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石秀与杨雄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石秀与杨雄

    关胜闻言一惊,伸手一把抓住唐斌,厉声喝道:“唐斌,宣赞是我的兄弟,也是你的兄弟,你将他的生死交到两个陌生人的手上,莫不是想害死他不成……”

    关胜含愤而发的一击,是何等的突然,何等的力大,唐斌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便被关胜抓个正着,渐渐地只觉得呼吸困难起来,面色也是慢慢发青发白,总算郝思文就在边上,见唐斌样子不对,连忙抓住关胜的手臂,“关将军,快些住手,唐兄与你我相交莫逆,岂是这等不知轻重之人!”

    关胜听见郝思文的声音,也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过失,连忙将手松开,就听见唐斌发出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待要去看看唐斌是否受伤,可是却又拉不下面子,终究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悻悻地站在了那里。

    唐斌咳了一阵,待得气息稍稍平稳,便是朝着郝思文摇了摇头,面上泛着一丝苦笑地对着关胜说道:“好你个关大刀,险些把我掐死,难道在你心中我唐斌就是这么个不知轻重的人吗?”

    关胜自知自己理亏,可是他的脾气就如同他的先祖关羽一般,从不知转弯低头,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唐斌自是知道他的为人,是以叹了一声,“你个关大刀,这个脾气再不改改,日后唐王如何放心将一支劲旅交予你手……”抬头看了看关胜,见他似是在那里用心倾听,是以继续道,“石秀和杨雄二人,关大刀你可还记得?”

    “石秀?杨雄?”关胜不禁皱了皱眉头,“此二人是什么来头?为何关某要记得他们?”

    唐斌闻言,几欲厥倒,伸手指着关胜笑骂道:“在你关大刀的心里,真不知有谁是能被你记住的……”

    郝思文到底心思细腻许多,低头想了想,忽地面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此二人莫不是唐王昔日还在梁山时,与我等所说的天下英豪中的二人?”

    “不错,正是此二人!”唐斌赞许地点了点头,只是当他瞥见关胜欲说话是,便抢在头里没好气说道,“我知道你关大刀想说什么,无非是初次相逢怎能相信之类,但是自你投靠梁山至今,唐王所识之人可有错过,即便此二人有诈,但要知道兵马在我等手中,到时候你、我、郝兄弟分兵三路,互为救应,任凭它是天罗地网,也休想奈我何,更何况时迁那家伙的天机营撒遍天下,真有机关埋伏时,他们岂会不预先示警?”

    唐斌一席话,说得关胜哑口无言,憋了半天,终是憋出来一句,“暂且如此吧!”便是翻身下马,默默地走到一边歇息去了。

    唐斌、郝思文见状,也只能是摇头苦笑。

    石秀与杨雄二人为何会一起出现在北地贩马?这追根究底,原因还是出在了梁山的身上。

    原本轨迹里,乃是因为杨雄怒杀潘巧云和裴如海,与石秀、时迁一起误入独龙岗祝家庄,引得宋江引兵三打祝家庄,从而上了梁山。

    而如今这个时空之中,杨雄一如既往地与石秀结拜,也杀了潘、裴二人,但是在投奔梁山的时候,不想梁山大军早已开拔北进,只遇上些许不愿意离开故土的酒店伙计,依旧在那里经营着酒店。

    虽然这个天下独立称王者比比皆是,但在石、杨二人的眼中,只有李俊辰领导下的梁山才是值得他们效忠的对象,是以二人细细商量一番,决定一同前往北地,继续干石秀的老本行,待得时机成熟之际,再行投奔梁山大军,不想正遇上唐斌的人马。

    那时的唐斌已然得知关胜和兀颜延寿在儒州大战,带着麾下人马紧赶慢赶,不想还是慢了一步,正遇上关胜的人马溃退下来,唐斌哪里敢有所怠慢,领着人马便欲冲上去。

    石秀虽号称“拼命三郎”,但心思细密的程度,却是远胜梁山上很多人,见得唐斌如此,连忙赶到唐斌身旁,在唐斌耳边细细叨了一会,听得唐斌面露喜色,立刻叫人拿来一些番兵的衣甲,叫石秀、杨雄以及一些精细的军士换了,而后借着两军混战之际,叫石秀等人终是混进了番兵的队伍,随着大队人马一起进了儒州城。

    实际上,杨雄从跟着卞君保撤退开始,便是一直提心吊胆,尤其是在进儒州城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随时都会跳出来一般,生怕被人看出来自己是奸细,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一直到了番兵的营地,都没有人专门看过他,更不用说注意到他是什么人。

    坐在营帐之中,杨雄还觉得像在云里雾里一般,“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进来了?”看了看在外面和那些番兵谈笑风声的石秀,他觉得一点都不真实,“是了,这一定都是假象,都是假的!”想着想着,他不由伸出一根手指纳入口中,使劲地一咬。

    “哎哟!”这一口咬下去,哪里还有他的好,顿时疼得他直叫唤,石秀听见了,转身走入帐中,“嘿嘿”笑了起来,“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呢?怎么好好的咬起自己来了?”

    虽然杨兄对于石秀的镇定也是颇为佩服,但当下还是没有好气地说道:“咱们如今可是在这儒州城里,里里外外都是契丹人,真亏你还能躺的下去!”

    “哈哈…”石秀从杨雄的话中,听出了杨雄的忧虑,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笑的出来!”听见石秀的笑声,杨雄只觉得冷汗直冒,忙朝外张望了一番,见那些番兵已然远去,无人注意时,方才对着石秀小声道:“兄弟,你我如今可是在这儒州城中,稍有不慎便是杀身之祸,还是当多加小心才是!”

    对于杨雄这个兄长的小心,石秀的心中虽不以为然,但面上还是保持着该有的恭谦,点头道:“兄长说的是,却是小弟孟浪了!”

    杨雄见石秀知错,便也没有揪着不放,反倒是皱着眉头说道:“兄弟,你我二人是平安进来了,但其他唐将军的手下,不知道是不是平安的进来了?若是只有你我二人,这救人也好,做内应也好,怕不会是件容易的事啊!”

    石秀点点头,抬眼朝外看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无妨!我等来时,便是约定了今夜亥末子初之际,在天牢附近集合,到时便知有多少兄弟进得城来,届时在商议下一步行动!”

    “也只能如此了!”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