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宗泽还在那里兀自喋喋不休地骂着,但是林冲、鲁智深、许贯忠他们却是本能地觉得事有蹊跷,三人相互交换了一记眼神,就见林冲快步走到那侍卫的跟前,沉声说道:“张峰,你所来是为何事?”

    张峰见是林冲问他,连忙将李俊辰适才随手丢下的情报捡起,双手递与林冲,“林将军请看,这是天机营的兄弟送来的紧急军情……”

    “哦?却是什么军情能让唐王如此失态?”林冲将信将疑地将情报展开,轻声念了起来,“兀颜光反出契丹,契丹兵马大部归降女真,天祚帝只率少量残部败逃上京,如今兀颜光已率军南下,兵锋直指潞安州!”

    “什么!潞安州…”夜晚是再为安静不过来,林冲的声音虽轻,但是每个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许贯忠当即面色大变,就想从林冲手上抢过情报观看,只是才跨出两步,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顿时一黑,竟然就此晕了过去。

    别看先前宗泽对许贯忠多加指责,但在在场的所有人中,最关心许贯忠的也非这个老爷子莫属,就见宗泽展现出一个非老人所能有的动作和速度,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许贯忠揽在怀中,又是掐人中又是抚胸顺气,好半晌方才悠悠醒转过来。

    见得许贯忠醒来,宗泽才长长出了口气,转头看向林冲,厉声喝道:“林贤侄,你适才说了些什么,竟置许贤侄晕厥在地!”

    林冲满脸无辜的表情,将手中的情报扬了扬,“林某什么也没做,只是将这情报念诵了一遍罢了!”鲁智深也在一旁不住地点头,示意林冲所言不虚。

    “那为何许许贤侄会晕倒在地?”宗泽对林冲所言自是相信,却是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许贯忠。

    许贯忠长长吐了一口气,强自挣扎着从宗泽的怀中爬了起来,许是刚刚醒转的关系,双脚乍一沾地,却还是晃了晃,鲁智深待要上前搀扶时,许贯忠的脸上好容易挤出一丝笑意,对着智深道:“贯忠无碍,无需劳烦大师!”

    和尚仔细端详了许贯忠一番,终是有些放心不下,只得站在他的身侧,以备不时之需,宗泽却是顾不上这么许多,大声地问道:“许贤侄,你适才却是为何会无故晕厥,莫不是身子有何不适?若是有不适之处,当早些找那安道全诊治才是,须知我已是垂垂老矣,贤侄还有着大好的明日,须小心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

    “是啊!我大唐可是离不开军师,军师无论如何当保重身体才是!”林冲与鲁智深互视一眼,齐声说道。

    许贯忠一时间只觉得阵阵暖流在心中流过,眼中也似有热流要涌出,只是他平素从未在人前流泪,当下佯装有沙子进眼一般,装模作样地揉了揉,故作感概地说道:“这北方的风沙可真够大的,在府中都会有风沙入眼。”

    宗泽他们哪里不知道许贯忠是在掩饰着什么,当下也不说破,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许贯忠见三人这般看着自己,面上难得地泛起一丝红晕,叹了口气说道:“许某非是身体有什么不适,而是为了那潞安州…”

    “潞安州?”宗泽三人同时皱起了眉头,彼此间互相看了看,均不记得在潞安州安排了什么,“军师,若是林某没有记错,昔日在梁山也好,今日大唐也罢,除了时迁的天机营会在那一带活动外,旁的应该没有任何安排才是!”

    “确是没有任何安排…”许贯忠默默地点了点头,旋即仰头看向星空,就见空中有颗星忽明忽暗,星光已然是有些黯淡,泪水终是流了下来,“只是…只你所看的的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百度搜:进去后再搜观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