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会阵(十二)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会阵(十二)

    王寅一声令下,纵然栾廷玉还是千般、万般的不愿,还是只能跟在王寅的身后,向着敌阵发起了冲击,他心中很明白,自己等人能够打到这里意味着什么,也明白今日之后的大唐定然会是如日中天,如果自己一定要与王寅强拧着对着干的话,到头来吃亏的一定是他,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栾廷玉才不屑为了可怜几个异族,而丧失自己的未来。

    “操!这群宋猪疯了吗?怎么一股脑地冲了过来!”咬儿惟康眼尖,哪怕是点余光,也是很快看见了蜂拥而至的唐军。

    “哼!来的好,我正想着怎么给宗云他们兄弟报仇,他们这般做,却是隧了我的意!”耶律得信战意高昂,手中的狼牙棒舞了一个花,却是扭头看着答里孛,“公主,咱们也上吧,宰了这群宋猪!”

    答里孛看了一眼耶律得信,又看了看楚明玉、咬儿惟康等人,见他们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心中不由哀叹一声,事实上,她是这十一曜星大将中唯一一个反对出兵攻宋之人,虽然她也跟着兀颜光反了耶律延禧,但更多的只是怒其不争罢了,将来还是想着有一天能够回返契丹,如今和赵宋结下新的大仇,让契丹未来何去何从?

    耶律得信见答里孛久久没有说话,心中不由大急,暗中朝着咬儿惟康使了一个眼色,咬儿惟康会意,大声叫道:“公主殿下乃是千金之躯,自是不屑与这等低贱的宋猪计较,只是我等身为臣下,哪里能容这些宋猪这等放肆,公主殿下且在这里看好,我等这便去将这些宋猪斩尽杀绝!”说罢,也不管答里孛是否答应,铁方槊迎风一招,“随我来,杀尽那些宋猪!”

    咬儿惟康这一挑头,耶律得信也好,楚明玉、曹明济也好,跟着他便咋呼了起来,而那些普通的士卒又哪里知道他们心里那些弯弯绕,只能是本能地跟着他们几个,迎着唐军冲了上去。

    答里孛想要叫住他们,可是她知道耶律得信这些人虽然面上甚是尊重她,公主长公主短的叫着,但是内里却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就算是自己出言喝止,只怕也没人会听自己的,到头来反而会更助长他们的气焰。

    答里孛的侍女,也是她的贴身副将太真鹊有些看不下去了,挨近答里孛说道:“公主,他们也太不像话,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副将讨令,这便去把他们拦回来!”

    “哎……”答里孛幽幽叹息一声,“鹊,没用的,他们这些人是不会听你的,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武勇,却不知道那宋将的武勇实是在他们之上……”

    “公主殿下未免太抬举那些宋人了,就凭他们也配是我契丹上将的对手”,太真鹊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看得出她对王寅等人甚是看不上,“不说耶律得信,就是楚明玉他们也有万夫不当之勇,那些宋人怎么会是敌手!”

    “那些宋人怎么会是敌手…”答里孛苦笑一声,“鹊,你难道没有看见先前姜庆兄弟是怎么死的吗?两箭!两箭就取了我手下两员大将的性命!”

    “那…那不过是一时凑巧罢了!”太真鹊一时语塞,但很快便是撇撇嘴,拧着脖子答道。

    “凑巧…哪里有这么凑巧的……”答里孛无语,默默地看着前方的战局,然而就是她与太真鹊说话的当口上,前方的战局已然发生了让她无法想象的变化。

    耶律得信自负其勇,一直便是以为自己是十一曜星中,仅次于兀颜光的大将,只是没有表现的机会罢了,如今他借着咬儿惟康发难的机会,第一个冲出阵来,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斩杀几员宋将,让答里孛知道,小看他是多么的错误。

    也算他的运气不错,纵马不多时便是看见迎面奔来一员唐将,看那装扮,定然是员大将,当下是心花怒放,朝着那员宋将喝道:“兀那宋猪,且留下你的人头与我!”

    手中的狼牙棒舞了个棒花,狠狠地一夹座下马,准备借着马速以及狼牙棒的力道,给那人来一个顶上开花。

    他瞅准的那人不是旁人,正是不忍对女人下手的栾廷玉,可栾廷玉的怜悯之心也只是对女人才有,对着这些契丹男人,他也是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瞅着耶律得信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而来,心中冷笑一声,舞起自己的铁锤便是迎了上去。

    锤棒相交,栾廷玉立时被耶律得信震得倒退三步,若是知道栾廷玉身份的人,那么定然会因为这个结果而欣喜若狂,可是耶律得信,哪怕他知道栾廷玉是什么人,他也不会高兴,在他看来,自己那一棒之下,无论如何都应该将栾廷玉砸得脑浆崩裂,筋断骨折,惨死马下,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只是轻描淡写地后退了三步。

    “好家伙,有点本事,咱们再来!”耶律得信将栾廷玉没死,心下除了有着小小的失望,但眼中却是多了嗜血的光芒,伸出舌头在手上轻轻地舔了舔,口中发出一声狼嚎,狼牙棒一举,便是杀了上来,“再来!”

    “哼!怕你不成!”栾廷玉不是一个只吃亏却不知报复的人,更何况先前他吃亏更多的是因为耶律得信有着战马之利罢了,如今这耶律得信没有了战马之利,栾廷玉又岂会放过他,手中的铁锤一横,便是和耶律得信战在一处。

    耶律得信的长处便是力大,若是论招式的话,十个他也不见得是一个栾廷玉的对手,可偏偏就是因为力大,让栾廷玉也不敢轻易进招,毕竟这挨上一棒的结果,不是他栾廷玉愿意看见的,是以他手上的铁锤始终保持着七分守势,三分进手。

    耶律得信虽然力大,但有一句话怎么说的,狂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就连风雨都会有终止的那一刻,更何况他耶律得信,在一口气砸出三十几棒之后,他终于觉得双臂酸软,一口气渐渐有些接不上来,不由垂下双臂,指着栾廷玉骂道:“你这宋猪,除了会挨打,还会些什么,有本事就和爷爷好生过上几招!”

    “哦?”栾廷玉是何等人,如何看不出他这已然是强弩之末,不由轻轻一笑,“那我便让你看看我的武艺!”手中铁锤划出一道弧线,照着耶律得信头顶而来。

    “来的好!这才对嘛!”耶律得信见了,心中大喜,本能地认为只要栾廷玉赶攻,自己定然可以在三招之内斩了他,狼牙棒一震,就是迎了上去。

    不想栾廷玉这只是一记虚招,才砸至一半,便是变砸为捅,铁锤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耶律得信前胸而来,耶律得信哪里能反应的过来,百忙之中,只能是将马一牵,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击。

    “你……”好容易避开这一击的耶律得信正要骂时,瞳孔中却是看见一物正朝着自己面门袭来,一口气已然泄尽的耶律得信哪里还能避开,当场被打落下马,栾廷玉哪里肯放,当即赶上去,在挣扎着爬起来的耶律得信头上补了一锤,直将他砸得脑浆崩裂,死于当场。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