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章 宋江等来的机会

正文 第五百章 宋江等来的机会

    虽然高座于盖州的主位之上,但孙静的心中却着实有些不是滋味,看着屈均则的目光中也是透出几分忌惮,只是当他想到那日屈均则与他说的话,以及那封书信时,却又不自觉地伸手往怀中摸了摸,摸见书信仍在怀中,方始放下心来,“饶是你智计无双,还不是要乖乖地入我幕中,替本推官出谋划策,你且就好好地为本推官奉献你的全部心力吧,嘿嘿……”孙静的心中暗暗冷笑,显然已是想好了屈均则的归宿。

    孙静的想法,屈均则自是无从得知,只是他却知道,自己除了投靠孙静以外,已然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原本以为可以靠着酆美,在朝廷中谋个立足之地,不想酆美如今却是连自身都难保,万般无奈之下,屈均则只能是想办法另谋出路。

    很快出路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泽州之战后,屈均则便敏锐地发现,田虎势力说的好听是叫做晋军,实则却是一伙只会好勇斗狠的匪寇而已,更兼在他从酆美口中得知钮文忠在田虎势力中地位后,冥思苦想了一日一夜,终是想出一条妙策。

    虽然屈均则不认为酆美有什么前途,但酆美终究在战场上救过自己,而且没有他的引见,自己怕也难以见到孙静,于是便将自己的所想全部全部告知于酆美,希望他能引自己去见孙静,同时一起投靠孙静。

    酆美也是感觉到了孙静对其的疏远与不信任,是以在听得屈均则所想后,二话不说,立刻便是带着屈均则去见孙静。

    说来也巧,那时孙静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倾泄,在得知是此二人时,本待要人将其轰走时,可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地变成将二人叫进来。

    屈均则是何等人物,虽然此刻的他还是略显年轻,但是察言观色的本事已是有着几分火候,一见孙静的面,便是知道孙静的想法,于是便抢在孙静说话之前,抢着道:“草民见推官近日面带愁容,可是在忧心征讨之事?草民不才,确是有一策献于推官大人!”也不等孙静说要不要听,直接便是将自己的计策说了出来。

    孙静本想出言打断,可是在当屈均则开始诉说之际,他不知为何,竟又鬼使神差地耐下了性子,静静地听屈均则诉说了起来。

    屈均则的计划,说到底就是利用钮文忠在田虎晋军中的地位,以及田虎麾下好勇斗狠的本性,先是以一部军马多打旗帜充当大军,缓步慢行至大同关外下寨,诱使关中兵马出兵袭营,以张开、王焕、项元镇埋伏于外,先取其关,再灭其军;同时派出细作分别前往高平、陵川、盖州,佯装是大同关派来求取救兵,在三地分别派出兵马相助大同关之后,由丘岳、周昂各率一路兵马攻打陵川、高平;由韩存保、梅展、杨温、王文德、荆忠、酆美等人于盖州前往大同关路上险要处步步设伏,待尽灭其军后,更可冒充其军,诈取盖州;如此一来,非但大同关一战可下,而且陵川、高平、盖州也可落入宋军的掌握之中。

    虽然孙静及其不待见屈均则与酆美,根本不想二人获得点滴功劳,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若是按照屈均则的所想行事,定然可以将前方的一州一关两县全部拿下,不由得面上浮起复杂之色,颇有些难以决断之感。

    屈均则见他面上露出这般神色,便是知道有戏,直接自怀中取出一封书信,轻轻置于孙静案上,而后一把拉上酆美,二人皆以五体投地的大礼,一动不动地跪在了孙静的面前,静静地等待孙静的决定。

    孙静看过书信,想了又想,终究还是抵不住对功名富贵的渴望,收下了屈均则的投名状,全盘以他的计划行事,结果是大获全胜,除了山士奇、于玉麟、方琼三人只身逃脱外,晋军几乎全没。

    一时间,宋军的声势在河北大涨,大有一战而下田虎之势,使得频临盖州的魏州等地人心惶惶,逃兵、逃将之事频出,与孙静暗通曲款者比比皆是,全然是一副大厦将倾的样子。

    再说张文礼的书信,在信使的昼夜兼程之下,终于是送到了宋江的手上,若是往日,宋江得知有宋军犯境这等事情,自是第一时间去报与田虎知道,可这回他却是一反常态,暗暗地对穆弘做了一个了结信使的手势后,便是拿着书信来到了吴用的居所。

    吴用对于揣摩心意一道,已然是登封造极,虽然对于宋江的到来颇为惊讶,可是他却隐隐感到宋江的心中有着天大的好事,不由露出一丝笑意,“今日一早,便是听见有喜鹊在枝头“吱吱”只叫,想必定然会有好事临门,如今见到哥哥,这好事怕是要应在哥哥身上!”

    宋江哈哈一笑,却是不答话,径直走进屋中,待得吴用进屋将门掩上之后,方才取出书信交与吴用观看,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方才徐徐开口道:“加亮先生,你以为此事如何?”

    吴用睁开眼睛,面色微不可查地变了变,实则在他的心中,始终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为何宋江一心想要招安,非要去做赵宋的臣子不可,难道做个田虎的手下,又或是自己占山为王就那么不好吗?看了眼面露期待之色的宋江,吴用略做斟酌,缓缓地点头道:“说起来,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若是哥哥可以助朝廷收降田虎,那么定然可以在朝廷中谋得一职位,只是……”吴用说这,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踌躇。

    “加亮先生有话但谁无妨,宋某想要招安,并非是为宋某一人,乃是为了跟着宋某的众家兄弟谋个更好的出路,若是能得招安,不强过跟着田虎百倍!”宋江眼中满是希冀之色,直直地看着吴用。

    吴用悠悠地叹息一声,朝着宋江一抱拳,“哥哥宅心仁厚,一心要为众家兄弟谋个前程出路,吴用甚是佩服,只是哥哥可曾想过我等助朝廷破了田虎,朝廷如果翻脸不认人,我等岂不是要束手待毙吗?”

    “翻脸不认人?”宋江不禁愕然,脸上不由浮起一缕怪异的笑容,伸手朝北面指了指,“加亮先生所虑不无道理,可是先生却是忘了,如今朝廷还有一大敌,正是需要人为其征战之际,如果它就此卸磨杀驴,那么今后怕是无人会受其招安,从而一步步坐视北面那位做大,从而无人可制!”

    宋江几句话,终是打消了吴用的顾虑,说得他频频点头,再无顾虑的吴用,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既如此,我等就要在关键的时候给官兵与最需要的帮助,如此才能显出我等的重要,这样才能提升我等在朝廷心中的份量,在战后给我等一个体面的职位!”

    说着,吴用便是在宋江的耳边窃窃私语起来,说得宋江是眉开眼笑,彷佛已然看见一条通往高位的金光大道,就在自己的面前。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