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周昂,汴梁八十禁军副总教头,官拜车骑将军,使一柄开山錾金斧,据传是和前唐福将程咬金一般,习得“天罡三十六斧”的前三斧,但其天分远胜程咬金,在此基础上,竟然自行领会出其后的斧法,达到十六招之多,在原本的轨迹高太尉征讨梁山的战役中,首战战败张清,在其飞石面前,全身而退,而后更是在水军刘梦龙败北,官军败局已定的情况下,在与卢俊义大战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败,更是奋勇杀出一条血路,护着高太尉安然而退,足见其武艺之高。

    “三斧?”张翔为之愕然,不由冷笑连连,“别说是三斧,就是三十斧,又能…又能……”

    张翔的话说到一半,就是说不下去了,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真真地看见王吉连一斧都没有接下,便是被周昂连人带马劈成了两片,心肝脾肺洒了一地。

    “你…你…”张翔傻眼了,大话才刚刚出口,自己的兄弟就被对手给劈了,世上哪有比这个更打脸的,就见张翔一张粗旷的脸庞涨的通红,眼中满是血丝,手中铁枪带着风声朝着周昂刺去,“老子和你拼了!”

    “就你吗?”周昂头也不回的摇了摇头,錾金斧回手就是一斧,便是将张翔的铁枪荡的老高,“咦,你比刚才那个强,咱们再来!”一斧之下,竟然这可是荡开张翔的铁枪而未能取其性命,让周昂也是颇为惊讶。

    “这是第三斧,接招吧!劈脑袋!”惊讶归惊讶,但周昂却显然不打算违背自己说过的话,打定了三斧之内取张翔的性命,这第三斧便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就见开山斧似一个斗大的磨盘,带着慑人的风声,朝着张翔的脑袋劈去。

    这一斧,落在张翔眼中,就如同能够开天辟地一般,他自度便是全盛时期也难以接下,更不消说自己先前全力一枪被荡开时,已然震破了虎口,“原来我才是那个无知的人……”只是为时以晚,周昂的这一斧,没有丝毫阻碍,便是将张翔劈成了两半,直接步了王吉的后尘。

    周昂斧劈二将,项元镇也是射死二将,除了尚在和酆美纠缠的钮文忠外,晋军阵上仅余下王应一人,见到凶威如此的周昂,王应能勉力坐在马上已是不易,又哪有胆子还敢出战。

    孙静见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心怀大开,乐得哈哈大笑,手中的马鞭一指,“周将军英勇无敌,已慑敌胆,我军正当一鼓破敌,传令三军,给我冲!”

    丘岳等人见到周昂在前面斧劈二将,心中早已等得不耐,如今孙静这一声令下,却正是合了他们的心下,一时间人如虹,马如龙,朝着晋军发动了猛烈的冲锋。

    连续的丧将,让晋军的士气跌到了谷底,哪有还有和宋军放对的本事,稍一接触便是溃不成军,宋军在丘岳等人的领头下,就像是虎入羊群一般,杀得晋军哭爹喊娘,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钮文忠眼瞅着大势已去,根本不敢和酆美再有什么纠缠,以自己用左腿吃了酆美一刀做为代价,好容易杀出一条血路,带着王应与几百残军,直奔大同关而去。

    杀散了城中守军,孙静自是不敢怠慢,连忙遣人请高封入城,高封得闻那么快便拿下了泽州,不由得大吃一惊,但更多的还是欢喜,毕竟似他这等膏粱子弟,哪里受得了营帐之苦,如今能住进城中的府邸之内,他哪里还顾得上旁的,急急忙忙地便是赶了过来。

    这时候就体现出孙静做为高俅心腹的功力了,他一面找来美酒美姬,让他可以尽情地纵色声马,从而将大权彻底地交到他的手中,一面大摆庆功宴,不管是他看着顺眼的,还是不顺眼的,亦或是有些过节的,都是一并请来,不要钱的奉承话更是张嘴就来,听得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热乎乎的,恨不能插上翅膀,立刻飞到战场上,用晋军的人头来换取自己的功绩。

    孙静在泽州大宴众将,而钮文忠却是领着残兵败将,晓餐露宿之下,一连跑了好些日子,终于是跑到了入晋的第一重关卡—大同关。

    大同关守将山士奇,原本也是钮文忠帐下大将,只因为钮文忠新占了泽州,故而便将此地委任给了自己帐下最得力的战将,如今听闻钮文忠带着几百人,灰头土脸地来到关外,山士奇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带着关中大小将佐将钮文忠和王应迎了进来。

    山士奇已经尽量把钮文忠往惨里去想,可是真当他见到钮文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钮文忠就没有这般凄惨过,就在他稍稍愣神的时候,钮文忠的身子在马上微微一晃,便是朝着马下栽去。

    山士奇到底是武艺高强之辈,回过神来便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接住了钮文忠,伸手一摸钮文忠腰下,发现全部都是血水,不由得高声吼叫起来,“来人,速速送钮枢密去关中大夫处诊治,告诉他,如果治不好钮枢密,老子便要他的命!”

    睦辉听了,连忙带人抬着钮文忠朝关中奔去,好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关外终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到了这会山士奇方冷冷地瞪了一眼王应,厉声喝道:“王应,到底是怎么回事?枢密大人是怎么受得伤,泽州是怎么回事!沈安他们人呢,你给老子把话讲清楚了,不然小心老子立刻砍了你!”

    山士奇此言出口,尚留在他身后的石敬和曾全也围了上来,尤其是石敬,他和沈安的关系再好不过,更是瓮声瓮气地喝道:“是啊!沈安兄弟呢,莫不是你贪生怕死,将沈安兄弟扔下断后,自己跑了回来吧!”

    “混账!我王应会是这样的人吗!”听石敬这么一说,王应就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母猫一般,立时跳了起来,“我王应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好歹也是条汉子,怎会做出这等抛弃兄弟的事来!”

    “那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石敬寸步不让,猛地踏前一步,狠狠地瞪着王应。

    王应看了石敬一眼,目光又是在山士奇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掠过,终是长长的叹了一声,开口说了起来,把从宋军出兵攻打泽州开始的一桩桩一件件,全都告诉了山士奇和石敬他们。

    山士奇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阴霾之色却是愈发地重了,而石敬却有些无知者无畏的味道,放声咆哮了起来,“周昂!酆美!你们这两个混蛋,你们给老子等着,等你们到了大同关,老子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关旁的深山中亦是传来了回音,彷佛在见证着石敬的誓言,可是不知为何,在王应的心中,始终无法看好他,总觉得在周昂那神鬼莫测的斧子下,石敬也只有束手待毙的份罢了。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