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夜袭水门的覆灭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夜袭水门的覆灭

    达尔勒借着夜色以及大军攻城的双重掩护,带着一支约莫千人的队伍,悄悄地潜至了水门的附近。

    俗话说,“南船北马”,北地异族虽然骑术精湛,但看见水就忍不住心里发怵,达尔勒也是这般。

    直接伸手招来一名心腹番兵,指了指水面,命他下水试一试水的的深浅,那番兵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有心想要拒绝,但自古便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兵卒,只能在心里痛骂着达尔勒无耻的同时,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下去。

    水关的水并不是很深,至少这名番兵下水走了几步,也不过是到他的胸口处,只是这北地的深夜着实寒冷,连带着这水也是透着彻骨的冰寒,这番兵下水不过一会的功夫,在上来时,已是面色发青,嘴唇发白,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直打哆嗦。

    达尔勒看了他一眼,眼中亦是闪过一丝不忍,只是他知道此时不是该有妇人之仁的时候,伸手在他肩头一拍,沉声喝道:“怎么,你很冷吗?”

    那番兵浑身一激灵,连忙站直了身子,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地回道:“回将军,不冷!”

    达尔勒赞许地点了点头,转身看着那千余番兵,伸手一直远处,沉声喝道:“水很冷,非常的冷,但是远方,有许多我们的袍泽兄弟,在用的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掩护我们的这次突袭,如果我们突袭失败了,那会有更多的兄弟死去,你们告诉我,你们愿意吗!”

    那些番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皆没有说话,但是他们的目光比之现前凝练了不知多少,至少达尔勒在他们的眼中已经看不见畏惧和怯懦,有的只是冲天的战意,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手中的大刀一挥,当下走入了水中,“跟我来!”

    达尔勒鼓舞起了手下番兵的士气,想要一鼓作气地拿下水关,他的用法和做法都是非常值得肯定的,若是换成大多赵宋的将官,只怕这一战定然会被从水关打开缺口,从而拿下潞安州。

    但坏就坏在潞安州的太守是陆登,而陆登又人称“小诸葛”,是一个极度擅长防御的小诸葛,虽然在白日的攻防战中,他被契丹人打得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战略,提前使用了后备队,但这不代表他动用了守御在其他部位的军力,尤其是城门处的防御力量。

    达尔勒自是不知陆登在水门处有何布置,本能地认为陆登将水门处的防御力量也全部抽调到了正面,以应对契丹军马的攻势,是以他的推进速度异常的快,很快水门那木制的栅栏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该是我立此大功!”达尔勒看见栅栏,心头一阵狂喜,正待要转身招呼士卒上前时,不想却是听见“叮玲玲”的铃铛声。

    “哪个混蛋没有将自己身上的铃铛声取下来,就不怕惊动了城中的宋猪吗?”达尔勒暗暗地骂了一声,却是没有往心里去,毕竟身上带个把铃铛,对契丹人来说,是再为平常不过的事了,当下把手一招,就见几个士卒越过他,朝着栅栏走去。

    达尔勒满心欢喜地看着他们走了过去,眼瞅着就要挨着栅栏时,不料几个士卒就像是凭空矮了一截,又像是一脚踩空一般,直接没了下去,除了那顶毡帽和泛起的小小水花外,就似世间从来都没有过这几个人一般。

    达尔勒不由得傻了眼,全然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他很快便是回过神来,用力地咬了咬牙,再度招了招手,又是十余名士卒排众而出,朝着栅栏走了过去,“这水门不过五、六人的宽度,我不信你还能把这十余人都陷了,就算陷了也不打紧,老子还有的是人……”达尔勒心中咬着牙,不无恶毒地想着。

    许是他的叨念在冥冥中生效了一般,这十余人走到先前那些士卒陷落的地方时,明显有了一个迟疑,但终究还是迈出了那一步,然而他们的结果,却是和先前没有两样,除了微微泛起的水花,以及水面上的毡帽,哪里还有半点踪迹。

    如果此刻天色放亮,达尔勒自是可以看见水面上泛起的红色,又如果此刻不是那么寒冷,让所有人的鼻子可以自如的使用,也许他们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气,可是战场上哪有这么多的如果,也正是如此,让达尔勒抓狂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大刀,指挥着士卒前进。

    可那些契丹士卒又哪里肯上前,先前那些士卒已然是不明不白地失去了踪迹,如今要让他们上前,会不会也这么无声无息的没了声息,是以根本无人敢与上前,相反地却在那里推搡着身边人,让他们上前探路。

    达尔勒不禁大怒,指着那些士卒喝道:“畏首畏尾,先前答应某的话难道这就忘了不成?”手中大刀更是毫不停留,一刀便是砍翻了面前的番兵。

    先前的番兵不见只是让他们在心头蒙上一层阴影,但如今活生生的人死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立时停止了推搡,在达尔勒的威逼之下,只能是一步一挨地走近了过去。

    只是这一次他们还没有走到水门的位置,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梆响,城头上便是将箭矢如瓢泼一般射了下来,这些番兵哪里还不知自己是中计了,连忙朝着水门亦或是后方退去。

    若是在陆上,哪怕城头箭矢再密,终是能有番兵逃出升天,可是在水中,尤其还是在水中泡了许久,这些番兵早就已经是手足发冷,浑身无力,哪里还能跑得动,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箭矢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也有一些番兵顾不得水门处的凶险,在求生欲望的刺激下,亦是窜到了栅栏处,这一回他们并未如同先前那般直接落了下去,而是脚下似乎有什么垫着一般,将他们的身体牢牢地撑了起来。

    虽然水门处不大,容纳的人也不多,但至少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不用死了,正在那里庆幸间,就又听得一声梆响,从栅栏的缝隙间猛地伸出十余支长枪,朝着他们便是一通乱刺,立时将这些于箭下逃生的番兵全部刺死。

    达尔勒自是没有乱箭攒身的噩运,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想出的偷袭水门的计划竟然会失败的这么彻底,虽然战死沙场是武将的最高荣誉,但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他如何能够闭上双眼。

    寒风依旧凛冽刺骨,正面城墙的攻防还在继续,然而水门这里的战斗却是无声无息的开始,又是无声无息的结束,唯有时不时响起的铃铛声,似乎见证了这一场战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