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狂妄的陵川组合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狂妄的陵川组合

    在大同关下等了老半天,也不见关中出来半个人影,要知道田虎的手下最多的就是脾气暴躁之辈,如今被人这么晾了许久,沈骥只觉得自己的火气已经要从嗓子中冒出来了,在关前又晃了几步,转过头来很不客气地对着张礼、赵能道:“喂,你们两个就这么有耐心不成?”

    赵能别的本事没有,可对内部八卦、小道消息的收集,比任何人都起劲,是以对沈骥和山士奇之间的那些龌蹉,知道得非常清楚,当下悄悄地拉了拉要说话的张礼,脸上满是谄笑地对着沈骥道:“哈……以咱哥俩的本事,只能在这给沈老大助助威,摇摇旗不是,哪够格去抢沈老大的风头不是!”

    “是是…沈大哥什么人物,哪里是咱哥俩能够比得了的……”张礼也是一个谄话张嘴就来的主,听见赵能这么一说,马上便明白过来,立刻便接了上来。

    虽然这两人的马屁拍的沈骥心里异常的舒坦,但在面上他还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嘴里嘟囔了一句,“两个没卵子的东西……”遂不再搭理二人,而是看着闭目养神的董澄道,“老大,山士奇这混蛋叫咱们带兵来帮忙,可如今却给咱们脸色看,要我说,咱们还是回陵川吧,不要留在这里看人脸色了!”

    董城双手抱胸,慢慢地睁开眼睛,朝着城头看了一眼,缓缓摇了摇头,“不用了,人来了!”

    “人来了?”沈骥扭过头去,就见吊桥正在缓缓地放下,不由得狠狠地啐了一口,“TND,老子准备走了,这个孙子就下来了,怎么,想在老子这里赚面子不成,操!”

    沈骥在边上骂骂咧咧,但吊桥却没有因为他的原因而减缓放下的速度,待得放定之后,不等山士奇等人出桥,就见沈骥几步窜了过去,指着山士奇的鼻子,厉声喝道:“姓山的,你遣人来我陵川求助,如今却又将我等阻在关外,却是何道理,你今天不给老子说出个因为所以然来,老子和你没完!”

    山士奇被骂得懵了,但很快却是清醒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指着鼻子痛骂,让山士奇情何以堪,当下眉头一皱,狠狠地捏起拳头,哑着嗓子道:“沈骥,你在说什么,再给老子说一遍!”

    “说一遍就说一遍!老子说……”沈骥撇了撇嘴,待要再说时,就见钮文忠上前几步,沉声喝道,“好了,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争的,沈骥,我且问你,是谁让你们来此的?”

    “谁让我们来的?”沈骥敢不给山士奇面子,但不敢在钮文忠面前咋呼,只是听钮文忠这么问,也是颇觉意外,当下一指山士奇,“不就是他派人前往陵川和高平,让咱们和张礼他们带兵前来助阵吗?”

    “我派人去陵川和高平叫你们来助阵?”山士奇一脸的莫名其妙,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沈骥也好,耿恭也好,张礼、赵能也好,无不是用力地点了点头,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不是你山士奇,还能有谁。

    山士奇急了,自己分明没有做过,但一个天大的屎盆子眼瞅着就要扣到自己的头上,由不得他不出声替自己辩护,可就在他想要争辩时,钮文忠大喝一声,“好了,都不要说了!”

    “枢密,我……”山士奇见是钮文忠发话,急忙向他解释时,就见钮文忠大手一挥,“我说,都不要说了,难道你没有听见吗?”

    虽然如今身负重伤,但钮文忠的威势却依旧不容小觑,不说话则已,一旦发声,立时震得所有人全部闭上了嘴巴。

    钮文忠见没有人说话,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山士奇说道:“士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对付城外宋军的事情,至于是谁去请沈骥他们来的,等打退了宋军以后再说!现在,趁着大家伙都在,你赶紧调派人手,争取一战功成!”

    “是,枢密大人!”山士奇听钮文忠这般说,当下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便是伸手将沈骥等人全部揽了过来,小声地吩咐了起来。

    细细嗦嗦地说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山士奇终是把人手调派完毕,将手中石子随便一扔,开口道:“泽州已失,大同关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要是丢了,只怕谁都没有脸去见晋王,不管咱们以前有什么过节,都先好好打完这一仗,如果咱们都还有命活着,士奇随时恭候各位大驾!”

    沈骥等人听了,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转而对着钮文忠抱拳道:“枢密大人,末将等人这便去准备,今夜定然要给这些宋军一个好看!”言罢,也不等钮文忠有所表示,便是与董澄等人领兵而去。

    待得陵川、高平两处兵马离去后,钮文忠忽地开口道:“士奇,今夜夜袭宋营这一战,你必须给老子打出个样子来,怎么也要压过陵川、高平的兵马,只有这样,老子才能替你说话,追究他们谎报军情,擅自出兵的责任,你可明白!”

    山士奇闻言,眼中立时闪过一道戾芒,对着钮文忠抱拳道:“枢密大人放心,若是拿不下首功,士奇定当自刎谢罪,绝不回见枢密!”

    夜幕很快便是降临了下来,换成旁人前去袭营,定然是小心翼翼,悄悄地潜行至适当的距离,这才发动突袭,以增加行动的隐蔽性和提高夜袭的成功率,可是沈骥、董澄却不然,根本就无视耿恭提出的建议,一路大摇大摆地朝着宋营开去,就如同原本轨迹中,直接无脑地朝着卢俊义发起挑战。

    也许是无脑者无畏,亦或是无脑者会有无脑神庇护,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沈骥、董澄这么大摇大摆地晃来,竟然没有一人发现他们,让他们平安地到了最合适发动突袭和冲锋的地方。

    沈骥看了眼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的宋营,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对着董澄道:“老大,宋军这回来得不少,咱们就这点人,是不是等晚些时候,张礼、山士奇他们发动了以后,咱们在动手,可以减少些孩儿们的……”

    他正说间,忽然觉得咽喉一凉,低头看时,就见董澄的泼风刀架在了颈间,“老子行事,需要你来教吗?别以为你是老子的兄弟,就有资格对老子做事的方法指手画脚,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是还有下一次,老子就先砍了你!”说罢,董澄收回泼风刀,回首看了眼自己手下的士卒,见所有人的眼中满满都是嗜血的光芒,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泼风刀照着宋营一指,“跟老子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