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北地战事正酣之际,赵宋境内也并不太平,虽然方腊势力在童贯的猛烈攻势下,已然是烟消云散,但是河北境内却是烽烟再起,赵宋征讨田虎的战役也正式拉开的帷幕。

    以高俅那好大喜功的性子,自是不甘落于童贯之后,在圣旨颁布之日,便是想着出兵,最后是能一步登天,一朝平定田虎,可是孙静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言道京中兵马就不操练,各地兵马之间也全无配合之意,只知各自为战,若是不加以操练,去了河北也必然是先前征讨梁山的结果,与其如此,不如花费些时日,待各地兵马取齐之后,好生操练精熟,田虎自可一战而下。

    高俅平素一贯听不进人言,但是这一次却是把孙静的话全部听了进去,虽然他文不成武不就的,但他总算还知道孙静说的乃是实情,为了高家唯一可用之后高封的安全,为了能以最小的代价平定田虎,在赵佶面前压倒童贯,为了日后能平定自己的心腹大患,高俅终是咬了咬牙,准了孙静所请,让各路兵马在汴梁近郊磨合演练。

    哪知这调兵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待得兵马取齐,开始磨合演练,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天南地北的各地驻军,汴梁的禁军,那是谁也不服谁,谁也不买谁的账,每日里都是在磕磕碰碰中开始演练,在乒乒乓乓的打斗中结束演练,好容易花了大半年的时候,总算是将兵马磨合成型。

    高俅瞅着兵马磨合完成,终是放下心中悬着的大石,准备找个日子誓师出征的时候,冷不丁的传来了童贯平定方腊的消息。

    这一下高俅可是彻底坐不住了,立时把孙静找来,劈头盖脸地臭骂了足足有两个时辰,骂的孙静是狗血喷头,几乎怀疑人生,要不是高俅看在他还要辅佐高封出征田虎的份上,真恨不能立刻就将这厮剥皮抽筋,凌迟处死,方消他心头之恨。

    可是在他骂完孙静之后不到两个时辰,他便再次将孙静招入府中,原本孙静还做好了被臭骂一顿的打算,不想这回高俅却是和颜悦色地安抚了他一番,言语之间透出的意思,不外乎是要他把平定田虎的战事打得漂亮一些,尽可能的避免伤亡,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将田虎的势力收归己用。

    孙静被高俅先后两次的态度搞得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在懵懵懂懂地离开了高府之后,百般打听之下,好容易才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平定方腊这一战,童贯为了能抢在高俅的头里结束战斗,故而传下两条命令,其一是但凡攻下州府,允许手下的胜捷军劫掠,其二是不要任何俘虏,在这两条命令之下,胜捷军确实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所过之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攻城掠地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可也因为是这两条命令,使得方腊的手下的抵抗也是空前的,让胜捷军的伤亡也是成倍的增长,如果不是贝应夔的反叛,怕是这一仗打下来,童贯的胜捷军已然是烟消云散了。

    原本因为被童贯抢了头功的高俅,在知道了这件事后,在府中乐得哈哈大笑,专门找来孙静,旁敲侧击地暗示他要尽量减少伤亡,以期能在这上面压到童贯。

    孙静想明白这一节后,心中便是有了腹案,向高俅再度提起要征调丘岳、周昂二人,高俅为了能压到童贯,自是无不应允,得了强将的孙静,心中斗志高昂,汇合高封之后,便是带着完成磨合的兵马自汴梁出发,浩浩荡荡地开往河北平叛。

    田虎占据河北多年,打败宋军的征讨不知有多少次了,虽然这一次宋军的规模比起往日任何一次都要大上许多倍,但是做为泽州守将的钮文忠却根本没有将宋军放在眼中,城中的大小将校是该吃吃,该喝喝,全然没有因为宋军的兵临城下而惊慌失措。

    高封知道自己这个主帅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是以便是做起了甩手掌柜,将所有的军务全部交给了孙静,孙静初掌大权,本想趁着大军初到,锐气正盛之际,直接一鼓作气拿下泽州,可是不想手下军兵连城墙都没有挨到,便是被城上的一通弓箭,射得败退了下来。

    孙静在后面看得是目瞪口呆,本以为能看着麾下兵马一鼓作气拿下泽州,不料却连城墙都没有挨到,不禁为之气急,正想要命令军马不惜一切代价攻城时,边上却是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声。

    “什么人敢这般放肆!”孙静对于这等声音再为敏感不过,立时厉声喝道,就见丘岳驱马上前几步,朝着孙静一抱拳,略带沙哑地说道:“推官,却是末将嗓子有所不适,怕是这一路行来,有些感染风寒,稍事休息便可无碍!”说着,却是不着痕迹地朝着孙静微微眨了眨眼。

    孙静是何等人物,立刻看懂了丘岳的意思,一时间便是觉得一阵凉意在后背上游走,心中暗道:“好险,险些便是步了童太尉的后尘!”只是他面上仍强自镇定,对着丘岳喝道:“既然丘将军身体不适,那还需好生休息才是,平定田虎可离不开丘将军……今日初到,已然和这些反贼打过照面,那么各营军士便各归其营,当好生歇息,养精蓄锐,三日之后当一举荡平这泽州反贼!”说着,却是将手中的马鞭朝着泽州一指,彷佛这泽州城在他这一指之下,立时便能收复一般。

    旁边的众将吃惊地看着他,他们本以为孙静会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立刻攻城拿下泽州,有些人甚至在心中悄悄做好了死伤大半的准备,可不想孙静却是下达了截然相反的命令,让他们反倒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屈均则躲在酆美的身后,倒是颇为赞赏地看了一眼孙静,暗暗点了点头,“本以为赵宋官军中都是一些草包,不想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此人到底怎么样,还需看他日后做派……”左手却是不着痕迹地拉了拉酆美的裙甲,待得酆美看过来时,他便朝着孙静的方向努了努嘴。

    酆美这才会意过来,连忙朝着孙静抱拳道:“末将遵命!”

    有了一个带头的,那么接下来便好办了许多,“遵命”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终是让孙静松了一口气,暗道:“这马鞭终于能放下了,一直举着真是够累的……这酆美能第一个站出来,这其中定是少不了那屈均则的提点,此人倒也识时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