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果然是好计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果然是好计

    “督军好眼力!”耶律大石不由抚掌轻笑道。

    “重德莫要取笑与我!”兀颜光苦笑着摆了摆手,面上随之浮起了疑虑的神色,“这赵佶好歹也是一国之君,那些宋猪即便在弱,也不可能任由自己的皇帝平白让人掳去,莫非这赵佶是假的不成?”

    “嗯…”耶律大石一愣,跟着便是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兀颜光没好气地说道,“督军真会说笑!”

    “嘶…”兀颜光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赵佶的目光中也是透出了几许惊骇,“这般说来这赵佶便是真的了?可是这皇帝为何回落入重德你的手中?为何这厮一动不动,莫不是已经死了不成?”

    “哈哈……非也非也!”耶律大石哈哈一笑,伸手指了指身旁的黑袍人,“就让我来为督军解惑吧,将明兄,还请除去了这身装扮,这些日子一直穿着这身东西,也真是难为你了!”

    “将明…”兀颜光口中将这两个字再次咀嚼了一遍,目光直直地落在黑袍人身上,“某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呵呵…老朽的贱名,兀颜督军自是听说过”,黑袍落下,顿时露出王黼的身形来,就见他朝着兀颜光躬身一拜,“王黼见过兀颜督军!”

    “王黼?宋猪的少宰?”兀颜光微微蹙起了眉头,丝毫没有顾忌王黼的面子,口中嘟囔着看向了耶律大石。

    耶律大石轻轻扶起了王黼,“将明兄勿怪,兀颜督军就是这么个人!”

    王黼的心中早就已经骂开了花,只是苦于自己已没有去处,只能是靠着眼前这些契丹人,脸上强自挤出一丝笑容,“兀颜督军心直口快,当是吾等效仿的对象,在下又岂会见怪!”

    “如此就好!”耶律大石点了点头,却是走到了兀颜光的身旁,朝着他的胳膊上拉了一把,“督军,且借一步说话!”

    兀颜光颇为不爽地看了他一眼,本能地想要拒绝,只是想到自己还需要他的出谋划策时,还是微微地点了点头,随着他走到了一旁。

    二人在帅帐的一角窃窃私语起来,以王黼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二人似乎发生了异常激烈的争执,但是到得最后,二人又似达成了什么共识一般,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

    王黼见状,本能地迎了上去,不想兀颜光见了他,脸上的笑容立时敛了下来,冷冷的哼了一声,便是走到棺材旁,俯身下去查看赵佶,发现赵佶还有着心跳,方才舒了一口气,但很快又是蹙起了眉头,朝着王黼喝道:“这厮明明还活着,为何却无法醒转过来?”

    “呵呵…”王黼与耶律大石互视一眼,笑着说道,“兀颜督军见笑了,这不过是些不入流的小把戏而已,见不得人的!”

    “哼!”兀颜光冷冷地哼了一声,转头看着耶律大石,“既如此,我便去遣人下书,告知那守将,赵佶在我等手中,让他赶紧献关投降,不然老子就杀了他祭旗!”

    “哎哟!我的督军啊!”耶律大石闻言,不由得跺足叫了起来,“若是你遣人前去下书,那真是叫将这张老牌给糟蹋了啊!”

    “嗯?”兀颜光奇怪地看着他,“以赵佶为要挟,让潞安州投降,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是没有错!”王黼上前两步,朝着兀颜光施了一礼,“只是这般的话,还不能将这张牌的效果最大化罢了!”

    兀颜光对王黼极不待见,正想要出言斥责时,就听得耶律大石开口道:“将明兄所言不差,如此却是不能将此昏君的效果最大化!”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听闻督军大人有一阵图,乃是从百年年天下第一杀阵天门阵中所悟出,名唤太乙混天象,不知可有此事?”

    “却有此阵!”兀颜光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傲然之色,显然他对自己的这个阵图也甚感骄傲,“但这事与我这阵图有何关系?”

    “有何关系?关系大了去了!”耶律大石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跺了跺脚,“若是布下太乙混天象阵,在阵中竖起一高台,将这赵佶缚于其上,而后命人随意鞭挞,一来可以精神上打击宋国,二来可以从肉体上打击赵佶,让他对我们的话言听计从,三来更可以诱使守军出战,相信以督军太乙混天象阵的厉害,不消说是一个小小的潞安州守军,就是让宋国倾全国之军,相信也难以动得此阵分毫!”

    “哈哈…果然是好计,果然不愧是重德!”兀颜光哈哈大笑起来,对着耶律大石竖起了大拇指,“我这便命人竖起高台,布下阵图,专等那些宋猪上门送死!”说着,笑着扬长而去,看着他的背影、耶律大石亦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这时候王黼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自这日开始的好几日,契丹军马均没有前去攻城,莫说是攻城,就是例行公事一般的搦战,都没有发生过一起,每日里都是在离城不过几十丈的地方敲敲打打,看得城头守军一愣一愣的,均不知道契丹人在玩些什么花样。

    王信在城头上一连看了几日,只是看见契丹人来来回回地运送东西,搭建东西,不由得心头一松,大言不惭地拍着胸口说道:“定是这些契丹狗见我等防御严密,觉得没有可能打破城池,所以就在这里搭建一个更加庞大、更加牢固的营寨,准备和我们打持久战,看来这些孙子会有段日子不来进攻了,咱们终于能松口气了!”

    城头的守军听了,均是不由自主地长长吐了口气,也不过仅仅如此,就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轻笑,王信大怒,“谁?给老子站出来,难道老子说的话就这么可笑吗?”

    “怎么?你王信还想着要收拾我不成?”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王信听了,立时就像老鼠遇见猫一般,脖子一缩,不再言语。

    “怎么?你刚才不是很能说的吗?”陆登走了过来,狠狠地剐了他一眼,指着远处说道,“你这家伙自己不学无术也就罢了,为何还硬要将敌军的布阵说成是扎营久战?”

    “嘿嘿…”王信讪讪地笑了笑,“属下这不是从来没学过什么阵图嘛,认错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啊,只是这伙契丹野人又哪懂什么阵法,到头来还不是要败在将军手上!”

    陆登拿王信这个活宝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是苦笑一声,便将目光转向了远处的阵图,“这到底是什么阵,为何在我的记忆中根本就找不到一个与之相似的阵图,若是连什么阵都不知道的话,那这件事便棘手了!”陆登不禁握紧了拳头,在城墙上重重地砸了一拳。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