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枪挑项元镇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枪挑项元镇

    虽然在这个时代也存在着像史文恭、陈丽卿这样的神射手,但不可否认的是,处于这个时代最顶尖层次的神射手,还是要数庞万春、花荣、项元镇三人。

    可是比起他们那出神入化的箭术比起来,他们的武艺未免就有些不够看了,亏得是项元镇出手与花荣过招,若是换上张开、王焕这等高手的话,只怕花荣立是便会讨不了好去。

    花荣也好,项元镇也好,所长到底还是箭术,是以二人都会产生用弓箭解决对方的念头,项元镇到底要老辣一些,趁着二马错镫之际,率先出招,翻手掣下紫鹊弓,不描也不看,照着花荣就是一箭。

    但凡强弓,都会产生凌厉的风声,听见那破空之声传来,花荣有心卖弄,取下描金画鹊弓,照着声音的来处,用描金画鹊弓向上一迎,就势在手上翻转了起来,虽然项元镇这一箭劲力十足,但也架不住花荣这般动作,就见箭矢随着花荣的动作而不住的颤抖,待得去势全尽,花荣更是翻手取过箭矢,照着项元镇反射了回去,“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箭!”

    自己射出的箭矢让花荣发射回来,虽然伤不到项元镇,但他到底是成名许久的前辈,被花荣在箭术上盖过自己的风头,这让他情何以堪,可可是激战至今,他的体力也是渐渐不足,不由心中开始焦躁起来,手中的紫钺枪越舞越快,吼声也是越来越响。

    吼声传入一向与项元镇交好的王焕耳中,让这位在那里闭目养神的老将也不禁睁开了双眼,朝着项元镇的方向看了看,而后对着不远处的张开叫道:“张兄,老项那个对手的枪法似乎还不错,你不是曾说过要会尽天下用枪高手,要不要上去试试他?”

    张开正在那里和荆忠商量着拿下下一座城池后一起去做些什么,冷不丁地听见王焕的叫声,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项元镇,立时便是将他吓了一跳,当下也顾不上和荆忠商量,掣起狼牙蒺藜枪,风风火火地便跑了出来,“叛徒,可有胆与我张开一战!”

    项元镇的枪是快了,但是破绽也是渐渐露了出来,花荣和他斗了许久,等得就是这个机会,如何会让张开搅局,在破绽出现的那一瞬,银枪犹如毒蛇吐芯一般,朝着项元镇的腰际就是一枪,将项元镇刺了个正着。

    项元镇立时惨叫一声,从战马上跌了下去,花荣本待上前补上一枪时,可余光却是瞥见张开正杀气腾腾地冲着自己而来,若是自己执意要取项元镇的性命,只怕会立刻被张开缠住从而再无脱身的机会,到最后只怕连同自己、卞祥在内的所有人,将无一人能够逃脱。

    当下再也顾不上项元镇,直接将马头一拉,朝着后方大喊一声“速速撤军”的同时,回头弯弓搭箭,朝着围攻卞祥的四人射去三箭,迫得那三人只能挥舞手中的武器挡开来箭,“卞兄,快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卞祥虽然脾气暴躁,容易冲动,但他还是能分清局势的好坏,当下虎吼一声,开山大斧朝着王文德劈出一斧,震得他连退好几步,自己却是趁机一拉马头,掉头就跑。

    张开、王文德眼见到嘴的猎物就这么跑了,不由得面皮微微发红,有心追赶下去,可心中终究还是担心项元镇的安危,只能是悻悻停下脚步,围到了项元镇的身边。

    所幸的是,花荣与项元镇的这场大战乃是在其长途跋涉之后,致使其在气力上有所不济,所以枪尖只是扎入几分,并未能致命,王焕、张开等人得知后,不由得齐齐松了一口气。

    “哼!花荣这个叛徒,他日若再让本将遇上,说不得定要将他挑于枪下,为元镇兄报此一枪之仇!”张开在庆幸之余,不由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脚,赌咒一般地发誓道。

    王文德、荆忠等人闻言,也莫不是如此,唯有王焕冷冷地哼了一声,“如今田虎的兵马已然出现在了此地,想必其已派出了援军,依本将之见,奇袭太原已然事不可为,我军该当何去何从,各位可有什么想法?”

    张开、荆忠、王文德不过一勇之夫,哪能想出什么办法,唯有韩存保略想了想,看着王焕说道:“依本将之见,还是就地驻守,然后遣人速将此地之事报与推官大人知道,请他来定夺,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张开等人互视一眼,齐齐点头道:“韩节度此言甚是!”

    王焕不由暗暗叹息一声,其实在他的心中却是认为当趁晋军新败之际,全速行军,即便取不下太原,也可以攻下临县、祁县等地,但韩存保乃是韩太尉之后,众将对他多有巴结,王焕无奈,只能是将此地战局和自己的建议写成书信,命手下快马呈报孙静。

    王焕在那里默默叹气,花荣和卞祥的日子也不好过,二人带着兵马一气跑出二十里地,收拾一下兵马,这才发现自己带出的两万兵马已然少了整整一半,非但如此,就连手下将领也又折了元仲龙、查升、曹洪、黄训、宋延、沈泽等六人。

    此刻的卞祥哪里还有出兵时,一心想为钮文忠报仇的义气奋发,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其余大小将佐见他这般模样,哪里还敢说话,都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卞祥忽地将手上木棒狠狠往火堆上一砸,也不管火星会不会溅到其他人的身上,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将佐,大声喝道:“你们都给老子说说,咱们眼下该怎么办,该往哪里去?”

    可是如今在场的诸如池方、怀英这样的将领,让他们动脑筋还不如让他们拿刀给自己来上一刀更痛快一些,面面相觑之下,哪里能出说得出一个字来。

    卞祥不由大怒,一脚便是将池方踹倒在地,一边踩还一边骂,“TMD,平时喝酒吃肉玩女人的时候,你们是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如今叫你们想办法了,却是一个个都哑巴了……”

    “够了,你莫不是想要将池方兄弟踩死不成!”眼瞅着卞祥一脚重过一脚之际,花荣终是忍不住开口斥道,一把推开卞祥,伸手扶起池方,“眼下当是弟兄们齐心合力之际,你这厮却还在这里闹内讧,莫不是还嫌死得不够快吗?”

    卞祥悻悻地摸了摸后脑,兀自拧着脖子瓮声瓮气地喝道:“那你说咱们眼下该当如何是好?”

    花荣看了他一眼,心中对于他也是颇为无奈,幽幽地长叹一声,开口道:“立即派人将我等的遭遇告知宋江哥哥,然后请他速速派兵来援!”

    “好!”卞祥一拍巴掌,应了一声,然后却又巴巴地看着花荣,“然后呢?”

    “然后?”花荣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不自觉地跳了跳,强自按耐下心中的怒火,“立刻整顿兵马,朝着狮子岭进发!”

    “狮子岭?”

    “不错,就是狮子岭,那里易守难攻,宋军想要攻打威胜,狮子岭是他们怎么都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好,咱们就是狮子岭!”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