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会阵(四)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会阵(四)

    “不错,就是毒气散去!”单廷珪素来不苟言笑的脸上,也是不禁闪过一丝笑意,不待众人再度开口质疑,便是扬声叫道,“魏兄,该是你露一手的时候了!”

    “不错不错,以火攻来破解毒香,当是一个好办法”,纪安邦猛地伸手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不无恨恨地说道,只是他的脸上还是带着一丝疑虑,“只是如今地面泥泞,我等又未带什么引火之物,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魏兄又当如何放火!”

    “哈哈,此事何难!今后就请各位看看魏某的手段!”魏定国爽朗一笑,雁翎刀朝后一招,“小的们,今日就是你们露一手的时候了,上!”

    就见魏定国素来带在身边的五百火兵,从阵中推着五十辆满载引火之物的小车,飞奔而出。

    “若是有着引火之物,倒是能将火烧起来,可是只有这五十辆,未免也太少了些,更何况…”纪安邦眉头一皱,忽地抬头朝阵中看了一眼,“更何况阵中还有如许番兵,他们又怎么会坐视火点起来!”

    也确然如纪安邦预想的那般,曲利出清透过旗门,遥遥地看见阵外正在忙和的唐军时,不由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以火攻破解我的“魔鬼香气”,确实是一个办法,不过就凭着那些破车,就想成功,那未免太小看某家了,你们就等着死吧!”

    他的想法,魏定国自是不会知道,他将手下火兵推着引火车出来后,又是一声吆喝,就见那些火兵纷纷自背上取下一个黑色葫芦,当先的一百人,直接倒转葫芦朝着小车倾泄起来。

    纪安邦也就罢了,张清可是听说过魏定国的火兵是如何放火,如今见这一百火兵是如此动作,不由奇怪起来,驱马靠近几步,想看一看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就见一种不知为何物的黑色液体自葫芦中倾泄而出,不多时便是如同在小车上盖上了一层黑色的帷幕一般,“魏兄,这是何物?似乎以往魏兄从未使过此物!”

    “这个嘛……”魏定国笑了笑,正想要开口解释时,就听得火兵头目高声喊道:“将军,一切准备停当!”

    魏定国闻言,对张清报以歉意的一笑,“张将军,你还是先看一场焰火的表演吧,待晚些时候,我等收兵回营后,魏某在慢慢与你解释”,说罢却是面色一肃,照着火兵高声叫道,“放火!攻阵!”

    “放火!”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那些火兵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每四人一辆车,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车朝前推去,待得小车速度起来之后,却是连忙松手朝后退去,其余的火兵则是取过身后的红葫芦,用力地一拍葫芦底部的机簧,顿时就见一颗颗鸽蛋大小的火弹从葫芦口喷出,将那一辆辆小车瞬间点燃。

    在小车被点燃的瞬间,火焰便是喷发了出来,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足有三、四个人的高度,唬得所有人都面色一变,不禁拉着马头朝后退了一步。

    唯有魏定国看着眼前这把大火,微微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彷佛陶醉在其中一般,单廷珪对于自己这位好兄弟再为熟悉不过,驱马来到他的身边,看着那滔天的火势,颇为担心地说道:“魏兄,这火燃的这般大,好像往日从未有过,而单某观车上之物与往日却无两样,这火会不会坚持不到毒气祛尽?”单廷珪这话却是问出了所有人的新声,就是阵内的番将也被曲利出清用火势太大,必不长久的言语打消了心头的疑虑。

    “嘿嘿……”魏定国睁开双眼,悠然自得地捻着颌下几根短须一笑,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说道,“单兄弟说的没错,若论引火之物,却是往日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不知诸位是否发现,我火兵放火的动作与先前有所不同了吗?”

    原本正要发作的张清,听得他这般一说,不禁皱眉道:“有何不同,不还是原来那几个步骤嘛…”

    “不对,是那层黑色东西……”

    “是了,就是那层东西!”张清声音才落下,龚旺和丁得孙二人同时一拍大腿,大声叫了起来。

    “那层黑色的东西?”张清双眉紧锁,似是响起火兵好像是往引火物上洒过些什么,“那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张清狐疑地看了魏定国一眼。

    “嘿嘿…此物说来也简单,相信大家伙往日里也见过”,魏定国却是笑了笑,概然说道,“那就是猛火油!”

    “猛火油?”众将露出恍然的表情,唯独纪安邦的眉头却更是深了,“这猛火油,纪某平素也曾见人用过,只是却从未见过魏兄弟这般大火,而且这火势能持续到这会的,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个……”魏定国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尴尬,毕竟做为使用之人却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怎么看都是非常丢脸的一件事,关键时候还是单廷珪站了出来,朝着纪安邦一抱拳,“纪将军,我闻着这毒香味已是散去,我等此时入阵已然无碍,只是我等为了这毒香耽误了不少时候,若是再不抓紧,怕是要落在林将军、鲁大师和石将军他们后面了!”

    在说到“石将军”三个字的时候,单廷珪分外加重了声音,纪安邦等人又哪里会听不出来,动作没有林冲、鲁智深快,他们可能也就捏着鼻子认了,可要是连个刚来的石宝都比不过,你叫他们这些人把脸往哪搁!

    就听得纪安邦虎吼一声,“众将跟某来!”一马当先冲了上去,手中的镔铁刀朝着一辆火车车下一伸,口中暴喝一声,便是将此车掀开,跟着又是一连几刀,将周边几辆也是这般挑飞。

    唐军的将士见纪安邦如此神威,都是忍不住高声呐喊起来,一时间士气更是无两,跟着纪安邦朝着阵中涌去。

    “怎么回事?曲利将军不是说他们不敢来吗?”

    “曲利将军不是说宋猪进来就死吗?”

    阵中的番兵番将见到唐军如潮水一般涌来,不由得都傻了眼,一时间都忘了该要抵抗,完全就是站在那里任由唐军斩杀,曲利出清心头闪过一丝悲哀,眼中却是闪起熊熊怒火,“都在那里作死吗,赶紧给老子上,给老子宰了这些宋猪!”手中的三尖两刃四楞八环刀一震,震得嗡嗡作响,倒是让他身周的一些番兵番将清醒过来,跟着他杀了上去。

    “曲利狗贼,当日害我张家满门,可曾想过会有今日!给我拿命来!”不等他上前几步,就听得一声怒吼响起,一团黑影如光似电一般,照着他面门而来。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