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林叔援我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林叔援我

    看着杨再兴失魂落魄的样子,召忻忍不住看了一眼高宠,摇头叹道:“杨小兄弟,和我家的内侄,都是这天下间少有的俊杰,若是能将他们这个毛躁冒进的性子好生磨上一磨,他日必成大器,只是……”说着,召忻又是一叹,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事多磨!”俊辰伸手在召忻的肩上拍了拍,“他们还很年轻,是该让他们跟着我大唐的宿将们去好生磨砺一番,只是莫要将他们的锋芒锐气磨掉才好!”

    召忻不禁一怔,随即便是面泛苦笑,“他们两个,哪里会失掉锐气,只盼着他们到了军中,莫要将军中搞得鸡飞狗跳才好。”

    俊辰不语,只是心中却甚是引以为然,想着当将二人派去何人帐下为好。

    杨再兴出得南门,虽然俊辰严令他不得往北门行进,不得随意招惹契丹军马,但是以杨再兴心性,又如何忍得住,而且他还自作聪明地认为,只要自己不出现在北门的范围,那么那些离开北门范围的游骑的、哨探的、打草谷的契丹人,还不是任由自己去猎杀。

    总算他还记得自己的任务,是以只在唐军的必经之路上猎杀,起初他他所杀的都是个吧落单的番兵,但是那兀颜光到底不是好相与的,在一个方向上长时间得不到回报,他哪里还不知道出了问题,是以派麾下大将宝密圣带着三千人马离营哨探,如遇宋军,则格杀勿论。

    杨再兴离得契丹大营并不远,不过六、七里地的样子,是以宝密圣并没有花上多大力气,便是寻到了他,当他看见杨再兴不过一个人时,不由得仰天打了个哈哈,手中马鞭一指,“原来只是一头小猪罢了,也敢来撩咱们的虎须,果然是活腻味了,孩儿们给老子追上前去,乱刀剁成肉酱,送给城中的宋猪下饭!”

    换做是以往的话,杨再兴见到这三千番兵,定然是脑袋一低,蒙着头便杀了进去,但是今日他却着实不敢,一则是刚被俊辰用实例吓过,二则他也是害怕自己受伤,毕竟自己是出来接应,万一弄点伤出来,回去被责骂倒是小事,以后不让他上战场的话,岂不是要了他的命,是以当他看见契丹兵马朝他冲来的瞬间,他便是一调马头,朝着唐军的来路跑去。

    那些番兵说到底也是欺软怕硬的主,眼瞅着杨再兴拨马就走,立时一个个胆气粗壮起来,一面挥舞着手中的马刀,一面怪声呼啸着,驱赶着座下的战马,朝着杨再兴疾驰而去,宝密圣更是大声呼喝,“儿郎们,今天那厮就是跑到天边,你们也要给我追上去,绝不能叫这厮跑了!”

    杨再兴耳聪目明,虽说声音嘈杂难辨,但他还是将宝密圣的话听在了耳中,不由气得他三尸神暴跳,好几次都是要调转马头,回身杀个痛快,让那些番狗知道杨爷不是好惹的,可每当他要调转马头之际,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俊辰的话,让他好生泄气,只能在心中暗暗咒骂道:“番狗,小爷先把你们的脑袋寄在你们脖子上,待得破阵之日,小爷必定一个个地收回来!”

    就这般地一逃一追,不大功夫已是跑出十余里,前面跑的杨再兴心里固然在骂这群番狗不知好歹,既然追不上,何苦还要追,后面追的番兵心中又何尝不是骂开了花,可是宝密圣迟迟没有下令停止追击,他们也只能是继续追下去。

    殊不知宝密圣心中也在犹豫,怕是回营无法向兀颜光交差,正犹豫间,不想看见前方烟尘滚滚,不由心花怒放,指着烟尘起处,“啊哈,想必是督军大人另派了一支兵马迂回堵截,如今那厮已是瓮中之鳖,儿郎们当努力向前,莫要让那些小子抢了我们的功劳!”

    就在宝密圣下令之际,杨再兴心中也是暗暗叫苦,本想快马摆脱,不想却被番兵操了后路,心中不由苦笑一声,“看来以后真不能干逃跑这活计,本来只有一路,现在却有两路,只能是和他们拼了!”

    杨再兴打定主意,便待要勒住战马之际,却是听得迎面遥遥传来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前方可是再兴兄弟!”

    杨再兴一愣,只觉得这个声音甚是耳熟,但却在一时间想不起是谁的声音来,正在那里愣神之时,那个声音再度扬声喝道:“我是林冲……”

    “我是林冲”这四个字,杨再兴是听得真真的,但是他后面说了些什么,兴奋之下的杨再兴就没有再听了,毕竟一个人从心怀决死一战的哀怨,到绝处逢生的喜悦,是足以让任何人都感情失控的。

    “林叔援我!”既有援军,杨再兴哪还顾得上单枪迎敌,狠狠地一夹座下马,便是朝着林冲的大军跑去。

    林冲听了杨再兴这句话,一时间也是愣在了那里,毕竟在他的印象中,杨再兴最喜欢干的就是单骑冲阵,如今却是从他嘴里叫出援我的话来,只让林冲怀疑自己听错了,亦或是太阳打西边升起。

    林冲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日正当空,看不出究竟是从何方升起,再问问身旁的鲁智深,“大哥,适才你可曾听见再兴叫我等援他?”

    鲁智深摸了摸光头,瓮声瓮气地回道:“这么说来,兄弟也是听见了,洒家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错,听错了呢!”

    “嘶…”林冲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朝自己疾奔而来的杨再兴,“今天这事可真是透着古怪,这小子居然也会叫我等援他…算了,此事日后再说,眼下先把这小子救下来再说!”手中的白蜡杆迎风一招,“前军听令,今日是我等援救唐王的第一战,许胜不许败,给我冲!”

    林冲当仁不让,第一个冲了出去,后面的将领、军士见林冲如此,又哪里肯让,一个个地纵马而出,朝着番兵冲来的队伍狠狠地撞了过去。

    可怜那些番兵,本以为林冲的队伍是来帮着自己擒拿杨再兴的,不想却是自己的索命阎王,直到刀枪临体,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们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只可惜为时已晚。

    宝密圣亲眼看见自己带来的三千人马被这支军队杀得七零八落,不由得肝胆俱裂,正想调转马头跑时,就听得林冲大吼一声,“兀那番狗,在我林冲的面前,还想落跑不成,与我拿命来吧!”

    宝密圣虽然大吃一惊,但他好歹也是契丹的一员上将,危及关头使出一招“镫里藏身”,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身体的要害,只是林冲手上的白蜡杆乃是软枪,比起硬枪来更多了几分难以捉摸,是以宝密圣虽躲过一劫,但他的脸上却是平添了一道又深又长的血痕。

    林冲得礼不让人,一根白蜡杆舞得密不透风,宝密圣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苦苦支撑了十余回合,但终究还是因为白蜡杆的招数变幻莫测,被林冲抓住了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一枪封喉,将他挑落下马。

    若是他知道在原本的轨迹中,自己是和眼前这人打上了三十多个回合的话,怕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闭眼的吧!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