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谁能来救救朕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谁能来救救朕

    做为太乙混天象阵的主将与阵眼,只有兀颜光才懂得如何指挥、发动阵法的威力,是以在看见令旗的摆动后,洞仙文荣纵然是有着千般万般的不愿,也只能是虚晃一枪,放开一条路让陆登闯了进去。

    耶律大石立于兀颜光身旁,看到眼前这一幕,却是有些不解地看着兀颜光问道:“督军大人,以洞仙文荣将军的身手明明可以将那宋将斩于马下,你为何还要反其道而行,将其放入阵来,如此一来,岂不是平白要多损伤一些士卒?”

    兀颜光手扶佩剑,斜着眼看了一眼耶律大石,目光中透着几许不耐,但还是耐心为他解释他,“本将之所以放他进来,就是要让他看到一丝希望,然后再让他知道这一丝希望其实就是绝望,让这些宋猪死在绝望之中,非但可以让赵佶死了有人能救他的心,更能让潞安州残余兵力丧失斗志和抵抗之心,虽然眼下会折损一些士卒,但对我军下一步行动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原来如此!”耶律大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满脸得色的兀颜光,心中却是暗暗地叹了口气,一种前景黯淡的感觉不知为何,已然是渐渐地在他的心中萌芽。

    陆登带着王信以及城中最为精锐的五千人马还在阵中奋勇地冲杀着,虽然有着兀颜光的将令,要将陆登连同手下放至阵中心才下手剿杀,但命令是死的,人终归是活的,那些番兵无论如何也不能站在那里等着你来杀他,是以一来二去的,待得陆登先后冲过洞仙文荣和耶律得华两道封锁之后,五千人马已然只剩下千余残兵罢了。

    陆登看了眼前方被绑在台上的赵佶,到了这里,他已然可以清楚地看清台上之人的面貌,而赵佶看见有人来冲阵救他,就像是溺水之人看见救命稻草一般,不顾身旁番兵的皮鞭厉害,放声大叫道:“爱卿快来救我,爱卿快来救我啊!”

    “闭嘴!”身旁的番兵听见了,立时凶神恶煞地朝着赵佶吼道,手中的皮鞭更是没头没脑地照着赵佶抽来,抽得赵佶是嗷嗷直叫。

    陆登近距离目睹了这一幕,只觉得脑中轰“地”一声响,顿时目眦俱裂,大吼一声,“番贼焉敢如此!”不管不顾地照着前方冲去。

    王信大惊失色,要知道从闯阵开始,尽管契丹军马在兀颜光的指示下,刻意地将陆登一伙放了进来,但陆登毕竟只有五千人马,要面临数以万计番兵番将的围攻,又怎么可能须发无伤,莫说是王信与那些残兵,就是陆登自己,也是身批数创,尤其是背上那一刀,深可及骨。

    “诶,将军,不能在打了,再打下去,只怕我等都要死在这了!”王信挥舞着手中大刀,隔挡着四面八方砍来的刀枪,冲着前方的陆登放声大叫道。

    “哼!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今日若救不得陛下,我陆登情愿一死!若有怕死者,尽可自行离开!”陆登头也不回,手中枪一招“白蛇吐芯”,又是将一名番将挑落下马。

    “自行脱战!”四个字犹如一把重锤一般,敲在了王信以及残余军士的心中,就见王信双眼通红,扯着脖子吼道:“只有战死的王信,绝无偷生的王信,今日唯死而已!”

    “愿随将军死战到底!”剩下的军士亦是受到了鼓舞,身体中就像迸发出新的活力一般,挥舞刀枪朝着番兵杀去。

    “哼!困兽犹斗罢了,既然那赵佶已然看得清楚,那就命令儿郎们给我放开了手脚去杀,给我用最残忍的方式杀光眼下这些人,我要让这些宋猪以后提起我们契丹人就心底发寒、发颤!”兀颜光似乎也听见了陆登和王信他们的声音,不由得冷冷一哼,对着身旁的偏将命令道。

    偏将得令,挥动手中的令旗,所有的番兵番将见了,不由得来了精神,一个个口中发出怪叫,挥舞手中的兵刃,照着陆登极其手下席卷而来。

    这些番兵番将一旦认真起来,陆登还有他手下的军士立即就不够看了,不是乱枪攒身就是被乱刀砍死,死状之残,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就是陆登、王信,在契丹军马的凌厉攻杀之下,也是堪堪仅能自保,落败身死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赵佶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但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这些军马除了死路,已然没有别的路可走,不由得双眼垂泪,仰天长呼起来,“谁能来救救我,谁能来救救朕,谁能救救我赵佶!”

    许是上苍觉得就这么让赵佶落幕的话,有些太对不起观众,也有些太不符他昏君的名头,又或者是觉得像陆登这等忠臣就这么死了,未免太过可惜,是以就在这厮朝天嚷嚷完不顾半刻的时间,便是看见八、九骑出现在了大阵的东面不远处,正朝着大阵疾驰而来。

    兀颜光的心思全部放在了阵中的陆登等人身上,是以没有留心,而耶律大石则不然,他不知为何,心中始终觉得今日的围杀之战存有变数,是以一发现东面有人驰来,忙是一拉兀颜光的胳膊,“督军,东面有人闯阵!”

    兀颜光一惊,当他看清不过是八、九人时,不由得冷冷一笑,“只有这么几个,还不够给本将塞牙缝的,传令宗云四兄弟四个,让他们去把这几个人解决了!”

    耶律宗云四兄弟守在东面,听着阵中杀声震天,心中早已是痒痒的,如今有人敢来闯阵,岂不正中他们心意,就见耶律宗电一摆手中的狼牙棒,对着其余兄弟说道:“终于该到咱们兄弟上场了,不过就这么几个,还不够咱热身的,哥哥们还是歇着,让兄弟我来代劳吧!”说罢,不等其他兄弟做出反应,一夹座下马便迎了上去。

    “契丹上将耶律宗电在此,来者通名!”耶律宗电摆了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朝着当先冲来的那个厉声喝道。

    “通你个鬼,你还是速速受死吧!”当先那人手中枪一闪,朝着耶律宗电就是一枪。

    耶律宗电大怒,“让你通名是看得起你,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那便死吧!”口中暴喝一声,狼牙棒凌空舞了个棒花,照着来人的头领便落。

    只是还不等他的狼牙棒落下,就见眼前闪过一道银光,耶律宗电本能地心中一跳,跟着便是觉得咽喉一疼,一股股的冷风直朝里面灌去,“唔…我这便中枪了吗?我不想死,我还想……”耶律宗电有着万般的不甘,至死都想用狼牙棒毙杀眼前之人,怎奈生机已无,只能是恨恨地坠马身亡。

    “哼!杀你者,山后杨再兴是也!”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