皮发麻,有些胆子小的已然是别过身去,不住地呕吐起来,就是杨温这些将领,也是觉得老大的不舒服。

    池方虽然是只剩下半截,可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让他真的把仅剩的那些力量全部使了出来,但他能不能活,还是要李天锡说了算,就看见李天锡倒持蛤蟆槊,一脚踩在池方背上,噗嗤一声,池方抽搐了两下,便是不在动弹。

    李天锡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而残忍的笑容,就像是在看死人一般的目光在宋军身上扫过,“不是想要取我李天锡的性命嘛,怎么就派出这么两个窝囊废来,老子的大好头颅就在这里,有本事就来取了去,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能给老子送上多少颗人头来!”

    李天锡的一席话,说得宋军众将脸上都不自然起来,很快便是响起了一声冷哼,就见宋军如同劈开的波浪一般,朝着两边退去,露出可以通过一个的通道来,周昂手持蘸金斧,从后面走了出来,指着李天锡喝道:“那日就是你这厮伤我丘岳兄弟,老子今日说不得要给兄弟报仇,接招吧!”蘸尽斧在火把的映衬下,显出忽明忽暗的幽光,照着李天锡的脑袋劈去,“劈脑袋!”

    李天锡冷冷一笑,正要持槊迎上去时,右臂上又是传来一阵疼痛,心中暗叹一声,暗道为何那日会受了这般伤势,当下蛤蟆槊一侧,在蘸金斧上一粘一引,想着将周昂这一击引开,可是要引开对方的兵刃,也要有着足够的力量才行,可这力量偏偏是眼下李天锡缺的东西。

    一引之下,他只感到一股大力自槊上传来,震得他双手一麻,蛤蟆槊险些脱手,也亏得有这一下,让周昂的斧子稍稍偏离了方向,擦着他的鼻子落了下来。

    李天锡这时本能地便想要抡槊朝周昂的腰间扫去,但是他肩臂上的伤势却容不得他这般做,疼得他两眼发黑,莫说是反击了,就是站在那里也显得非常的勉强。

    这一下莫说是周昂了,就是远远观战的杨温他们也看出了不对,杨温等人自重身份,不愿乘人之危出手,可是那些降将就没有这么多顾虑了,纷纷跳了出来,指着李天锡骂道:“姓李的,你也有今天!”

    “受死吧!”

    “李天锡,叫你个孙子平日里不将老子放在眼里!”

    瞧那一个个的架势,分明是想把李天锡啊生吞活剥了,李天锡苦笑两声,心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往日这些个货色哪里敢这般在自己面前放肆,心下暗暗打定了要多收拾几个的主意,手指不自觉地便是朝着机刮按钮的地方抹去。

    “咣当”一声,不等他的手指触到机刮,蛤蟆槊便是落在了地上,两支羽箭赫然插在了他的双肩之上,如此精准的箭术,李天锡哪里会不知道是何人所射,愤怒的嚎叫声立时响了起来,“花荣,你个孙子,为何要这般待我!”

    “唉……李将军,事到如今,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还是降了吧!”花荣没有现身,声音却是隔着人群传了出来。

    “呸!”李天锡惨笑两声,“老子身受晋王大恩,如何会像这群畜生一般,行这等不忠不孝的事来,今日唯死而已!”身子却是一软,脖子照着地上的刀锋凑去。

    “混账!在老子的面前,没有老子的我同意,就没人能死得了!”他动作快,周昂的动作更快,一脚便是将那刀踢开,一手将他自地上揪起,“老子还就看上你了,你这辈子就注定了要跟着老子了!来人啊,给老子绑了,好好磨磨他的性子!”

    周昂的一声令下,那些降将哪里敢有什么二话,赶忙上前将李天锡绑了起来,虽然李天锡百般挣扎,百般辱骂,可他们只做充耳未闻,很快便是将李天锡带走。

    杨温走上前来,面色不善地问道:“周教头,你适才说的可是真的?真要将这厮收在麾下?”

    周昂斜着眼看了看杨温,却是转过身去对着那些降将吼道:“你们一个个地在这里看些什么,还不赶紧将此地打扫一下!”在那些降将唯唯诺诺的应承声中,看都不看杨温一眼,将杨温整个晾在了那里。

    杨温大怒,正想要翻脸时,王文德上前两步,伸手搭在他的肩上,朝着默默地摇了摇头。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