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会阵(十)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会阵(十)

    原本的轨迹中,杨再兴之所以会在小商河战死,固然有着马失前蹄深陷泥潭,亦或是艺高人胆大,不将金兵放在眼中等等原因,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他的身边没有一员能与他一起作战的猛将。

    试想一下,如果后来闯金营为其报仇的岳云等人和他一起到战场或者只是晚了一小步的话,那么杨再兴的结局就会截然不同,定然会是群虎闯番营得胜而归,而不是忠魂碧血泪洒小商河了。

    今时今日,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在了杨再兴的身上,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是孤身一人,在他明显已然支撑不住的情况下,召忻终是杀散了自己身旁的番兵,快马赶到,替杨再兴挡下了这波箭雨。

    “召将军,再兴勇猛,是我大唐年轻一辈的翘楚,只是他年轻气盛,此去破阵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是以还请召将军多多看护与他!”召忻手中拨打着箭矢,脑海中却是回想起了出兵前俊辰的关照。

    “再兴兄弟,你还好吧!”召忻将手中的镏金镋舞的飞快,一面拨打箭矢,一面回首问道。

    “哼!”杨再兴哼了一声,索性换成单手舞枪,抢上前去挑飞箭矢,“能取走我杨再兴性命的箭矢还没有造出来呢!”

    召忻见他这般好胜,不由得苦笑一声,耶律得重见杨再兴非但没死,而且又跳出来一个召忻,当真是又惊又怒,不禁举起厚背砍山刀,砍死几个自己认为不尽力的士卒,举着滴血的砍山刀,放声嘶吼道:“放箭,今天不把他们射死,就是你们死在这里!”

    只要是活着的人,几乎就没有不害怕死亡的,在浓浓死亡气息的威胁下,那些番兵浑身上下不禁一哆嗦,也不管自己的箭矢是否够用,再度张弓搭箭射了起来。

    “嘿……,除了这招,你们就没有别的招数了吗?”召忻一面拨打着箭矢,一面放声大叫起来。

    “去你的,老子不管什么招数好不好,老子只知道能取了你们的性命,那就是好招!给老子不要停,他们快不行了!”耶律得重就像是陷入了绝境,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只要看见一个番兵动作慢了,上去就是一刀,刀上滴落的鲜血,就像是悬在那些番兵头顶,随时都会掉落的巨石一样,似乎只有不停的放箭才能让那块石头不落下来。

    “不行了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不知哪里来的声音传进了耶律得重的耳中。

    “哈,本将说他们不行了,他们就不行了,似你们这些货色又岂会明白!”耶律得重这会已是陷入了疯魔状态,哪里还会去管这声音从哪里来的。

    “那么,在加上史某如何?”史文恭的声音冷冷地传来。

    “屎?哇哈哈……”耶律得重放肆般地狂笑起来,只是他没笑几声,他的声音便是嘎然而止,就像是一只公鸭猛地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正在放箭的番兵非常奇怪,有些胆子大的偷偷斜眼去看,这一看之下,立时吓得脸都白了。

    就见耶律得重就似得了羊癫疯一般,手脚抽搐,口吐血沫,咽喉中赫然插着一支羽箭。

    那些番兵不由得愣在了那里,你我间相互看了看,约莫停顿了三秒的样子,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吼了起来,“不好啦,耶律大人死球了!”

    “耶律将军死了,快跑啊!”

    “快跑啊,宋猪杀来了!”

    所有的番兵在一个时间里,做出了同一个动作,那就是抛下手中的弓箭,齐齐向后转,朝着后方狂奔,虽然其中也有耶律得重的亲卫,但却只是沧海一粟罢了,哪里经得住这么多人的冲击,不消片刻,便是湮灭在番兵流中。

    召忻喘了一口气,不禁向后看去,就见史文恭正绰着强弓,傲然地站在那里,“史将军果然是神箭无敌,真是…真是……”

    杨再兴没有说话,只是一张俊脸涨的通红,颇为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史文恭。

    “敌军已退,我等当从速追击,莫要让他们退入土星主阵!”史文恭摇了摇头,却是将七星烂银枪一摆,高声喝道。

    “遵命!”这一刻,即便是做为桀骜的杨再兴也是乖乖地抱拳应了一声,挺枪跃马追了过去。

    与太阳阵的史文恭相比,攻打太阴阵的王寅却是遇到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太阴阵的主将,乃是太阴星天寿公主答里孛,而因为主将为女子的关系,是以布阵的主力全部以天寿公主一手带出来的女兵为主。

    王寅也好,栾廷玉也好,当他们看见布阵的主力全部是女人时,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就见栾廷玉的面上泛着几许尴尬,对王寅道:“王兄,栾某虽不说不上是久经沙场,但总算也是走南闯北,见识过天下间不少奇门异阵,可是却从未见过这等以女人为主的阵势,不知王兄?”

    “我吗?”王寅的浑铁钢枪用力地往地上一顿,脸上也是苦笑连连,“不管是早些年在江南,还是后来上的梁山追随唐王,虽然也曾见到过女子上阵为将,但是似眼前这般由女子为主将,甚至是以女子为主力布阵的情形,乃是王某生平之仅见!”

    “这有什么,天下间千奇百怪的东西多了去了,偶尔有一些没见过的东西算不得什么,这太乙混天象阵号称北国第一阵,说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在我大唐的面前,就如同土鸡瓦狗一般灰飞烟灭!”顾岑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朝着王寅、栾廷玉说道,“既然二位将军不愿与女子动手,那么便交由我顾岑来吧!”说着,掣起自己的笔管枪,拍马奔了出去。

    “女人就该回家去和男人睡,照顾男人、孩子,如今却来这里征战沙场,岂不是说你们番邦的婆娘死光了男人,要来战场上找不成,既然这样,顾老爷这便来了!”顾岑大吼一声,笔管枪径直朝着契丹女兵刺去。

    他满心以为,自己这一枪下去,定然可以刺得面前那个女兵血洞大开,当场殒命,可不想那女兵却是举起了手中的双刀,架住了顾岑这一枪下“咦,还有几把刷子,竟然能挡下老爷一枪,既然这样,就别怪老爷不客气了!”说着,便是将枪一抽,准备给那女兵来个厉害的。

    只是他才将枪抽回,正待要使力用出下一招时,就听得身后响起甚是激烈的吼声,“顾岑,小心了!”

    “放心啦!不就是几个婆娘而已!”顾岑心中嘀咕了一句,正待要舞枪再上时,眼前猛地闪过几道亮眼的刀光,朝着他上中下三路袭来,看样子分明是存了要致他死地的样子。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