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狂矢箭阵的惨败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狂矢箭阵的惨败

    一顿狂扇之后,寇镇远方才觉得自己心中郁闷散去不少,指着身前的番将喝道:“达尔勒,你也算是久经战阵了,按你这样攻城,什么时候才能攻上去,怎么不用狂矢箭阵?你的攻城器械呢?”

    达尔勒伸手抹了一把口鼻处的鲜血,面上满是恭敬,心中却早已是骂开花了,“tnd,你还以为咱们是百年前的精锐啊,还玩什么狂矢箭阵,就现在这些货色,欺负宋猪不成问题,叫他们往城头射,保准十支箭有九支落在自己人头上!”

    可是这些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和寇镇远说,毕竟谁都不敢保证,他说了之后还有没有命在,在这个时候只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了,明则保身要紧,是以就见他低头应了一声,便是招呼手下,准备再一次发起攻势。

    很快,契丹兵马再一次向着城头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在普通军士的眼中,契丹人的攻势和先前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在陆登的眼中却是明显看出了不同之处,无论是步卒的奔跑速度,还是远处游弋着的骑兵,都彰显着此次进攻会有不同的东西出现。

    “哼!这是想用你们最拿手的那招,狼奔突进,狂矢箭阵了吗?看来你这个将军只会好勇斗狠了,竟然还妄图使用这招来扭转战局,真不知该说你无知还是胆大!”陆登到底是熟读兵书战策,对于契丹的各种战法了如指掌,很快便是猜出了寇镇远所想,冷冷地笑了一声,便是命令手下军士一切照旧,不用有所顾忌。

    那些军士看见契丹的骑兵在游弋,心中本有着说不出的害怕,毕竟北方异族靠的就是骑兵起家,但在听到陆登的声音之后,就像他的声音有着无穷的魔力一般,心中的害怕与不安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刀枪,准备给契丹人再来一个迎头痛击。

    寇镇远看着己方的步兵已然接近城墙,便是照着达尔勒点了点头,达尔勒会意,自怀中取出一个精巧的号角,放在口中“呜呜”地吹了起来,顿时一阵苍凉豪迈的号角声便是响了起来,不远处正在游弋的骑兵听见了,立时口中发出一阵阵的怪叫,拿起自己的弓箭,排成一个略扁的箭形,朝着潞安州的城池狂飙而去。

    寇镇远满心陶醉地看着这一幕,举起手中的马鞭指着那些骑兵说道:“看见了吗?这才是我契丹该用的方法,如此雄壮的骑兵又哪里是那些宋猪能够抵挡的,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废物是如何混成将军的!”

    达而勒唯唯诺诺地应了声,眼中鄙视的神色一闪即逝,“你现在就乐吧,一会有你哭的时候,只是可惜了这些儿郎!”

    狂飙突进的骑兵速度有多快,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所能知道的就是从起步到城下,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罢了,就见那些契丹骑兵一个个弯弓搭箭,照着城头上便是一阵疾射。

    “放箭吧!尽情的放箭吧!射死那些宋猪!”见到狂矢箭阵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寇镇远亦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不顾身周番将的异样眼光,放声地狂叫起来。

    他的想法是好的,箭阵也是在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可惜的是,这些骑兵射出的箭矢堪堪达到箭垛的高度,便开始下坠,根本就没有伤到城头守军一根寒毛,偶尔有那么一、两支流矢飞了上去,但也是劲力全无,被守军轻松化解。

    那些坠下的箭矢直接落入了正在攀爬的番兵之中,将好些已经攀爬至一半的番兵直接射死在了云梯之上,那些番兵不由得懵了,全然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会死在自己人的箭下,一时间军心浮躁,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城头上的陆登见了,又哪里会放过这等机会,当下手一招,沉声喝道:“上床弩,放箭,绝不能让这些番兵活着回去!”

    城头的军士立时忙活开了,或七、八人,或十余人操作一台床弩,将一根根手臂粗细的弩箭,照着城下的骑兵射去,床弩的冲击力何等的强大,往往是一脸穿透五、六人,方才无力飞行,但饶是如此,也是足以让那些骑兵肝胆俱裂,忙不迭迭地朝后狂奔,哪里还有先前狂飙突进时的气势。

    而城下的那些番兵,亦是在城头如暴雨一般的箭矢打击下,死伤无数,几乎是十不存一,偶尔有几个侥幸保住性命的,哪里还敢继续攀爬,将手中的刀枪一抛,撒腿便朝后狂奔。

    寇镇远双手颤抖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口中不停地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可是我契丹传承百年的箭阵,怎么会连小小的城墙都射不上去,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达尔勒心中甚是无语地看了寇镇远一眼,心道:“你也知道这是百余年前,现在这些儿郎,哪里还能和那个时候比,现在又有几个人能和那时一般,人人能开得强弓,开不得强弓,又谈什么将箭矢射上城头!”只是这些话,他只会烂在自己的心里,无论如何都不会说与寇镇远知道。

    忽地就见寇镇远抽出自己的腰刀,照着那些溃败下来的番兵冲了过来,接连几刀便是砍翻了几名番兵,剩余番兵见了,忙跪地求饶,“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将军饶过我们吧!”

    寇镇远丝毫不为所动,一刀一个地将所有逃兵杀死后,举起尚在淌血的腰刀指着达尔勒等一众番将,双眼通红地喝道:“这就是逃兵的下场!你们这些废物赶紧给我想办法,今天若是拿不下着潞安州,明天你们就去给老子充当草谷兵吧!”

    一听要他们去当草谷兵,达尔勒等人立时面色大变,就见一番将朝着寇镇远喝道:“寇镇远,我等乃是琼妖纳延将军所属、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等!”

    “资格?”寇镇远狰狞地一笑,翻手取过弓箭就是一箭,直接将那番将毙于箭下,凶狠的眼神在所有人的身上掠过,“这就是资格,你们还有谁能试试本将的资格?”

    达尔勒等人不寒而栗,互相看了看,终是有一员番将小声地说道:“将军,我们可以挖地道,自地道潜进城去…”

    “挖地道…”寇镇远想了想,朝着他挥了挥手,“是一个办法,你这便去准备!”

    那番将如蒙大赦,扭身就朝后奔去,召集人马去执行他的地道策略。

    “还有没有?”寇镇远看着那番将跑开,又看着眼前这些人,继续逼问了起来。

    “将军,末将看此城有一水门,我们可以将人马分成十二队,不分日夜连续攻打,待得入夜时,由末将亲领一队人马攻打水门,相信那时城中之兵已被牵制,定然无暇应对,此城定可一举告破!”达尔勒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