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会阵(八)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会阵(八)

    “箭锋阵型?这是个什么阵型?”天山勇眉头一皱,面色略带古怪地看着耶律得重,“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去玩什么阵型,难道他还看不出眼前这些宋军,和咱们以往对付的那些不同吗?罢罢罢,谁让他是红人,俺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天山勇想着,却是伸手取过了自己的强弓,搭上了自己特制的“一点油”,赫然将箭锋对准了史文恭。

    耶律得重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天山勇的动作,心中满意地点了点头,口中却是咆哮道:“继续放箭,第一队向前五步!”

    立时就看见处于最前方的弓箭手依言朝前走了五步,虽然只是小小的五步,却是让前方的史文恭面色大变,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好办啊!这番将分明打定了靠着箭矢开路,将我等一点一点地挤出阵去!”史文恭若有所悟地看了一眼在阵中咆哮的耶律得重,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杨再兴等人,“以我等大将的武艺当可冲进阵去,只是这些军士又哪里会有这等身手,若是让他们跟着我等一起冲进去,岂不是平白无故让他们送了性命……”

    “小心!”就在史文恭沉吟之时,召忻猛地大喝一声,伸手推了一把史文恭,将史文恭的身子推的歪向一侧,一道凌厉的劲风便是擦着史文恭的身子掠过。

    史文恭大怒,以他在箭术上的造诣,如何看不出这是有人在冷箭暗算,在朝着召忻微微点头的同时,翻手取过自己的落月弓,凭着先前那一丝掠过自己的感觉,就是一箭。

    天山勇一箭不中,正在磋叹可惜,想着要不要在补上一箭时,只觉得瞳孔中闪过一道寒芒,做为顶级射手的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有人在朝着自己放箭,心中冷冷一笑,正待要回箭射落此箭时,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竟发现来箭的速度比起先前更是快上了几分。

    “这不可能!箭矢的速度怎么会越来越快!”天山勇的心中有着一千一万个不信,在那里疯狂地咆哮着,但不管他有着多么的不甘,但事实就摆在他的眼前,容不得他不信,此刻他再想用箭击落来箭,怕是早已不可能,只能是举起手中的强弓,照着箭矢的来路迎了上去。

    “咦,这个番将有点门道!”史文恭瞧见天山勇以强弓隔开自己的箭矢,不由得轻轻咦了一声,一种见猎心喜的感觉油然而生,已然顾不上计较什么偷施暗算这些,翻手取出三支雕翎箭,曾三星伴月之势朝着天山勇射去。

    天山勇做为一个抽冷子放冷箭的“狙击手”无疑是合格的,在契丹与女真的争战中,他曾经多次冷箭奏功,射杀女真将领,但如果要他来较量箭术的话,那么无疑是不够看的。

    眼瞅着史文恭使出三星伴月这等高超的箭技,那正在放声咆哮的耶律得重不禁看的眼睛都直了,莫说是他,就是天山勇也是如此,一个疯狂的声音在他的心里歇斯底里一般地嘶吼着,“怎么可能,这等高超的箭艺,怎么会是宋猪能掌握的,一定是幻觉…对,一定是幻觉!”

    天山勇发出频死野兽一般的嘶吼,飞快地抽出一支“一点油”,用尽全身的力气,照着来箭射了出去,就见这支“一点油”化做一道乌光,凌空与史文恭的箭矢撞了个正着,非但如此,还将史文恭的三支箭矢全部撞落了下来。

    “哈哈…老子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老子才是最强的…”天山勇见状,不由得举起了手中的强弓,放声咆哮了起来。

    但是他很快便是觉得了不对,若是以往,只怕他的身边已然是叫好声一片,但是今天却是出人意料的安静,天山勇连忙放下手,环眼四下看了起来,不想却看见耶律得重正盯着自己,只是这目光中除了怜悯就是惋惜。

    天山勇不禁大怒,“老子挫败了宋猪的神技,正是应该能到赞赏的时候,你却给老子脸色看,你这是什么意思……”天山勇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想要去抓耶律得重。

    只是他才一抬手,立时从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痛,痛的他几乎难以呼吸,他低头一看,却是看见一支翎羽正好好地插在自己胸前,许是中箭的时间久了,那翎羽已然全部都为鲜血浸透。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明明已经…”天山勇的嗓子突然就像被掐住一般,在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耶律得重会是这般看着自己。

    身体越来越重,瞳孔也越放越大,许是死前的回光返照,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不知名的原因,他竟然看见史文恭的嘴唇在那里轻轻地动着,口中似是在说,“三星伴月,之所以叫三星伴月,那就要有星有月,倘若有星无月,又怎么配叫三星伴月!”

    “三星伴月……有星有月…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天山勇惨笑一声,就此跌落下马,再无声息。

    耶律得重亲眼目睹了天山勇由中箭到死亡的全过程,顿时只觉得后脊梁处一阵阵发寒,脚底、头心处更觉得有无限的寒气从中灌入,“放箭!放箭!给老子狠狠地放箭!射死他们,射死他们!”忽地,他就像着了魔一般,比之先前更加疯狂地咆哮了起来。

    那些番兵听见这个声音,手上拉弓放箭的速度比起先前更要快上了几分,在他们看来,像天山勇这等大将都死在了史文恭的手上,诸如他们这些普通士卒,岂不是随时随地都会丧命,为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们几乎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史文恭那惊艳的一箭,非但是将番兵番将震的不轻,就是杨再兴、召忻等人也被震的不轻,他们虽然知道史文恭的武艺高强,而且箭术高超,但却没想到他的箭术竟然高到如此地步,在看向他的目光中,不由充满了敬佩的意味。

    但在杨再兴的心中,却同时还有着另一种味道,“这史文恭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震惊全场,看来他的武艺和箭术定然不会在林将军之下,说不定连林将军都不是他的对手,那我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想着他的心中不禁一黯,但很快他便是精神一震,“但是即便武艺上有所不吐,可论胆气,论豪勇,我杨再兴绝不输给当世任何人!”

    “番狗已然胆丧,我等为何不乘胜追击!将士们,随杨某来!”手中烂银枪一举,单枪匹马地照着番兵冲去。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