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靠谱的董澄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靠谱的董澄

    在陵川,董澄就代表着晋军的军心,不管做什么,只要有董澄打头,那么所有的士卒都放佛变身成为了不知疼痛、不惧死亡的狂战士一般,跟着董澄去完成一件件,原本他们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耿恭在后面看得直跺脚,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每每董澄做出这般动作,他就像习惯成自然一般,必须要跺跺脚,不然浑身都会不自在,沈骥也是落后了一步,看在耿恭如此,不由白了他一眼,“耿老三,你每次都跺脚,也没见你跺出什么名堂来,你还跺它做甚!”

    耿恭无语,心道:“如果不是你们俩个不听我劝,我哪里会有这般举动!”只是他却不会告诉沈骥,当下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纵马绰枪,朝着董澄追了过去。

    沈骥不禁一愕,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这厮脾气比我还大啊!”旋即摇了摇脑袋,将这些想法挤了出去,操起白点钢枪,亦是赶了上去。

    董澄的冲锋搞出这般动静,营中的宋军自是早已看到,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料到晋军居然有这个胆子敢来劫营,一时愣在了那里,但很快便时间惊醒了过来,凄厉的嚎叫声自那些士卒的口中发出,“敌袭!”

    凄厉的叫声响起的那一刻,那些宋军立刻张开了自己的弓箭,朝着营外的晋军放起箭来,虽然他们的心里在害怕,手也在不住地颤抖,箭矢也是不止一次的掉在地上,但还是努力地朝着那些蜂拥而来的晋军射出自己弓上的箭矢。

    在这些宋军士卒的印象中,但凡草寇,只要要弓箭打击上一会,便会自行退去,可是今日他们却失望了,虽然说他们射出的箭矢是稀疏了一些,但还是射中了不少晋军的士卒,以往那些草寇只要中箭,无不是倒地嚎啕大叫,但今日这些却明显不同,箭矢临体的疼痛彷佛更能激发他们体内的凶性,飞溅的鲜血也是让他们嗜血的本性在中箭的那一刻全然爆发出来,一个个扭曲着自己的面庞,挥舞着手中的短刀,怪啸着冲在了董澄的前面。

    宋军的士卒几时见过这般不怕死的人,顿时吓得两股打颤,双手发抖,更有甚者是连手中的弓箭都拿捏不住,掉落在了地上,哪里还能射出一箭。

    “哇哈哈哈……果然都是一些废物!”晋军士卒见到这一幕,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脚下的速度也是快了几分,满眼通红的嗜血光芒,浓浓的的死亡气息瞬间便萦绕在了宋军士卒的心上,唬得他们一屁股坐到在地,手脚并用地朝着后方爬去。

    “快跑啊,再不跑连命都没了!”

    “妈呀,谁来救救我啊!”

    “救命啊!”

    他们叫得越是响亮,晋军眼中的嗜血光芒愈盛,只是很快他们便遇到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不得不说,这些宋军士卒的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战斗力是差了些,但是搭造营盘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如果不是他们搭造的营门甚是牢固,在晋军的推搡砸剁之下还是屹立不倒的话,只怕他们这会已然是化作一缕冤魂,去枉死城报道了。

    但饶是如此,也不过是为他们争取到了不过一会的逃跑时间,就在那些晋军各展神通破坏营门之时,就听得他们身后传来一声大吼,“都给老子闪开了!”跟着便是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铁器拖地而行的声音。

    这个声音他们是再为熟悉不过,哪怕是眼中的嗜血光芒还未退去,他们还是忙不迭迭地朝着两边散去,可动作终究有快有慢,有些士卒爬在门上,一时来不及根本来不及下来,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董澄的泼风刀借着战马的冲击力,狠狠地劈在了营门之上,在将营门劈成两片的同时,也将他们狠狠地抛了出去,摔在地上,生死未卜。

    虽然是有几名士卒生死不明,但董澄这一刀的效果却是毋庸置疑的,挡在晋军士卒面前的最后一道阻隔已经被他破开,如今曾现在晋军士卒面前的,只有一马平川和那些连滚带爬,口中直呼“救命!”的士卒。

    董澄残忍地笑了笑,用力一拉战马,在战马长嘶的伴奏下,泼风刀一展,厉声喝道:“儿郎们,现在是你们表现的时候了,尽情滴去烧、去杀、去枪吧!哇哈哈哈……”

    “噢!”晋军的士卒高叫了一声,便是纷纷越过董澄,朝着自己选定的目标,疾奔而去,不大功夫,宋营中便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还有那一缕缕正在慢慢升起的青烟。

    “哈哈……烧吧,杀吧,抢吧!”董澄对这一幕是再为满意不过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狠狠地一夹座下马,“老子也来了,给老子也留上一些!”

    沈骥也好,耿恭也好,自是将前方那一幕收在了眼底,沈骥还好,只是纯粹地在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快上一分,以至于这好事全被董澄包了,而耿恭在自责的同时,也甚是奇怪宋军为何会如此不堪一击,有心怀疑其中有什么阴谋,但宋营的乱相根本不是装出来的,是以他只能将自己的疑问,深深地藏在心里。

    宋营的方向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不管是驻守大同关内的山士奇还是驻守在关外不远处的张礼、赵能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虽然他们和董澄他们是一伙的,但在心里还是觉得有一万匹草泥马在来回奔跑,“早知道董澄这厮不靠谱,可没想到这厮竟然不靠谱到这种程度!”

    可是在咒骂董澄之余,他们也没有旁的办法,只能是匆匆集合起自己的兵马,朝着宋营的方向赶了过去,不管怎么说,董澄总是他们一伙的,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大家伙在田虎面前都不好交代。

    张礼、赵能所部就在城外,是以在集合和动作上都要比山士奇快上不少,不过他俩的想法比起董澄和山士奇来,无疑要下等了许多,无非是想借着宋营大乱的当口,抢掠一些财物罢了。

    可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就在整个营盘都陷入了一片混乱,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在抢掠,让二人一时也不知该从何下手。

    张礼咽了一口口水,对赵能道:“董澄这混蛋搞成这德行,怕是没什么剩的了,咱们还要去吗?”

    “去,干嘛不去!”赵能白了张礼一眼,驱马便冲了进去,“若是不去,咱们不就是白来了吗!”

    “等等我!”张礼看着赵能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本能地开口叫了一句,就在他也驱马朝里赶时,从他的斜后方猛地窜出一支人马,当先那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中的飞龙三停刀照着张礼就是一刀。

    这一刀,又快又急,快到了张礼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是被砍成了两段。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