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双方的反应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双方的反应

    李天锡是狮子岭的老大,是以不管他往日多么的凶悍,对手下多么的严苛,手下士卒都不会坐视他死在宋军手上,定然会拼死相救,但是昝仝美、汝廷器、卞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卞祥、昝仝美二人还好些,毕竟卞祥是勇冠三军,拼死一搏之下,再加上周昂未必会有同归之心,自然不怕没有机会脱身,而昝仝美的对手杨温,在昝仝美的蛮力攻杀下,也是渐渐落在了守势,只是昝仝美想要取胜,少说也要再斗个二百来招,至于取杨温的性命,那只能是“呵呵”两声,想也不用想了。

    惟独只有那汝廷器,遇上了“短兵杀手”韩存保,虽然交手之初,他仗着自己的蛮力,压制住了韩存保,可是他到底不是神力无穷之人,没能将优势化成胜势,在他的气力渐渐转衰之后,韩存保这个“短兵杀手”终是开始发威,将汝廷器压制得苦不堪言。

    终于在李天锡受伤,两军混战开始后,汝廷器更是心慌,被韩存保瞅准机会后,一戟砍断他的右腕,再复一戟取了他的性命。

    腾出手来的韩存保更是直接杀入了晋军阵中,如同丘岳一般,似猛虎入羊群一样,杀得晋军士卒是哭爹喊娘,血流成河,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一个个都是抛下手中的刀枪,调头朝着山上跑去。

    虽然卞祥、昝仝美不想就此败走,尤其是昝仝美,更想替汝廷器报了仇再走,可是兵败如山倒之下,任凭他昝仝美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是随着败兵往山上退去。

    丘岳、周昂、韩存保犹不肯放,带兵直往岭上追去,岭上的守山士卒见状,不由分说,一通擂木炮石打将下来,将冲杀在最前方的将校士卒打死不少,丘岳等人士气正旺,哪里会将这些伤亡看在眼中,不停地指挥士卒朝着岭上攻去,可是除了收获一具具尸体外,丘岳等人再无旁的收获,眼瞅着伤亡越来越大,丘岳等人不得不止住了进攻,悻悻罢兵。

    虽然说攻岭时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可是丘岳一刀劈伤李天锡,让李天锡几乎就此丧失了战斗力,就如同拨开了一直以来笼罩在宋军头上的乌云,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没有了李天锡,打垮晋军,攻下狮子岭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宋营中篝火熊熊,到处都是飘着酒肉的香气,所有的士卒、将校都是陷入了狂欢之中,因为在他们看来,胜利可期,而胜利之后,那就是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毕竟没有人不喜欢这两样东西的。

    营帐之中的气氛同样热烈,杯来盏去,喝了个不亦乐乎,所有人都将矛头对准了丘岳,毕竟是丘岳重伤了李天锡,拨开了他们的乌云,他们觉得无以为报,只能用灌醉丘岳来抒发他们心中的感激。

    可奇怪的是,往日里酒到杯干的丘岳,今日竟然是铁青着脸坐在那里,非但是一杯酒都不喝,而且更是一句话都不说,全然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唬得大小将领端着酒杯站在那里,有些进退不知之感。

    孙静本来满脸带笑,可是当他看见丘岳的模样后,不由冷冷一哼,阴着脸将手中酒碗重重地往岸上一顿,周昂见状,连忙提起酒壶,大步走到丘岳的身边,朝着他肩上重重的一拍。

    正想要说话之际,就见丘岳面色忽然一片潮红,张嘴“哇”地一声,便是奔出一道血箭,整个人立时软了下来,摔到在地,再无声息。

    帐中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均不知道丘岳这是闹的哪一出,唯有周昂离得最近,见丘岳双眉紧闭,面如金纸,心中大叫“不好”,一个大步跨将过去,将丘岳揽在怀中,瞪着眼睛看了一眼那些不知所谓的将领,厉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大夫啊!”

    那些将领方才如梦初醒,纷纷抛下手中的酒碗,叫唤的叫唤,出帐的出帐,捶胸顿足的,出言解释的,总之是做什么的都有,将一个好好的营帐闹的是鸡飞狗跳。

    宋营中一片鸡飞狗跳,狮子岭上也不太平,自打花荣救了李天锡回山,原本是吩咐山上的大夫用心救治,那大夫见花荣和颜悦色,自是连声答应,认认真真地给李天锡救治起来。

    可是当昝仝美打退攻山的宋军,回转回来后,这大夫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当他看见李天锡包得像个木乃伊一般,仍然昏迷不醒的时候,立时便跳将起来,不由分说地抽出到来,直接便是将那个大夫和几个助手砍翻在地。

    卞祥、花荣等人没想到昝仝美会如此行事,当是慢了一步,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几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卞祥当即便是火了,脸红脖子粗地指着昝仝美骂道:“昝仝美,你这厮在做什么,周大夫费心费力地救治李老大,你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人砍了,以后谁来管李老大,是你,还是我,还是这满山的大老粗?”

    昝仝美瞥了眼卞祥,心中估摸着自己怎么都不会是这厮的对手,当下一低脑袋,一捏鼻子,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任凭卞祥喝骂。

    所谓是墙倒众人推,众人见昝仝美被卞祥骂得狗血淋头而不敢回嘴,尽皆一愣,但随之便是狂喜起来,要知道昝仝美在山上可是很有名的存在,一向都是他骂别人,哪里有别人骂他的,如今见他这般模样,一个个都是打心底欢喜,有些胆子大的,更是仗着有卞祥顶在前面,忍不住对着昝仝美冷嘲热讽起来。

    昝仝美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卞祥骂他,他打不过,只能是忍了,可是余下人等,他又几时会放在眼中,当下举起尚在滴血的尖刀,指着那几个出言冷嘲热讽之人,瞪着眼珠子吼道:“你们几个人想做什么,莫不是想要造反吗?老子一看你们就是勾结宋军的货色,老子剁了你!”尖刀抡圆,当头就剁。

    花荣一直便是在边上冷眼旁观,到了这会也终是再忍不了,一个箭步窜上前去,一记掌刀切在昝仝美脉门上,劈手将尖刀抢了过来,厉声道:“剁剁剁,你除了知道剁自己人,你还知道什么?”

    昝仝美愕然,没想到花荣竟然会向他动手,揉了揉生疼的手腕,双拳一握,狰狞着面孔就要扑向花荣时,眼前寒光一闪,那尚在滴血的尖刀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颈间,心中不由一颤,“你……你……想做什么?”

    “昝仝美,老子忍你很久了,今天还就告诉你了,如果你今后在不知好歹,这刀便是你的下场!”说着,便是将刀往地上狠狠一掷,立时直没至柄,唬得昝仝美瞳孔一缩,再也不敢言语。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