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今日就赌了这把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今日就赌了这把

    “拿下狮子岭?”胡春不禁哑然失笑,颇为郁闷地摇了摇头,“推官大人真是太会开玩笑了,这狮子岭哪是这么容易拿下的,就算能拿得下,也不是我和程子明那么点人能拿下的!”

    “唉,原来你们也没能给本推官带回个好消息,”孙静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了下来,自顾自地倒上一杯,“说说吧,你们是从哪里回来的,都做了些什么!”

    “嘿嘿……”胡春讪笑了两声,与程子明相互看了看,便是在程子明戏谑的目光中,蹑手蹑脚地走到孙静耳旁,也不管孙静是什么表情,轻轻了说了起来。

    孙静愕然,他想不明白有什么事需要胡春这般说,是以全然当作听着玩,可是听着听着,他的表情便是不对了,到的后来,更是“噌”地一声站了起来,哆嗦着手指指着胡春,眼眸深处透着无限激动,“胡…胡制使,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待见得胡春异常坚定地点了点头后,孙静终是如同疯魔一般地放声大笑起来,“哈哈…本推官就知道,这老天不会这般对待我孙静,我孙静到底还是老天的宠儿,到了关键的时候自会有贵人来相助,瞧着吧,这份功劳终归是老子的了!哈哈……”

    胡春傻眼了,在他的印象中,孙静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板着一张死鱼脸,只会阴测测地笑几声,如今这般模样,却是大大地推翻了孙静在他心中的模样。

    程子明走了上来,伸肘轻轻地捣了捣胡春的腰眼,对着孙静努了努嘴,“胡春兄,推官大人这没事吧,这般笑法,可着实有些瘆人啊!”

    胡春没有说话,只是不可置否地微微点了点头,孙静到底是久在高俅身边的人,很快便是醒悟过来,连忙敛住了笑声,装模作样地坐在那里自斟自饮了一杯,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方才沉声说道:“胡制使,你适才所言,可做得了真,须知这些敢于造反的草莽之人,就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毕竟今日已不再是招安十节度那会了!”

    胡春低着头,在那里想着该如何说时,就见程子明上前一步,冲着孙静抱拳道:“推官大人,末将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程将军?”孙静斜着眼,颇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你我三人都是太尉府里出来,有什么但说无妨!”

    “好嘞!”程子明不知道真没听出来,还是在那里装傻充愣,直接一击掌,便是说了起来,“末将往日倒是听说过宋江这个人,原本此人在江湖上的声望如日中天,草莽众人隐隐都是以他为尊,可是自打那梁山的李俊辰崛起后,他就像碰见了克星一般,频频……”

    “这些本官都知道!赶紧给本官退下!”孙静听了几句,便是大感失望,本以为程子明会说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不想竟然只是这些,不由冲着颇为不耐地摆了摆手,大声呵斥了起来。

    待程子明满脸羞愧地退到一旁,孙静那如鹰似隼的目光却是看向了胡春,看那架势,如果胡春不能说出一些让他满意的东西来,他只怕是要当场要胡春好看。

    胡春到底比程子明老到许多,面上浮起一缕邪笑,不答反问道:“敢问推官大人,可知道咱们太尉大人的最大的仇人是为何人?”

    “仇人?”孙静听胡春这般问,心下甚是不喜,有心不去回答,可胡春在高俅心中的地位不比他孙静低,若是他日被有心人告到高俅面前,虽然自己不惧,但万一在高俅心中留下些什么,终归不是好事,是以阴沉着一张脸,阴着嗓子答道:“太尉大人的仇人,莫不就是林冲、杨志、王进、鲁智深、李俊辰他们这一伙贼寇罢了……且慢,这李俊辰……”孙静嘴中又一次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猛地抬起头来,惊骇莫名地瞪着胡春。

    胡春见孙静的眼中露出这般眼神,便是知道孙静想到了自己所想,不由点了点头,“不错,这个李俊辰非但是太尉大人的仇人,与那宋江更是有着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不可共存与世,依胡某来看,敌人的敌人,就是咱们的朋友”,胡春说着,目光忽地往帐外瞥了眼,稍稍放轻了声音,“而且眼下平定田虎已然到了关键的时候,丘岳将军又被重伤,这份大功难保不会落在那些节度使手上,如果有了宋江那伙人的帮助,说不得这份大功定会落在推官大人身上!”

    孙静一听平定田虎的大功将会落在他的身上,双眼猛地一睁,“蹭”地一下从位上站了起来,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为何只是张了张,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反而是面色落寞,摇着脑袋无力地坐了下去。

    程子明瞪大了两只铜锣般的眼睛,扑棱棱地眨了眨,全然不知孙静为何入戏,在他看来,这是多好的机会,想要开口劝说孙静,可又不知该当如何开口,毕竟先前被孙静呵斥的事情还记在他的心中,只能是求助般地看向胡春。

    胡春到底在高俅府内多混了几年,对于孙静在想些什么,可谓是在清楚不过了,面上微微一笑,对着孙静说道:“推官大人,可是担心宋江那伙人借着归顺为名,从而设下陷阱,诱使我军入伏,再加以歼灭?”

    “不错,”孙静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防人之心不可不无,尤其还是这等草莽之人,万一这厮要从中使坏,我等身死事小,但如果坏了征讨大事,岂不是坏了太尉到名声!”

    “推官大人却是有些多虑了!那林冲、杨志、鲁智深如今都归附在北地李俊辰的麾下,末将也曾听闻,那李俊辰向林冲等人许诺过,有朝一日,定然会让他们手刃太尉大人,以报大仇!”胡春的面上露出一丝阴测测的笑意,“而那宋江与李俊辰的仇恨已然没有一丝化解的可能,这厮深知,凭着田虎和他的势力,想要向李俊辰复仇,无疑是痴人说梦,想要报仇的话,只有投靠我大宋,更何况这厮的心中,念念不忘要做我大宋的官……他日我大宋与那李俊辰开战之际,完全可以让这厮带着手下去与李俊辰拼死拼活,而我大宋则可以坐收渔人之利,我等又何乐而不为呢?”

    孙静听完胡春所说,面上的颜色变了几变,脑海中的念头犹如电转一般,霎那间转过不知多少,抬眼看了看胡春那一眼轻佻的表情,彷佛在说,路和办法我都给你了,怎么选是你的事了!

    孙静猛地咬了咬牙,顿时肾上腺素激增,猛地站了起来,伸手重重地一拍,厉声喝道:“好,我孙静这辈子没有赌过什么,今日就赌了这把!”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