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斗将之败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斗将之败

    在寇镇远看来,但凡和宋猪交战,非但要胜,而且要胜的好看,要胜的漂亮,如此才符合他契丹上将的身份,是以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专门练就了好几套招式,以来箭反取性命,便是其中之一。

    不想今日装逼不成反被伤,尤其还是在众多番兵面前被宋猪挑落毡帽,更是奇耻大辱,寇镇远如何还能忍得,口中暴喝一声,“宋猪,给老子纳命来!”手中的重枪没头没脑地照着陆登抽去。

    许是适才伤到寇镇远的一枪,给了陆登无穷的信心一般,看着寇镇远势大力沉的一枪,陆登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哼!来得好!就让本将教教你该如何做人!”双手持枪,用力地朝外一封。

    满心以为自己定能封住寇镇远这一击地陆登,在双枪交触之际,便是发现自己错了,非但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一股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抵御的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自枪上传来,立时震得他虎口发麻,长枪险些脱手飞出。

    寇镇远哈哈大笑,“就这点本事,也敢捋老子虎须,猪就是猪,还是给老子去死吧!”重枪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照着陆登的脑袋便落,看那架势,分明是要将陆登的脑袋砸的稀烂。

    适才一击,已然让陆登双手发麻,眼下根本无力阻止寇镇远这一枪的落下,只能是闭目等死。

    只是陆登手下的将领却绝不允许有这等事的发生,尤其是梁兴,立时飞马出阵,张弓搭箭照着寇镇远就是一箭,“兀那番将,且吃我梁兴一箭!”

    寇镇远瞥见这一箭飞来,心中暗忖陆登已是自己的盘中菜,于是乎手中重枪便砸为挑,直接挑飞了来箭,“无能的宋猪,来射支箭都是这般软绵绵的,还是滚回去喝奶吧!”

    寇镇远嚣张的话语,落在后方番兵的耳中,立时让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口中一个个地发出怪叫,“宋猪都该滚回去喝猪奶!”

    “猪奶好啊!喝饱了在出来送死!”

    “快些滚回去吧!”

    这些嬉笑谩骂之声落在陆登、梁兴、郝猛的耳中,让三人暗暗地咬紧了牙关,心中想着便是死,也要自这两员番将身上咬块肉下来。

    一时间,郝猛暴喝连连,本已被琼妖纳延压制的他,竟然奇迹般地一点点扳了回来,变回了不相上下的样子,而陆登亦是咬着牙,朝赶来的梁兴使了个眼色,二人双枪并举,照着寇镇远的咽喉、前心便是两枪。

    “哼!似你们这等货色,就算两个齐上,本将军又有何惧!”寇镇远瞅见陆登、梁兴的双枪攻至,仰头打了个哈哈,手中的重枪自下而上一撩,便是将二人的长枪撩至了半空,更是顺势将枪这般一砸,逼得陆登、梁兴只能是一牵马头,才算避开了这一击。

    真要论起来,陆登的枪法决计是要在寇镇远之上,而梁兴的枪法纵然不及寇镇远,但相差也不会太大,可是二人在寇镇远的面前这般束手束脚,却是有着两个决定性的原因,那就是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二人都不及寇镇远,按照力量、技巧、速度相互克制的原则,是以只能是被寇镇远压得死死的。

    二人在那里苦苦支撑着,但即便如此,二人的落败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罢了,寇镇远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畅快,手上加紧攻势的同时,嘴上兀自不饶人,时不时地冒出几句来,取得梁兴动作几次变形,亏得有陆登在侧,方才免于就此死于寇镇远手下,饶是如此,他也已然是身披三创,气喘如牛了。

    就在寇镇远想结束这般的老鹰耍小鸡的游戏,就此了解陆登与梁兴之际,就听得耳旁同时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叫声。

    他不禁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看去,就见琼妖纳延的左手已断,他正抱着自己的残缺的左臂惨嚎,“啊…我的手…我的手…杀了这头宋猪…杀了这头宋猪!”

    寇镇远自度身手不及琼妖纳延,眼见他都受了这般重伤,心中狂跳不已,抬头朝着他的对手郝猛看去,就见郝猛的右胸上赫然插着琼妖纳延的大铁枪,看他那满头大汗的样子,显然是异常的痛苦。

    “老妖你赶紧回阵,待我去给你报了这仇!”挥枪迫退陆登和梁兴,用力地一夹座下马,便是朝着郝猛冲了过去,郝猛与琼妖纳延力拼已久,非但身披数创,而且更是中了要命的一枪,意识早就是迷迷糊糊,恍惚间,似是觉得有人朝着自己冲来,嘴角处微微抽搐,双眼一闭,就待等死。

    别看梁兴平日里与郝猛争个不停,但私下里的感情却是再好不过,眼看着郝猛就要身死,哪里还能忍住,亦是狠狠地一夹座下马,口中大声嚷道:“兀那番将休走,留下我家兄弟命来!”也不管自己的弓箭能不能射到寇镇远,照着他的背心就是一箭。

    许是射的多了,又或者是战场上的声音太过嘈杂不过,让寇镇远没有听见箭矢破空的声音,就听得他惨叫一声,就此趴倒在了马背上,速度也是就此慢了下来,梁兴不禁大喜,连忙打马追了上去。

    陆登在梁兴追上去的时候,不知为何便是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眼瞅着寇镇远中箭倒下,陆登便是知道自己的不安源自何处,连忙放声大叫道:“梁兴,小心!”

    只是为时以晚,梁兴的马速着实快了些,就在他靠近寇镇远的那一瞬,就见原本趴在马背的尸体一下子活了过来,猛地一下抄起落在地上的重枪,整个人一弹一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身,口中暴喝一声,重枪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扎进了梁兴的胸膛。

    梁兴不敢相信地低头看了看胸前,就见那杆碗口粗细的重枪正插在自己的胸前,口中喷着血沫地惨笑道:“想不到……我…梁兴…也…也…”

    “梁兴!”陆登目眦俱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好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寇镇远的对手,以致于梁兴战死沙场,只是寇镇远这会又哪里会给他去恨的机会,“噗”地一声,自梁兴的胸前拔出重枪,照着潞安州的方向狠狠一指,“儿郎们,给我杀!”

    那些番兵在后面早就已经等不及了,见到寇镇远枪挑梁兴,更是一个个兴奋的不行,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大呼小叫地冲了上来。

    陆登知道,今日已然战败,他无论如何不能在折损了大将之后,还折损手下军士,只能是恨恨地瞥了眼寇镇远,拨马便往城中奔去,“收兵回城,弓箭手箭上弦,绝不能让番狗越雷池一步!”

    虽然番兵的战马更好些,但到底还是陆登离得城池近一些,待得他退入城池后,城头上顿时箭如雨下,将尾随而来的番兵射得人仰马翻,寇镇远眼见事已不可为,只能是悻悻地下令收兵,来日再行攻城。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