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难道哥哥还会骗你吗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难道哥哥还会骗你吗

    宋江归家后,如何与其父、兄弟诉说,让他们留在这里做为人质,自是不得让人知道,但是在第二日出兵之时,若是了解宋江的人,自是能从他的眼眸最深处看出那一份冷漠和漠视,显然他对田虎、田豹等人动了真正的杀机,等他再回到威胜的时候,想必就是威胜血流成河的那一刻。

    事实上,不管是田虎、田豹还是宋江,都是打心底看不起宋军,认为只要自己的增援大军一到,宋军必定烟消云散,说不定根本就是大军才走到一半,宋军就已然退兵了,正是考虑到这个原因,田豹等人这么爽快,只是轻描淡写地开了三个条件,便是让宋江带兵出发了,在他们看来,这次出兵,充其量也就是两次长途行军罢了。

    只是这一次,却是大大地出乎了田虎、宋江的意料,就在宋江领兵行不到一日,便是收到消息,说是宋军打破了泽州,只是这个消息依旧未引起宋江等人的注意,毕竟只是一座城池罢了,兴许因为守将大意什么的,被宋军抽冷捡了便宜。

    可是当宋江的大军行过苏林岭的时候,收到大同关、盖州、高平、陵川全部告破,除山士奇、方琼、于玉麟三人下落不明外,其余将领及兵卒无一幸免的消息时,他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召集众将,商议刚当如何行事。

    宋江的心思,做为宋江心腹班底的吴用、穆弘等人自是全部知道,也知道此次出兵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什么,虽然晁盖、花荣在内心深处可能更偏要李俊辰一些,可是要他们在宋江和田虎之间选择起来,他们无疑还是会选择宋江,是以他们的出现并未出乎吴用等人的意料,可是卞祥等人的出现,却是大大地出乎他们的意料,不由将目光投向宋江,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江面上带着他一贯的虚假笑容,指着卞祥等人说道:“卞祥兄弟他们武艺高强,此次出征还需多多仰仗,今后大家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兄弟,大家切莫要有亲疏之分才是!”

    虽然宋江的话说的够清楚明白的了,但是穆弘等人看向卞祥等人的目光中,依旧还是有着浓浓的敌意,毕竟他们也是知道,卞祥的武艺远在他们之上,有他在,只怕自己在宋江心中的地位会大不如前。

    宋江自是将他们目光中敌意看得一清二楚,一时也是拿他们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是朝吴用使了一个眼色,吴用会意,自袖中取出小巧的羽扇,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开口问道:“哥哥,今日将我等全部叫来,却是为了何事?”

    宋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口道:“在座的都是自己啊兄弟,宋某也不瞒大伙了,适才收到前方传来的消息,继泽州之后,大同关、盖州、高平、陵川等地在一天内全部陷落……”

    “什么!”花荣、孙立等朝廷出身的经制将领,自是知道攻城掠地的难度,莫说是一日四地,就是一日一地,也是非常困难的。

    可是宋江的话并未就此说完,就听他继续说了下去,“…非但如此,我军的在各地的守将和兵马,除了山士奇、方琼、于玉麟三人下落不明外,其他包括枢密使钮文忠在内的所有将领以及士卒全部阵亡,无一人逃脱!”

    这下连卞祥也不相信了,在他看来丢失城池只是小事,只要再抢回来就是了,但是将领和士卒的伤亡就不是那么容易补充了,就见他“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扯着嗓子对着宋江吼道:“这不可能,且不说钮枢密帐下高手如云,就是他自己也是武艺高强,怎么可能全军覆没,无一幸免!”

    穆弘、燕顺一直就看卞祥不顺眼,如今见他朝着宋江这般大叫,悄悄交换一记眼神,就见燕顺“蹭”地跳了起来,指着卞祥吼道:“姓卞的,你TND这是在干什么,谁允许你这般没大没小地与公明哥哥说话的,还不赶紧给老子向公明哥哥道歉!”

    “赶紧道歉,若是不然的话,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穆弘瞪了一眼卞祥,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不想卞祥根本就没想过要搭理他们,只是直直地看着宋江,希望宋江能告诉他,刚才说的都是假的,可是他失望了,宋江苦笑了一声,取出一封情报,亲手递给了卞祥。

    卞祥一把抢过,飞快地看了看,随即便是大声咆哮了起来,“不,这不是真的,这是不可能的!”

    “混账!难不成哥哥还会骗你不成!”先前的无视,已经让穆弘怒火中烧,如今卞祥的动作,让穆弘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个箭步窜了出去,燕顺的反应稍慢了些,但也是跳了出来,和穆弘一起伸手朝着卞祥抓去。

    “放肆!你们两个还有没有把我宋江放在眼里!”宋江将二人的动作看在眼里,对于他们心中的想法自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当下不做丝毫犹豫,立时朝着二人吼了起来。

    宋江的吼声,让二人的身体一僵,动作也就此慢了下来,可还是缓缓地伸向卞祥,看那架势,分明就是不抓住卞祥就绝不干休。

    “你们两个…给老子滚出去!”眼瞅穆弘、燕顺对自己的命令有不理睬的趋势,宋江哪里还能忍住,亦是“蹭”地站了起来,朝着帐外一指,对着二人恶狠狠地咆哮了起来。

    二人见宋江真的发火了,哪里还敢有什么动作,只能是悻悻地看了卞祥一眼,忙不迭迭地跑了出去,待得二人离开,宋江的脸上方才勉强地笑了笑,对着吴用道:“军师,依你看,如今我军该当作何打算?”

    吴用想了想,轻轻摇了摇扇子,开口道:“如今只知道前方城池陷落,全军覆没,再无旁的情报传来,依我看,我军当兵分两部,选出精兵强将,以最快的速度赶至最频临盖州的魏州,阻住宋军的前进的步伐,以固守消磨宋军的锐气的同时,打探清楚宋军兵马的情况,另一部则是由宋江哥哥率领,按部就班地前行,只要前方能将宋军的锐气磨去,那么待大军到时,就是宋军的末日!”

    “军师所言甚是!”宋江听了,立时点了点头,对着众人道,“就如军师所言那般,有哪位兄弟愿意走这一遭?”

    “末将愿往!”宋江话音才落下,卞祥便是抢着开口应道。

    “卞兄弟……”宋江见是卞祥,不由得踌躇起来,他知道卞祥和钮文忠、山士奇都有交情,去了前方少了自己的压制,就怕他会脑子发热,从而和宋军大打出手。

    卞祥见宋江不说话,不由得急了,“莫不是哥哥信不过卞祥吗?”

    “兄弟说的是哪里话!”宋江哪里肯承认,目光飞快地账中飞快地扫视了一遍,“卞兄弟要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需得和花荣兄弟同往,一路上需多听花荣兄弟的意见,不知你可能做到?”

    “能,卞祥绝不会让哥哥失望!”卞祥自是满口答应。

    花荣见宋江点到了他的名字,只能是站起身来,朝着宋江抱拳道:“花荣领命!”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