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一波一波又一波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一波一波又一波

    寇镇远想了想,终是点头同意了达尔勒的所请,恨恨地一甩刀上的血水,收刀入鞘,打马便往来路回去,只是没跑几步,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指着达尔勒恶声恶气地喝道:“达尔勒,这夜袭水门的事,便交由你今夜来做,若还是拿不下潞安州,你就不用回来了!”说完,也不管那些番将做何想法,扬长而去。

    一众番将看着寇镇远离去后,方才围着达尔勒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有的埋怨他不该揽下这个差事,有的说他应该派人去请琼妖纳延出面制止寇镇远,更有人建议发动兵谏,直接拿下寇镇远,将他交给随后赶来的兀颜光处置。

    达尔勒长长叹息一声,翻身下马,用契丹最高的礼节对着在场所有的番将行了一礼,方才开口道:“多谢各位兄弟的好意,但是拿不下这宋猪把守的城池,终究我们的耻辱,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在兀颜大人率大军到来前拿下这潞安州,只有如此,咱们才有资格在大人面前说上话!”

    达尔勒在这些番将中的威望不是一般的高,一番话说得那些番将哑口无言,只能是默默的点头,良久方才有一个年岁长些的番将开口道:“达尔勒,需要我们怎么帮你,你就说吧!”

    “是啊!你就说吧,要我们做什么!”

    有了一个开头的,其他人也是七嘴八舌地跟着说了起来。

    “好!”达尔勒伸手将他们全部揽在了一处,细细地说了一通,末了更是说道:“在下的成败与性命,就全都交与大家了!”

    一众番将彼此看了看,齐齐地抽出弯刀,在自己的左臂上猛地刺了一刀,顿时血光迸现,番将们也没有顾得上包扎,反将带血的弯刀立在胸前,郑重地说道:“达尔勒兄弟,你且放心,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助你完成你的使命!”

    说罢,归刀入鞘,齐齐呼啸一声,带着自己所属的兵马,便朝着潞安州的城头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自这一刻开始,城头守军便是进入了最艰苦的时刻,他们敏锐地发现,眼前的这些契丹人像是突然学会了怎么打仗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根本就没有停息的时候,往往守军才打退一步攻势,下一波更强的攻势便已经到来,让城头上的守军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时间。

    所幸的是,陆登一早便觉察到这一战不会轻易终结,是以早早地便将城中兵马分成的几队,在确保城头兵马足够的前提下,保证了手下军士能有足够的休息和体力。

    非但如此,陆登还发动了城中几乎所有的百姓,帮忙运送箭矢,照顾伤兵,以及热锅烧油等等活计,让军士们不用分心他顾,只用一心杀敌便是。

    好容易又打退了契丹人的又一波攻势,城中仅剩的一员副将王信狠狠地将刀往城头的缝隙上一插,朝着城下吐了一口浓痰,恶狠狠地咆哮着,“来啊,孙子们,继续上啊,继续给爷爷送人头来啊!”

    “王头,你不用喊,他们很快就会来的,有这当口,还是快些休息一会的好!”王信的声音才落下,边上便是响起了几个老兵懒洋洋的声音。

    “就是啊王头,你再不歇歇,一会这群契丹狗再攻上来,你可就没力气了!”边上一个队率模样的人,一边指挥军士搬取箭矢,另一面却是不忘调笑王信两句。

    “嘿嘿,论力气,老子不及郝猛,论谋划,老子不及梁兴,但论起守城来,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老子的个,说不得老子要在这城头上替二人把仇报了!”说着,自砖缝中拔出战刀,转身朝着城楼下吼道,“后面的,赶紧把石头和箭矢拿上来,弟兄们已然不够用了!”

    “哈哈,好一个王信,守了这么久,还是这般生龙活虎的,果然是我手下最擅守城的人!”王信的吼声落下,远远地便是听见爽朗地笑声传来,王信连同那些军士听了,连忙朝着声音地方向抱拳道:“将军!”

    陆登看了看浑身浴血的王信,瞥了眼他已然缠着布条的左臂,伸手在他的右肩上拍了拍,既似责怪又似关切地说了句,“怎么样,还能坚持吗?要不要下去休息一会?”

    王信听了,顿时一蹦老高,一张微微发黑的脸庞涨得通红,彷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脑袋更是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不行,将军你把谁调下去都可以,就是不可以把我调下去,这杀契丹狗这么好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少了俺!”

    “你这不是受伤了吗?依本将看,你还是下去休息会的好!”陆登故作沉吟了会,摸着自己的下巴,又朝着他的左臂瞥了一眼。

    “就是就是,王头你还是下去休息吧!”

    “你的份,就交给咱们了,咱们保证杀过瘾!”

    听了陆登的话,那些军士立时跟着起哄挤兑起来,言下之意,无不是要王信下去休息。

    “你们…你们…”王信急了,哆嗦着手指指着那些军士,满肚子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忽地就见他猛地拉掉臂上的布条,“哈,这下俺身上可就没伤了,说什么俺也要继续留在这杀契丹狗!”

    “哎…”陆登见王信如此,心中亦是感动不已,伸手取过布条,亲手为王信重新包扎了起来,沉声说道,“本将相信,但有你在,定然不会让契丹狗越过雷池一步!”

    “将军!”王信本想说些表示忠心的话可话他嘴边,他又不知该如何说才好,思来想去之际,就听得观望的军士发出凄厉的叫声,“契丹狗攻过来了!”

    “草!这群杀不死的东西,老子日你娘!”王信口中骂了一句,举起手中的大刀,放声怒吼道:“都给老子把招子放亮些,放近些再给老子狠狠地射!”自己更是抄起唯一一把二石弓,微微瞄准契丹番将的位置,便是射了出去。

    王信这一箭有没有射中,自是没有人知道,但契丹人的攻势却一如既往的猛烈,压得城头上的军士几乎喘不气来,再加上鏖战至今,体力上也渐渐地跟不上,好几段城头都被契丹人爬了上来,亏得陆登、王信指挥沉稳,又从城中调来后备军马,这才堪堪将契丹军马赶下城去。

    虽说是将契丹军马赶了下去,但陆登却是满脸凝重,本以为分兵几队,可以保证手下军士的战力,不想契丹军马的攻势竟然如此猛烈,猛烈到一支兵马根本支持不到自己规定到时间,心中苦涩地叹了一声,目光却是下意识地往着左近州府的方向看去,希望他们的援军可以早些到来。

    渐渐地,天色也开始暗淡了下来,契丹军马的攻击还在持续,但终究因为天色的原因,使得攻击的力度下降了不少,使得城上的军士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而就在这时,一支契丹军马,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悄地运动了起来。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