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会阵(九)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会阵(九)

    俊辰一直便是觉得,“急先锋”这个绰号放在索超身上,绝对是一种错误,比起索超来,杨再兴无疑是更适合这个绰号的人,不管是在梁山还是大唐,杨再兴遇战当先,面对十倍、百倍与己的强敌时,面色不改,单枪匹马闯杀敌阵,视千军万马为无物的英雄气概,是索超从不曾具备的。

    今日,他见史文恭先声夺人,以箭破箭,当场射杀契丹神箭手天山勇,顿时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立时一举银枪,单枪匹马照着敌阵杀了过去。

    耶律得重见得天山勇死于非命,正是吓得六神无主,咆哮着让所有番兵疯狂放箭之际,见得杨再兴单枪匹马地闯了过来,不由得转怒为喜,指着杨再兴,歇斯底里一般地吼道:“放箭,放箭!给老子射死他!”

    番兵最怕的就是没人指挥,如今有人指挥他们,他们就能将事情做到最好,一时间,就见所有的番兵都将手中的弓箭指向了杨再兴,箭矢更是犹如倾盆暴雨一般地照着杨再兴倾泻而去。

    “来的好!”旁人见到这般阵仗,怕是早就吓得面色发白,两股打颤了,而杨再兴却是眼露兴奋之色,手中的银枪在身前、马前极速的旋转起来,就像是在前方竖起了一道铜墙铁壁一般,将所有的箭矢尽数格挡了下来。

    “这般庞大的箭雨,就算是块铁,也都给射烂了!”耶律得重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箭矢,口中不禁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在他的心中、脸上都是自信满满,坚信杨再兴定然无法存活。

    但是他失望了,杨再兴非但活了下来,而且连座下的战马也被他很好的保护了下来,没有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来啊,继续来啊,你们有多少箭矢,尽管朝小爷招呼过来!”杨再兴一面格挡,口中一面朝耶律得重挑衅。

    “放箭,放箭,放箭!”耶律得重本就不算好看的面孔,被杨再兴这般一刺激,便是愈发地扭曲起来,手中的厚背开山刀更是直接剁翻了两名番兵弓箭手,直接抢过他们的弓箭,照着杨再兴射了起来。

    “谁TND再不给老子尽力,回头老子就弄死谁!”耶律得重一面威胁着,一面也是朝着杨再兴射了起来。

    耶律得重这一动手,那些番兵哪里还敢有所保留,立刻是将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可是他们到底怎么士卒罢了,在力量上哪里能和身为大将的耶律得重去比,更何况他们用的弓也只是普通的契丹制式弓箭罢了,就算他们有更多、更大的力气,弓力如此,让他们又能怎么办。

    总算耶律得重不傻,射了一箭便是发现了其中的原委,连忙跑到天山勇的尸体旁边,捡起天山勇的强弓,照着杨再兴就是狠狠的一箭。

    杨再兴在箭雨中耍的正高兴,旁人看起来心惊肉跳,随时可能性命不保的所在,在他那里,竟然是成了闲庭信步的所在,“这群番兵也真够无能的,射了这么久,也愣是没有射中老子一箭,就这点本事,也能压得我们汉人无力北上?果然还是唐王说的对,都是无能的赵宋朝廷,才使得我们汉人畏契丹如虎……咦,这是…”

    杨再兴的枪上忽地感觉一重,一股大力自枪杆上传了过来,已然将这些番兵力量摸清楚的杨再兴,心中非常明白这定然不会是这里的番兵所能射出来的,“难道是来了援军?”

    正想间,枪上再度传来一股大力,只是这一次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所预谋,正射在了杨再兴枪杆最不着力的位置上,使得他稍稍有了那么一个小小的停顿,也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停顿,使得六、七支箭矢突破了那道铜墙铁壁,径直朝着杨再兴身体而来。

    换做常人,这时候怕是只能闭目等死了,然而杨再兴终究不是常人,就见他双手握住银枪中间,双手用力,将银枪舞得如同车轮一般,将这六、七支箭矢全部弹飞了出去。

    那些番兵看见这一幕,全然呆了,好不容易突破了那道铜墙铁壁,想不到还是被杨再兴拦了下来,那岂不是再说,无论他们怎么使劲,到头来还是伤不到这人分毫,想到这里,所有的番兵都是有些意兴阑珊,射出的箭矢也是有气无力起来,箭雨的密集程度,更是稀疏了不少。

    杨再兴当真是喜出望外,没有想到让对方突进几支箭来,反倒是让番兵的士气暴跌,心中不由得暗骂,“早知道这样,老子就不会舞得这般快了,早些漏几支进来,不是早就能突进敌阵了……”

    就在此刻,一直以来随着众多番兵一起放箭的耶律得重,眼中猛地闪过一道寒芒,翻手取过一支“一点油”,心中默默叨念了一句,便是撒手射了出去,顿时就见一道乌光犹如毒蛇的獠牙一般,猛地朝着杨再兴的咽喉要害而来,看那样子,分明是打着要将杨再兴毙于箭下的主意。

    杨再兴正在兴头上,没有注意到这支箭矢,但却被召忻看个正着,连忙一镋砸死一名游散的番兵,口中厉喝道:“再兴兄弟,小心啊!”

    召忻的叫声虽然响亮,但是在嘈杂的战场上,杨再兴又哪里能听得清楚,不过似杨再兴这等猛将,但有危险都会心生警兆,就在乌光渐渐靠近他的时候,杨再兴本能地觉得有一种致命的威胁在接近自己,立时便是知道不妙,手中的银枪朝着心生警兆之处刺去,却是刺了一个空,自己的手腕上反倒是传来一阵剧痛。

    杨再兴低头看时,就见自己的左腕上插着一支一尺来长的铁翎箭,耶律得重远远地看见了,当真是心花怒放,放声地嚎叫起来,“中了,那宋猪中了老子一箭,儿郎们赶紧放箭,今日定要将那宋猪毙于箭下!”

    众番兵听了他的话,顿时一个个来了精神,再度张开弓搭起箭,铺天盖地的箭雨再一次朝着杨再兴袭来。

    看着暴雨般的箭矢再度朝着自己射来,杨再兴冷冷地哼了一声,猛地伸手拔出铁翎箭,厉声喝道:“但有战死的杨再兴,绝无苟生的杨家人!”不顾自己的左腕鲜血直流,毅然朝着箭矢的来向再度舞起了银枪。

    只是这时的他到底还是手腕受了伤,若是一、两下的话,怕是影响不大,但长时间的舞动银枪,他的左手终究还是有些吃不住力,枪势也渐渐地慢了下来。

    耶律得重也是明显地感受了这一节,口中也是愈加疯狂地嘶吼着,“快点,再快点,这头宋猪就快撑不住了!”

    “哼!你高兴的太早了!”一道金光闪过,将杨再兴枪下的箭矢尽数扫落。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