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脱困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脱困

    “一点油”化作一道乌光,就像一条毒蛇一般,照着陆登掠去。

    董先的武艺在所有人的中间无疑是最差的,而为人却也是最为豪迈的一个,甚是合召忻的胃口,便落在最后助董先一把,免得他遭了契丹人的毒手。

    董先一个回马铲将一员追近的番将铲下马去,正要回转身时,眼角的余光正瞥到“一点油”的目光略过,不及阻挡的他忙是瓮声大叫道:“小心暗箭!”

    李俊辰等人闻言,正想要翻身招架时,这道乌光已自他们身边掠过,让他们有力无处使,危急关头,就听何元庆一声大吼,双锤在身后舞开,就如同一顶张开的伞盖一般,舞得密不透风。

    “铛”的一声响,“一点油”猛地撞在了锤幕之上,何元庆只感一股大力撞来,铁锤险些脱手飞出,可他到底是员锤将,且使锤者大多悍勇,是以他还是紧紧地握住了双锤,替陆登挡下了这夺命的一箭,自己却是因为“一点油”的威力太强,内腑收到了震荡,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元庆!”

    “何兄弟!”

    “来而不往非礼也!番狗也吃我一镖!”

    离他不远的李俊辰和高宠见了,忙是关切地开口叫道,余化龙更是翻手取出四、五枚金镖,照着“一点油”的来路掷了过去,天山勇本待再放一箭,不想眼前却是闪过四、五点金光,出于射手的天生直觉,他连忙往那些番兵的身后一躲,就听得“噗噗噗噗”几声,立于他身前的番兵立时倒了四、五名,骇得他面无人色,迟迟不敢在放一箭。

    而在何元庆身侧的那些番兵,见得何元庆吐血,以为有软柿子可捏,立时一窝蜂地朝他涌来,高宠本能地舞动虎头錾金枪,想要替何元庆分解压力,不想何元庆双锤一震,哈哈一笑,“来吧!今天就让爷好生过过瘾!”

    双锤起落间,直将一众番兵砸得脑浆崩裂,筋断骨折,比之没有受伤前还要猛上三分,让那些番兵番将叫苦不迭,让高宠亦是看直了眼,“这样也可以,看来以后还是让他多受一些伤的好,这厮受伤了反倒更猛了!”

    “叨叨什么呢!现在不是愣神的时候,赶紧杀!”李俊辰听见高宠的自言自语,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沉声呵斥道。

    高宠脖子不禁为之一缩,口中嘟囔了一句,“杀就杀,不就是个把番狗嘛,真是不过瘾!”但他却不敢放大声音,手中的虎头錾金枪却是一紧,金光闪动间,就似一头猛虎的虚影从枪上跳出,直将前方的番兵清扫一空。

    高宠率先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在他身旁的李俊辰、余化龙、何元庆等人也好,负责开道的杨再兴、罗延庆以及负责押后的召忻也好,也是不甘示弱,纷纷使出了自己的绝招,一时间杀得中心那些番兵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其余番兵看见他们的惨样,哪里还会管兀颜光的严令,纷纷停下自己的脚步,巴不得这几个煞星赶紧离开。

    阵中的番兵番将都是如此,做为最靠近潞安州的罗喉星将耶律得荣、南方荧惑火星大将洞仙文荣又哪里肯卖力上前,若是打得过,能留得下,他们自是不介意锦上添花一把,但眼下摆明了是打不过,又何必上前自找晦气,是以在二人颇有默契的约束下,李俊辰一行几乎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是从二人负责的阵势中杀了出去。

    兀颜光眼睁睁地看着到了嘴边的鱼就这么飞了,不由气得直跺脚,忙是命令耶律国珍、耶律国宝率军追杀,绝不能让李俊辰一行跑进潞安州。

    可是这两位也是在适才的一战中,被李俊辰等人吓破了胆,有哪里立刻带军追去,一直在那里磨磨蹭蹭地点着兵马,直到李俊辰一行跑进了潞安州,这两位还在那里点兵。

    兀颜光看到这一幕,心中委屈得差点掉了眼泪来,耶律大石见他这般模样,心头暗叹一声,只觉得这位督军这一生着实顺了一些,稍有挫折便有些招架不住,如此将宝全部压在他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妥,可他在面上却丝毫不露,反而安慰兀颜光道:“督军勿恼,今日只是因为没有想到有人搅局罢了,更何况他们并没有救得那赵佶,只要有赵佶在手中,相信只要我等准备周全,来日再战定可一战破敌!”

    兀颜光恨恨地看了一眼潞安州,脸上强自挤出一丝笑意,对着耶律大石说道:“倒是让重德兄见笑了,给我一个月……不,半个月的时间,某家要好好操练一番这群猴崽子,定然能让他们脱胎换骨,让太乙混天象阵的真正威力发挥出来!”

    耶律大石没有再说话,只是抬眼看了看兀颜光,兀颜光从他的目光中分明看见了不信,心下恨的牙痒痒的,只能在心中发誓,定要在半个月后让耶律大石刮目相看。

    却说李俊辰一行救得陆登,顺利地进到了潞安州城内,不想他们还没有下马,就被潞安州城内的剩余兵马团团围住,虽然他们手持刀枪弓箭,但是先前在城头上看见李俊辰他们在千军万马中冲杀,视番兵如同无物的武艺,却是让他们在心底发颤,双手亦是不住地发抖。

    李俊辰没有说话,只是脸上泛起古怪的神色,而高宠、杨再兴这些脾气暴躁的,则是忍不住要挥起手中的长枪,朝着那些敢于拿刀枪指着他们的军士抽去。

    王信不由心头大急,如果说城头的军士只是看了就心底发颤,那么曾和李俊辰一行并肩作战的,加上又知道李俊辰身份的他,可谓是既害怕又心悦诚服,当下站了出来,朝着那些军士喝道:“嘿嘿,你们再做什么呢!没看见我和大人的命都是这些英雄救的吗?”

    “王头,咱…咱…不是害怕嘛…他们…他们太厉害了…咱们…咱们朝廷有可能…可能…”边上的一个队正大着胆子,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只是他越说声音越轻,生怕惹恼了俊辰一行,从而性命不保。

    “嘿!”王信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正待要上前教训那队正,不想却是拉动动了身上的伤口,不由得“哎哟”一声叫了出来,边上的军士见了,均是鼓起了腮帮子,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王信见了,一边“哎哟”地叫唤着,一边喝道:“想笑就笑吧,老子真是白带了你们这群白眼狼,来几个人搀扶一把大人,赶紧叫大夫替大人救治,大人今日可伤得不轻!”立刻便是从人群中走出几名军士,将有些迷迷糊糊的陆登扶走,但剩下的军士依旧围在那里,不肯散去。

    王信火了,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指着李俊辰喝道:“这是大人的同门,大人亲口叫他小师弟,难道这还有假,还会是奸细不成!”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