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老子饶你一命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老子饶你一命

    王焕之名,对于河北一带的流寇、草寇、江湖人士来说,那真叫是如雷贯耳,无人不晓,若是在往日,山士奇避他都唯恐避之不及,可是今日,在怒火攻心之下,他哪里还想得起王焕是谁,胯下战马狠狠一夹,手中的浑铁棍抡起,朝着王焕的脑门的就是一棍,“老东西,给老子死开!”

    王焕听了,当下气急反笑,“老夫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叫老夫死开,就让老夫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眼中厉芒一闪,丈八滚云枪一竖,顶开山士奇的铁棍,双手随之将枪一抡,枪尖疾探间,立刻在山士奇的手臂上挑出一抹血花。

    “啊……”山士奇伤在了王焕的枪下,怒火愈烧愈炽,口中愤怒地咆哮着,“不想死的就给老子一起上,剁了这老头!”

    山士奇一声令下,再加之心底深处对生的渴望,石敬等人哪里还有半分犹豫,舞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带着晋军所有的士卒便是冲了上来。

    事实上,在王焕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正眼瞧过田虎,压根就不把他放在心上,在他的心中,唯一够资格称得上对手的,只有如今占据燕云大部地方的李俊辰,是以在接到出兵的命令时,原本他根本不想趟这个浑水,可转念想到,这么好的练兵机会不会常有,是以还是带着手下新招募的士卒来了,让他们上战场见见血。

    新兵初上战场,紧张和害怕是永远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即便是日后名将的杨沂中,此刻也不过是王焕帐下的一个毛头小子,看见晋军面色狰狞,不顾一切地朝着自己这里涌来,他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脑中也是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便是一挥手中的令旗。

    有道是令出如山,哪怕是再害怕的新兵,也是在看到杨沂中的这个动作后,鼓起勇气,举起自己手中的刀枪,迎着晋军杀了上去。

    身后的变化自是瞒不过王焕,心中幽幽地叹了一声之后,老将的眼中闪过厉色,丈二滚云枪猛地一紧,一枪擦过山士奇肩头的同时,更是将曾全扫落下马,战马的铁蹄直接踩在他的胸上,直接将他踩死在蹄下。

    接连的受创,反倒让山士奇的头脑清醒了下来,看了眼惨死的曾全,再也顾不上自己先前一定要杀了王焕的豪言,伸手朝着战成一团的杨沂中方向一指,厉声喝道:“往那走,从那里冲出去!”

    山士奇这伙人真的要走,以王焕手下居多的新兵来说,自是拦截不住,所幸王焕的目的也不是要将山士奇斩尽杀绝,在付出一定的伤亡之后,山士奇等人还是成功突破了王焕的拦阻。

    杨沂中面色难看地看了一眼突围而去的晋军,低着头来到王焕的面前,轻声道:“将军,沂中…沂中…”本已想好的话,在这一刻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眼眶中泪水不住地打转,就似下一刻就要流下一般。

    “够了!给老子把头抬起来,眼泪那种东西是你应该有的吗?如果你还有那种东西的话,就给老子从军中滚出去!”不等眼泪落下,王焕猛地一抬手,将枪砸在杨沂中的肩上,厉声喝道。

    听见王焕的喝骂声,杨沂中身子猛地一震,忙是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满是倔强地看着王焕,“将军,沂中指挥有误,致使我军出现伤亡,还请将军治罪!”

    “治罪?”王焕闻言,奇怪地看了杨沂中一眼,跟着便是哈哈大笑起来,“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怕死就回家撒尿和泥去,只是今日的事,你给老子好生地记住了,彻底的记进骨子里去,明白没有!”

    “是!将军!”杨沂中的肩背挺的笔直,比任何时候都要挺,都要直,干脆利落地回道。

    连续的遇袭,让山士奇也不禁疑神疑鬼起来,将行军的速度也是放慢了下来,可是在他有了提防之后,宋军偏生像消失了一般,再有没有发生过突袭这类事情,让他们平安地到达了大同关下。

    看着大同关高耸的关墙,虽然还有可以看见关墙后黑烟弥漫的天空,但所有人的心中却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好似到了这里就安全了一般。

    “人呢?”山士奇抬着头在关墙上看了一阵,忽地开口自语了一句,石敬挨得他最近,似是听见了他的声音,不由咧嘴一笑,“怕是都在城里灭火,待俺上去吼上两声,保准一个个都钻出来!”

    说罢,也不等山士奇发话,便是走到护城河边,朝着关上吼道:“猴崽子们,你石敬爷爷回来了,还不赶紧地从猴洞里滚出来,迎接你石敬爷爷进去!”

    “哈哈……”随着石敬的话音落下,关上便是爆发出一阵狂笑,一道破风声随着笑声朝着石敬袭来,山士奇瞧得真真的,当下也顾不上那么许多,抬棍便是一棍打在石敬坐骑的后退上,立时打得筋断骨折,将石敬也是从背上摔了下来。

    “你……”石敬摔在地上,正想喝骂时,目光突然落在马身的箭矢上,后颈顿时一阵阵的发凉,到了口边的话也是骂不出来,山士奇却也顾不上他,朝着关上喝道:“什么人胆敢暗箭伤人,有本事就站出来给本将军瞧瞧!”

    “哈哈…够狂妄的,在这个天下,还没有人敢这般与某家说话,冲着你这份胆量,某家便见上你一见!”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关墙之上,“小子,老子便是中山安平节度使张开,如今这大同关是老子的了,你还是快些滚吧,老子不去赶你,哈哈……”

    张开那刺耳的笑声和话音,没有一丝落进山士奇的耳中,他的目光全部落在张开手中提着的人头上,“钮…钮…钮枢密……”

    “钮枢密?”张开亦是看了一眼手中的人头,“原来这厮就是钮文忠啊,本将还以为是什么人呢,想不到还捞到一条大鱼,小子,看在你说出他名字的份上,快些滚吧,老子饶你一命!”

    “还钮枢密的命来!”山士奇双眼通红的朝着关上吼道,将自己的浑铁棍当作暗器一般朝着关上掷去,只是关墙之高,又岂是他能掷上去的,可是他的这般举动却是惹恼了张开,眼中闪过一缕戾芒,“既然你要找死,就怪不得本将了,给老子放箭,把他们全部给我射死在这!”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关墙上立时出现了大量弓弩手,朝着城下的晋军倾泻起自己手中的箭矢,疲惫之师的晋军顿时被射得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山士奇怒不可遏,正待要下令不顾一切地攻关时,就听的殿后的方顺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口中不住地喊道:“不好了,后方出现大批宋军,正朝着这里杀来,咱们要是在不走的话,怕是真的走不了了!”

    “给老子攻,死也要……”山士奇哪里听得进去,依旧固执地要手下攻城,石敬终是听不下去了,一记掌刀砍在山士奇的后脑,将他打得晕死过去,而后大声喝道:“走,赶紧走!这仇咱们来人再报!”将山士奇往马背上一横,寻着小路的方向,当先跑去。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